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司马当文集

2011年03月15日16:53 东方法眼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司马当简介: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杂志签约作家。

  司马当简介: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杂志签约作家。

  更多最新文章:点此链接

序号   标题 id
       
1   关于王书金与聂树斌案的十大疑问 32837
2   由航班晚点想起的故事 31711
3   老刑警为何至死不开枪?──写给开枪打死村民的警察 31426
4   中秋之夜,腾格尔穿越,央视穿帮 31391
5   盘锦警察枪杀村民案十点疑问──以官方报道为背景 31308
6   是谁逼死了抗战英雄张自忠 31125
7   南海,那些鲜为人知的屈辱 31090
8   互连网对人类地域标签的弱化 30693
9   “卖国贼”是一个了不起的称呼 岂能随便授予一个农民? 29707
10   国有的太阳国有的风 29527
11   泰山顶上一恶心 29422
12   一味追求调解率是对法律尊严的损害 29355
13   特色离奇死法不完全报告 29123
14   财产保全那些荒唐事 28825
15   赵普,中国人的良心 28513
16   想说感谢不容易 28096
17   民国法院审理的周佛海案 28073
18   不该对死人耍流氓 27972
19   “裸官”是国家的罪人! 27966
20   比起他,你绝对是一个幸运者 27920
21   唐太宗拒吃特供 27873
22   后记 27799
23   难忘战友情 27784
24   如果不想走,还可以留下来! 27783
25   一份伪证引发的两场诉讼 27738
26   一次严重的冲突 27684
27   发生在《桥》上的故事 27683
28   为该不该站哨引发的危机 27631
29   小电影组里的大社会 27596
30   记不起的首长们 27558
31   危险的情面 27534
32   非常时期的非常行动 27533
33   一个标点引发的“血案” 27513
34   遭遇地震 27477
35   一位列兵的惊人之语 27474
36   一个人身后的荣誉是他自己生前挣来的 27445
37   我与政委 27431
38   太阳居然从西边出来了 27428
39   《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 27395
40   当兵和做人 27369
41   我的5号首长 27359
42   “知识分子”的宿命 27358
43   发生在淮安的大事件 27301
44   在司令部值班的日子 27300
45   会“自动调时”的挂钟 27257
46   有激情,就容易被感动 27243
47   我们部队的中央警卫团 27232
48   第一次执行任务 27231
49   我们部队的中央警卫团 27230
50   有趣的新兵生活 27229
51   特别的入伍仪式 27198
52   那一股浓烈的酸苦 27061
53   “十里长街”哭安澜 26965
54   遭遇日本黑社会 26707
55   “封杀”二字很沉重 26654
56   如何把陈佩斯请上春晚 26439
57   又一上访村长“自杀”? 26009
58   骨气与名节的败笔 25974
59   纠结八年,商丘又出“五虚”乌龙案 25807
60   人与非人 25783
61   铁道部,您能再改一下吗? 25562
62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25512
63   龙城飞将今安在? 25481
64   月牙泉边会“天人” 25480
65   真相总在我们的历史传说中缺席 25459
66   对敦煌淳朴民风之喜悦中的失落 25458
67   国人为什么都爱采取不正当的方式主张权力 25454
68   千载难逢的正点航班被我倒霉地遇上了 25443
69   有什么比坚守法律的底线更重要 25337
70   总统为什么会有压力 25291
71   聂案,中国法治的标杆 25237
72   香港特首为何“败”给发展局长 25190
73   孔二小姐的爸爸不是李刚 25129
74   李昌奎案错在哪里 24999
75   最明事理的母亲 24980
76   从天上看人间 24833
77   与郑元绪老师“换书” 24755
78   难以完成的使命 24620
79   温州事故中的中国故事 24590
80   办室里的强奸 24460
81   谁让律师避退三舍 24450
82   再说中国式荣誉 24403
83   铁道部,百分之二十的退票费该减了吧? 24387
84   北海为何不自信 24320
85   精神病人 24275
86   “别客气了,就按规矩办吧!” 24179
87   法律规定不明确还是法律被误读 24021
88   抢劫案是如何变成强奸案的──说一段往事给你听 24020
89   比救杨在新律师更重要的事 23969
90   惊险的刑辩 23901
91   院士的惊人之言 23843
92   这个可以“接轨” 23816
93   亲历“天上人间” 23747
94   钱成宇,上诉也许是徒劳 23324
95   郑成功收复台湾的背后 23286
96   不经意引发的“江湖”传奇 23103
97   本不想发的博文:《这里是上海》 23096
98   当今大师谁属? 22878
99   看到修路就心烦 22822
100   黑车与黑社会 22706
101   在鹭鸶腿上啃肉 22646
102   江北法院奇遇记 22576
103   高尔基和特工女秘书血色浪漫 22463
104   中国官员日本复仇记 22048
105   权贵如何不奢糜 21917
106   美国式听证 21840
107   有这样一位市长 21801
108   一切源于热爱这个国家──我与东方法眼 21720
109   两觉十二载,司法恍如梦 21654
110   我做了一次“要客” 21591
111   美国的城管是如何“粗暴”的 21558
112   被权力接种而致疯的法律狂犬 21521
113   一到春晚,就想起朱时茂和陈佩斯 21430
114   正常公务送礼已成为官场潜规则 21408
115   人无信不立 21401
116   72岁,我想竞选县长 21388
117   公共事件的蝴蝶效应 21366
118   新浪有风险,开博须谨慎 21347
119   唐太宗力主慎杀宽刑 21283
120   一个死刑犯的良知 21276
121   大家都是猪,谁也别装象 21230
122   唐太宗:司法公正是治国之本 21214
123   用圈子内的人还是用有德才的人 21203
124   钱案:面对公众话语下的潜台词 21137
125   李世民PK贝卡里亚 21132
126   社会道德是如何沦丧的? 21102
127   关于钱云会案的十大疑问 21064
128   无辜者认罪是谁耻辱 21039
129   一个乡政府的十年赖账历程 20992
130   一次勇敢的辩论 20991
131   浮云——有感于合肥市中院评选全国优秀法院 20959
132   太宗为政止色心 20901
133   蜜蜂与访民 20837
134   不送礼者为贤臣 20800
135   大学的精神 20763
136   关于药家鑫的爸爸是谁的讨论 20659
137   公牛战俘 20635
138   唐太宗听魏征讲依法治国 20520
139   登机随想 20504
140   讲法治让狄仁杰名垂千古 20479
141   毛主席为什么不回延安 20374
142   壶口瀑布上的遐想 20345
143   夜宿甲由申宾馆 20320
144   官员的宦官心态 20284
145   红色之旅的粉色启程 20283
146   谦虚是为官的必要美德 20269
147   政府,岂容“敲诈” 20247
148   读史启示录《贞观政要》:唐太宗是如何处置“官二代”的 20205
149   后地震时代 20151
150   坏人是如何变成好总统的 20139
151   国君无面子 20119
152   人没有尊严,何谈行李? 19991
153   明君之侧多良臣 19984
154   贞观年间少奢侈 19963
155   马锡五难躲错剑冤枪 19949
156   唐代没有敏感词 19948
157   此担保非彼担保 19907
158   官员为什么不可以摸“人妖”的胸? 19906
159   西行漫记系列之十四:后会有期 19870
160   西行漫记系列之十三:老巴依与绿帽子 19867
161   西行漫记系列之十二:阿凡堤卖扇子的故事 19860
162   西行漫记系列之十一:交河故城之谜 19859
163   调侃之后说正经──治服日本鬼子的最佳方案 19857
164   人类一特色,上帝就发笑 19842
165   西行漫记系列之十: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19832
166   一个被上访者对上访者说话 19825
167   鬼子进村的感觉 19809
168   西行漫记系列之九:令人惊异的地下万里长城 19802
169   西行漫记系列之八:王洛宾西行漫记系列之八:中国第一大“忽悠”? 19801
170   西行漫记系列之七:与旅行社交涉的经过与结果 19800
171   中国需要一场声势浩大的“扒粪”运动 19757
172   西行漫记系列之六:“湖怪”只是一个传说 19754
173   西行漫记系列之五:魔鬼城里遇魔鬼 19734
174   西行漫记记系列之四:最“恐怖”的豪华之旅 19732
175   西行漫记系列之三:巴尔达库岩石的秘密 19729
176   西行漫记系列之二:我的白杨我的兵 19699
177   西行漫记系列之一:相同的伟人山不同的伟人 19695
178   一则扫黄新闻引发的思考 19664
179   “系统维护”何日休? 19645
180   日本政府很无能 19625
181   美国给中国印发纸币? 19599
182   “新闻通稿”是什么玩艺儿 19523
183   雅俗之三境界 19516
184   博客被关闭期间发生的故事 19500
185   湘麓公司缠讼的秘密所在? 19493
186   不要再拿法律扯蛋! 19480
187   中国式审判 19448
188   法律与政治,法院何从? 19435
189   一个律师的“溶冰行动” 19406
190   游园惊梦 19397
191   令人心痛的无奈 19367
192   一个良家妇的卖淫之旅 19307
193   谁赶走了温总理的向导? 19278
194   我想和韩寒谈谈 19275
195   战犯与访民 19243
196   中国式荣誉 19222
197   从此男儿不丈夫 19217
198   网络问政,是测验官员品位的试金石 19210
199   在银行想起的那些惊天冤案 19178
200   新中国与国际最早的一次“接轨” 19162
201   如花少女,不能承受国家荣誉之重! 19151
202   低俗,中国电视之痛 19114
203   英雄“王成”:生死两重天 19108
204   怎样清除官场盛行的掩耳盗铃之风 19103
205   国人英雄观之异化 19046
206   幸运的船员和不幸的囚犯 19023
207   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生死之交 18984
208   中国式执法 18972
209   “全裸政府”被“裸”是谁的耻辱? 18929
210   一笑二笑连三笑──南国风情录之五 18864
211   意外的收获──南国风情录之四 18846
212   独闯缅甸──南国风情录之三 18838
213   黑大哥的“天堂”──南国风情录之二 18828
214   谁的孽债——南国风情录系列之一 18807
215   《手机》这把刀,戳痛了谁的腰 18791
216   如果把“截访”的认真用在治理地沟油上 18762
217   伪章鉴定迷局──《一起简单案件的复杂审理》续二 18754
218   比起兔坂镇政府,央视好让人感动 18734
219   一份极有创意的判决 18733
220   司法能否“摆平”央视? 18723
221   也说媒体的“破窗效应” 18701
222   他会不会杀人? 18542
223   从伍皓被“五毛”说起 18471
224   正晌午开庭 18441
225   首长夫人是什么东西 18437
226   炒房:一个必定会破灭的神话 18411
227   唐福珍自焚是中国法制的进步? 18387
228   “配合强奸”是假新闻? 18318
229   一个北京女的“蜗居”生活 18289
230   法比天大,官比法大 18242
231   一个公益梦想的破灭 18169
232   有一种光荣叫无耻 18122
233   网上发贴:从跨省抓捕到重金奖励 18116
234   曾经的“真理”很荒谬 18113
235   哥不犀利,哥只是有些神经 18106
236   难以言表的杯具 18080
237   给明年的“两会”拟议案 18065
238   为《遮蔽与记忆》之诉说话 17984
239   关于钱的几次尴尬 17966
240   没有法制,每一个人都是“弱势群体” 17953
241   幸福的回应 17951
242   中国式监督 17936
243   良性社会应给好人留下生存的空间 17926
244   天真的代价——“中国最天真的律师”获“奖”感言 17922
245   向幸福航空致歉 17814
246   一起简单案件的复杂审理 17798
247   法制之车开始醉驾? 17766
248   难忘一夜情 17708
249   在阿玉家做客 17706
250   流浪汉与特殊囚犯 17700
251   遭遇雪山美女 17692
252   与艳遇失之交臂之后继续艳遇 17689
253   艳就这样开始遇了 17663
254   中国人面子问题大着呢 17581
255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奢华 17548
256   凡有截访事件发生的地方官员都应被问责 17531
257   夏忆雪律师的午夜惊铃 17499
258   很浆糊的2009 17495
259   与庄大律师漫谈李庄案 17461
260   小布什想来中国当县长 17414
261   人为什么伟大 17376
262   我对外语的新感觉 17358
263   无雪的莫斯科还是莫斯科吗? 17341
264   在莫斯科倒时差 17324
265   谢列梅捷夫机场与世界上最黑的警察 17313
266   国际航班上的八个半小时 17291
267   奖不当奖,是公理的缺失 17193
268   我发现了中国的“磨坊” 17184
269   A先生的“嫖娼”感悟 17136
270   南航,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17106
271   福彩“疯了” 17065
272   政府,能否管住官员的一张嘴? 16986
273   还有没有实质上的好干部? 16950
274   钱学森,你让中国官员汗颜 16878
275   “发飙”的全运会,“发飙”的国民 16860
276   小款爷和大美女于信息时代的婚外情仇 16838
277   我们的未来佛在哪里?──大理,我的“风花雪月”故事之三 16830
278   “另类”情人节 16811
279   大理,我的“风花雪月”故事之一 16785
280   会宽容的才是强者 16683
281   一问三十年,其实无悬念 16668
282   小国总统的“大国”风范 16597
283   毁灭美的时代是一个悲剧时代 16550
284   美国,枪支促进了民主? 16548
285   不讲政治的美国法院 16515
286   幸福航空的回应让人很幸福 16431
287   历史不可以复制 16406
288   公开卖官又如何 16395
289   历史似乎总被善意改写 16379
290   不堪承受承诺之重 16378
291   奇闻共欣赏 16309
292   乘幸福航空并不觉得幸福 16308
293   想做五星级国家的主人 16302
294   修监狱还是建学校? 16277
295   一网专横的后果 16262
296   “信访寻租”是如何炼成的 16205
297   马锡五,您请回吧! 16167
298   关于“屁股决定脑袋”的调研报告 16120
299   中国人为什么不守“规则”? 16112
300   那一夜,粉面红唇撩人醉 16095
301   说话间的进步 16085
302   中美市长的一天 16053
303   是谁点燃了民众的非理性之火? 16029
304   诉讼管辖的“上海药方” 16022
305   央视,让我如何相信你? 16019
306   央视,中国最牛的“老赖” 16000
307   官员说假话的水平:脸不变色心不跳 15993
308   布莱尔“逃票”与司法厅长“讨酒” 15991
309   铁道部,今天你“科学”了吗? 15984
310   尘封的记忆:“3.28”大逃亡 15981
311   公仆,纳税人养你何用? 15962
312   本末倒置的思维为何盛行不衰? 15961
313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 15960
314   湘西搅“匪”记:荷花机场奇闻 15922
315   从刘少奇奉天脱险看民国时期的司法状况 15908
316   湘西搅“匪”记:可怜的善男信女 15907
317   湘西搅“匪”记:遭遇“大师”抢劫 15906
318   湘西搅“匪”记:导游的潜规则 15900
319   湘西搅“匪”记:被美女“强暴”的滋味 15893
320   “社会精英”们的休闲生活 15864
321   新疆,我那可爱的维族兄弟 15846
322   领导为什么喜欢让不懂法的外行当法院院长 15831
323   警惕“驴霸”重来 15787
324   奔驰、宝马理应成为我们的公务用车 15738
325   余秋雨只是一本厚重的书 15710
326   腐败,从娃娃做起 15709
327   对美国市长在中国被隔离的感想 15700
328   大陆官员的“前卫”思维 15699
329   央视不差钱,差的是品位 15688
330   上海市司法局:您让我好感动! 15687
331   新中国“第一吻”与司法独立 15649
332   高考零分妙文挑战应试教育 15626
333   岳阳楼另记 15617
334   岳麓书院的遗憾 15616
335   中国律师:一群饶幸生存的傻蛋 15559
336   梅德韦杰夫的过人之处 15558
337   巴东,“上海药方”不对你的症! 15495
338   最高法院:你不可以随便打喷嚏 15483
339   阿记,好想请你去巴东 15482
340   梁丽案,刑法重民轻官的标本 15425
341   律师为什么要哭 15424
342   法学大家为何嚎啕大哭 15361
343   与王工大律师谈天说地 15360
344   偶遇大师王蒙 15359
345   阳和路──中国法制之路 15335
346   女人的贞节牌坊是什么时候立起来的 15326
347   令人心痛的信任 15302
348   叫板“干预司法”:唐吉诃德式的“宣战” 15301
349   民国时期教授们的铮铮铁骨 15219
350   彭北京“决斗”选错了对象 15163
351   琼玛卡若线的启示 15144
352   与老外对话 15135
353   中国需要批判性思维 15106
354   “特殊的作业” 15087
355   蹩脚的科学家 15063
356   人为什么一做官脸就变 15041
357   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原始生活体验 14952
358   我们还有多少人可以得罪? 14936
359   老记们的精神抑郁症 14900
360   敢于接受批评的领导才是好领导 14866
361   别让外语侵害我们太深 14865
362   两个中国人在地球两侧的对话 14820
363   客人,俺该如何称呼您? 14817
364   节支,不该打“上帝”的主意 14724
365   最高人民法院:从谏如流 14527
366   央视大火能否烧掉“低俗文化” 14501
367   宽容,向左还是向右? 14367
368   一个流浪汉和四万亿人民币的前世今生 14356
369   我与南航的恩恩怨怨 14285
370   献媚献到无耻处 14026
371   杨母·巴格达·李敏 14015
372   从检察院进京抓记者到法院赴沪告律师 13995
373   一个法官的难言之隐 13957
374   主张权利是公民对社会应尽的义务 13881
375   周正龙: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13766
376   说谎的孩子终究是会被狼吃掉的 13723
377   对照索老的忠告,我能做到多少? 13696
378   义盗云建廷及幸福的小偷们 13653
379   0  
380   我的信仰是如何丢失的 13630
381   给最高人民法院提几点建议 13614
382   中外官员的官威和面子 13567
383   落实民主与法制难免“阵痛” 13440
384   放养的法律和圈养的狗 13400
385   法律的进步,往往就是程序的进步 13382
386   给夏忆雪律师的致歉函 13348
387   带着阳光去申诉(二) 13340
388   带着阳光去申诉(一) 13336
389   在中国做官很幸福 13258
390   中国有没有法制传统 13208
391   让中国爷们儿汗颜的女性“三剑客” 13142
392   最近流行失眠 13045
393   第一次被“删”的感觉 12937
394   卡特琳娜飓风与汶川地震 12923
395   1975,一个列兵的“奥运”体验 12873
396   一位女律师的“难言之隐” 12852
397   三个震撼人心的故事 12851
398   去州政府里撒泡尿 12756
399   决非偶然的巧合 12755
400   “先刑后民”原则,一个并不美丽的传说 12621
401   空姐,公仆们的一面镜子 12569
402   松花湖之叹 12541
403   北仑河遇险记 12535
404   政治,南无阿弥陀佛 12461
405   自由的拙见 12448
406   一份民事制裁决定书引起的法律悬疑 12312
407   记忆三十二年前的那场地震 12138
408   让泪水净化我们的心灵 12118
409   法律的细节 11868
410   虽真相难求,惟和谐永恒 11817
411   关于塔克拉玛干的奇想与中国式反腐新构思 11816
412   为阜阳“行贿者”说句话 11784
413   炮火下的审判 11262
414   从国家发改委败诉到法官为律师“说情” 11252
415   关于“小白”律师自杀之谜的“臆断” 11109
416   走近肖扬 11085
417   2007,我们的法律有点儿烦 11057
418   这是一个伪命题──《如果律师不再相信法律》自序 10997
419   致H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的信 10806
420   关于“权大于法”的非典型论证 10729
421   一个精典小品的创意:为央视2008年春晚支招 10538
422   文学与法律 10514
423   真相──N报记者对A省被处罚律师的深度采访实录 10429
424   面对无谓的抗争,选择壮烈还是偷生? 10368
425   被告的“核心证据”是什么? 10086
426   民见官有多难 9995
427   诉省司法厅的行政案件应由哪一级法院管辖 9942
428   最危险的事是法律失信 9617
429   中国的“磨坊”今安在?──从最高人民法院败诉说起 9540
430   善待高尚 9230
431   从“以功折罪”到“赔钱减刑” 9048
432   司法行政:关爱律师才能管好律师 8880
433   律师的权益与司法行政机关的面子 8839
434   如果律师不再相信法律 8710
435   律师为何沦为法律视野下的次等公民 8562
436   司法厅缘何“扣证” 8476
437   最富“幽默”的判决 8475
438   2006,中国法制的理性之年 8453
439   当证人遭遇刑讯逼供之后 8442
440   也说行政罚款可否向他人追偿 8423
441   是将错就错还是事实求是 8422
442   理性的行政机关应感谢“刁民” 8397
443   崔英杰案,再次拷问法律的理性! 8395
444   是谁把律师推向绝崖? 8302
445   被出卖的法学家 8127
446   我们为什么要理性地对待“杀人狂魔” 8069
447   当街处理卖淫嫖娼者之惊诧 8021
448   司法行政处罚程序中的“毒树之果” 7825
449   从“检察长”逃跑到总经理自杀 7756
450   律师“涉贿”吊销执业证书条件考 7703
451   让上帝发笑的思考 7702
452   媒体的热情与法律的理性 7483
453   法律是门艺术 7475
454   剪不断理还乱的“第三者责任险” 7107
455   民事诉讼管辖争议应该何时提出 6988
456   皇帝又穿新衣 6787
457   律师,法律业内最无奈的“出气筒” 6603
458   为什么受贿犯罪者多而行贿犯罪者少 6592
459   警察,该不该为走向犯罪的公民行注目礼? 6590
460   对一起“特大制毒案”中法律问题的梳理 6176
461   “礼仪之邦”盛誉下的反腐败 6035
462   “指定管辖”案件的管辖权异议应向谁提出 5838
463   谎言如敌,真言的“上甘岭”谁守? 5699
464   离开法庭,律师还能不能说话? 5426
465   贩卖毒品罪中共同犯罪与同时犯的区别 5098
466   谁动了贩卖毒品罪的“奶酪” 5073
467   关于是否可以就药监部门的不当处罚进行诉讼的分析报告 4999
468   一张报纸压弯了司法公正的腰 4977
469   上诉费是否需要另行通知预交 4680
470   为律师的名誉说话 ——“网上为贪官叫屈”事件的前前后后 4504
471   用事实话:为“律师素质之忧”者解忧 4503
472   再说功与过对量刑的影响及何谓“重大贡献”——法律盲区探疑之三 4502
473   法意与人情的完美结合 4405
474   部门利益与法制统一──部分药监部门对“违法所得”数额计算方式质疑 4185
475   民告官的成本 4164
476   构建和谐社会与次道德的提升 3532
477   答辩随时主义与限时举证之冲突 3287
478   为媒体而做的案件──代理安徽虚拟财产诉讼第一案胜诉后的思考 3174
479   何谓“违法所得”──法律盲区探疑之一 3167
480   对最高人民法院(2001)民一他字第32号复函的疑问──法律盲区探疑之二 3166
481   谁在“忽悠”杭城百姓? 3099
482   一份奇怪的担保函引发的管辖权之争 3098
483   曾经的英雄血该不该白流──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辩护后所想到的 2752
484   说法者的法制观念——从陈佩斯与央视的官司说起 2592
485   一个律师与一个死囚的生死之约 2498
486   死刑,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2422
487   民事诉讼管辖权之争何以能缓行 2326
488   阜阳劣质奶粉事件:高呼声讨中的低吟反唱 2277

责任编辑:海水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