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汶金让文集

2013年07月05日07:52 东方法眼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汶金让简介:陕西凤翔县人民法院一级法官,媒体评论员。

  汶金让简介:陕西凤翔县人民法院一级法官,媒体评论员。

  本文集收录的仅是作者在本站发布的部分文章,更多文章链接点此

序号   标题 id
1   3000万光棍“逆袭”将出大事 32839
2   肖烨赵红霞案判决充分体现宽严相济 32836
3   司法机关积极应对网络舆情是一件好事 32812
4   破格录取“中国好考生”是一种教育文明 32803
5   IPO改革请多些法制少些行政 32778
6   高考之后第一课,如何面对成绩? 32774
7   如果省领导参与龙舟邀请赛 市领导还会夺冠吗? 32761
8   升级安检更应升级法治与文明 32634
9   “日批文件15斤”,忙而有用吗? 32592
10   “抱女生就医”考生,你已经赢了 32578
11   抓嫖抓到女警 一句“错抓”能过吗? 32555
12   “领导派”的大熊猫群众不爱 32526
13   时评人应做中国梦的正能量传播者 32519
14   为什么好消息会失实,坏消息总成真? 32467
15   中国渔船被扣不能一放了之 32365
16   法官与律师,多一些沟通好 32360
17   “重典治乱”实现法治文明 32297
18   法院院长被杀:为什么总是胡乱揣测 32289
19   中国红会应靠什么重立公信? 32263
20   期待个案法治中国梦早日实现 32213
21   绝不允许挂羊头卖老鼠肉 32202
22   以“求证”方式传谣值得警惕 32179
23   灾难面前,用地震这面镜子照照自己 32125
24   诗意的名字与雪一般的气质 32078
25   规范网络监督让民众反腐更有信心 32067
26   复旦学生被害案:害人之心不可有! 32032
27   法律,请不要让唐慧母亲流泪 31987
28   官员遇难成网络狂不是真正的民意 31933
29   生命与生存 反思中走向清明 31910
30   “野田遭无视”日本应反思 31821
31   银行副行长为5元丢官不差钱“缺德” 31780
32   银行副行长差5元停车费吗? 31761
33   日本在用幻想来破坏中国的幸福 31720
34   国产500强不应多为大型国企 31712
35   李阳“家暴”升级是离婚大战之续集 31700
36   医院拒收高危孕妇凸显医患之殇 31686
37   浙江政协委员怎成“黑帮头目”? 31679
38   浙江收过头税:还有多少地方政府在“预支”中生活? 31652
39   深航否认副省长延误航班“越描越黑”? 31650
40   中国体育“玩变脸”算什么风景? 31648
41   央视,请不要“无厘头”发问! 31623
42   韩橡皮弹不安全还是我渔民心太脆弱? 31595
43   砸不起与赔得起,日系车还买不买? 31585
44   新闻联播寻人,元芳你怎么看? 31584
45   “无一根钢筋”的办公楼是如何建造的? 31568
46   韩国海警“枪杀”中国渔民事件与两起国内“警察枪案” 31567
47   “马路天使”招聘“火爆”是城市之喜 31553
48   西安日系车主撤回对警方起诉乃明智之举 31530
49   莫言获奖能改变中国作家不如白领现状吗? 31514
50   莫言文学馆是否重建谁说了算? 31510
51   为什么西安砸车伤人嫌犯会“缺一根筯”? 31509
52   “通山美女县长”为什么“一分钟也不耽搁” 31501
53   90岁慰安妇憾然离世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31500
54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一些人不要不好意思 31485
55   首次司法改革白皮书仍显稚嫩 31455
56   带表官员,别得“表哥”恐惧症 31453
57   “献花执法”多此一举! 31443
58   累死骆驼,谁应承担“虐待”之责? 31439
59   长假结束,走出“拥堵”走进“新时代” 31428
60   从165元炒面到华山被捅:谁来问游客是否幸福? 31386
61   学“裸跑弟”精神 做“鹰式”爱国者! 31384
62   “环卫工打点滴”上班与“穿婚纱收费” 31381
63   西安砸车嫌犯失理性 法律不能失公正 31372
64   “三年内有房有车”可行吗? 31354
65   日本因何不敢正视历史? 31345
66   全国大拥堵给我们七大警醒 31327
67   “薄王案” 及时处置是一份节日礼物 31322
68   迈向法治政府应从治理“强拆”开始 31312
69   “提拔无望”其实只是一个腐败借口 31297
70   “吃转基因玉米长肿瘤”你怕不怕? 31286
71   网络交友只可“微信”不可全信 31263
72   日本“向右转”,中国怎么办? 31262
73   国庆中秋之际的高速免费餐不好吃 31251
74   王立军案公审是法治与民意之双赢 31239
75   “表哥”们的背后是贪腐嫌疑 31233
76   深圳警察队伍出了什么问题? 31198
77   保卫钓鱼岛 爱国不是“撒野” 31176
78   “砸烧日货”保钓亟需理性“灭火” 31159
79   自来水公司领导为何频遭“火攻”? 31127
80   黄金大米:比转基因更可怕的是“山寨砖家” 31097
81   吞钻石的中国男与贪污公款的腐败者 31053
82   7.21塌楼事件房主责任不能混淆于事故责任 31052
83   又是2个亿,这回是商不是官 31045
84   “学生扛课桌上学”绝非财力不足问题 31044
85   方大国事件,官不大,浪不小 31012
86   “丑闻潮”涌向互联网是件好事 30966
87   邵阳纵火案:个案背后的三个原因 30891
88   延安车祸:官员“傻笑”不是“放松”的同义词 30878
89   定期“三公”是地方政府之法律义务 30846
90   延安车祸:不断频发的特大事故最伤人心 30820
91   撞死人还在“缠绵”不能全怪“酒”! 30784
92   “判决是废纸”式叫嚣暴露哪些问题? 30783
93   官场上“谁把谁拉下马”才应该? 30703
94   村民自缢在派出所:行政执法不能偏听村干部的 30620
95   周克华案的三大警示 30619
96   保钓勇士被拘捕:日本借故施法 30617
97   “打死三两个人”也不怕,如此强征令人忧? 30616
98   开封“重温旧梦”不如务实创新 30577
99   房地产商奖孙杨叶诗文豪宅“有点晃眼” 30575
100   唐慧案:一场民意与法治共赢之胜利 30574
101   为母亲唐慧撤销劳教之胜利而欢呼! 30550
102   “别犯贱”的防汛警示也挺浪漫! 30534
103   巧家爆炸发案原因再次拷问拆迁之痛 30506
104   莆田“一案两补三罪”腐败式执法令人担忧 30475
105   “城管武装化”别吓坏小商小贩! 30430
106   让缓刑官员重新上岗背后是“腐护腐”? 30429
107   消极比赛不能让运动员“背黑锅” 30400
108   将奥运奖牌比“猪肉”是一种市侩 30390
109   用千万奖励四星级酒店“带动地方经济”靠谱吗? 30345
110   新华社支持换奥运旗手批评谁? 30328
111   63天眼角膜让80后最美之爱延续 30264
112   榆林人防办“黑车”比套牌更可怕! 30261
113   人民法院应做信访工作的排头兵 30258
114   骗医疗费救妻案:依法制裁还是法外开恩? 30205
115   法官犯错追责院长,靠谱! 30180
116   北大校长跪母:爱出真心孝出自然 30142
117   “司法拍卖秀”须慎重依法进行 30087
118   让政府17年吃喝白条“分期偿还”是司法耻辱 30027
119   官员当“色戒” 29968
120   抽着“九五至尊”访贫问苦反差太大! 29793
121   “吃政府食堂饭”被拘就像一个笑话! 29773
122   三亚法院办公楼装修:如何花钱考验法院领导智慧 29703
123   “小升初”摇号摇出中国教育之痛 29641
124   五华官员聚赌案别忘了保护“监督”者 29621
125   最美女孩雨天为乞讨老人打伞:“学雷锋”与“作秀”有多远的距离 29564
126   冰心之墓碑被涂鸦:“外扬家丑”是不知荣耻 29424
127   湖南省教育厅对公益事业“三不”太“冷血” 29420
128   不孝孙毁损冰心墓碑犯中国人之大忌 29244
129   官员在公司兼职不兼薪还是官商不分 29243
130   “奶中加尿”不是一个可能性问题! 29119
131   河南奸幼案再次拷问官员之恶 29073
132   富豪选妻实质是财富“意淫”民女 28992
133   舆论加剧食品安全恐慌是个谬论 28920
134   法官由“眼花”到“心黑”实质是司法腐败 28796
135   90后任副局长:“乱用人”只警告有轻纵之嫌 28741
136   抓获“漏网之鱼”是“另案处理”检查之关键 28677
137   旅游景区不涨价“跌份”是一种可怕的思维 28525
138   出轨女,你怨不得法律! 28520
139   “少年干部”是年轻化“畸变”的怪胎 28420
140   “注销”户籍非解决上访之道 28403
141   吴英案发回重审体现司法宗旨 28402
142   热恋女友投入了房东怀抱 “房子恋情”受困围城令人忧 28371
143   药监局,你何时让我们吃上放心药? 28353
144   法官“眼花”还是法律“断电”? 28352
145   “奔驰”不拥有超越“夏利”的特权 28305
146   坚持排污“吓坏”环保局是法治的悲哀! 28288
147   贪腐路上“女老师”的“男学生” 28018
148   涉黑人员“染足”农村政权值得警惕! 27979
149   官员超编不可忽视! 27907
150   法院炮轰影视剧是行使综合管理职权 27863
151   通缉暴力抗拆迁夫妻是“小题大做” 27858
152   人权保障“迟到”总比“旷课”好! 27823
153   老百姓厉害不假,当神敬不妥! 27822
154   美丽之殇——为17岁被毁容少女周岩而作 27767
155   学生带手机就劝退 如此禁令算哪家“王法” 27652
156   人大学会说“NO”是一种进歩 27595
157   “蓝天白云”是最好的“官话民说” 27563
158   最高法“指导意见”不是吴英案的“晴雨表”! 27557
159   谁能剥夺公民“拜包公求公平“的权利 27544
160   大同副市长被妻兄杀害为何成为官场笑料? 27529
161   让日本“驴友”丢车是给谁丢脸? 27508
162   官场互殴何时了,人民真的好担心! 27466
163   “拾金不昧奖”比例不宜硬性规定 27416
164   吴英案死刑复核是否值得期待? 27410
165   贵阳最美女孩:善之关键在救人之心 27335
166   韩寒方舟子之诉:质疑的侵权红线在何方? 27233
167   妄评他国司法改革是一种自大和浅薄 27192
168   从司机撞劫匪说起:鼓励“以暴制暴”非治安良策 27177
169   众说纷纭话本山 当好观众最重要 27163
170   回家的幸福离打工者有多远 27157
171   领导撑伞学生冒雨表演:一场令人深思的闹剧 27063
172   都是警车开道惹的祸 27043
173   让人民法庭真正“红”起来 27041
174   让“裸官”不当正职属于“量刑畸轻”! 27033
175   联通渭南分公司有无不订党报党刊的权利? 27032
176   谁喜欢一条“张牙舞爪”的龙? 26999
177   谁给了双面警车“变脸”的权力? 26905
178   别让“致癌牛奶 ”潜伏下去 26875
179   “15岁当干部”乡党委书记被免职:莫让免职成为责任追究的“遮羞布” 26855
180   银行自划储户存款错上加错 26693
181   用法律止住渣土车疯狂的脚步! 26684
182   军警车辆被掀翻能不能引起警醒? 26593
183   26岁女县委常委四年四升迁,谁为她给力? 26455
184   罪犯坠楼身亡家属聚众闹事 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量 26425
185   “陪领导多下基层少”能不能换个位? 26321
186   安监局副局长家的枪支属于“死人”,你信吗? 26306
187   幼儿园校车事故:谁应当为“早有发现”负责? 26229
188   狱内贩毒案酷似法律“穿越”剧 26218
189   中学生“援交”案:实话究竟能不能说? 26163
190   “达人”入狱也“作秀” 正面宣传又何妨 26058
191   跪求基本权利是历史的倒退! 26042

192

  云南原农业局长刑满恢复公职 这样的“特殊待遇”是什么逻辑 26010
193   残联理事长强奸女公务员:官员之“丑事”公开是正道! 26005
194   反思小悦悦案:“人与非人”一字只差! 25784
195   警惕那些想“当贪官”的公务员! 25775
196   邓建国被拘:让执行工作真正“牛”起来! 25754
197   沉默权并非司法公正的代表 25607
198   冒称警察嫖娼是一种什么心理? 25525
199   政法学院里的法律悲哀 25420
200   “性奴案”为什么发生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25394
201   美女镇长,请从舆情应对开始! 25254
202   无月的中秋 25169
203   如何拯救想再坐牢的人? 25109
204   判决“纠错”须"亮剑"! 25003
205   设立“县长特别奖”:别把群众当傻子! 24945
206   李昌奎案的法律反思 24836
207   动车之殇 24812
208   贪腐村官骂领导弱智,骂得好! 24792
209   副县长引发艾滋恐慌才是更可怕的腐败 24737
210   王濛事件:反思甚于找真相 24589
211   让时评多一些建设性思想 24564
212   让网络问政成为一股民主力量 24472
213   动车出轨高速出事:七月里我们如此“献礼”? 24422
214   “老赖”从加拿大归来:法律该如何应对? 24370
215   李昌奎案:犯罪社会危害性是一个“软杠杠”? 24144
216   李昌奎案:让法律远离“猫腻” 24000
217   药家鑫案:心术败坏是最大的社会问题 23671
218   反腐当从反色始 23623
219   信任和公开是最好的法律钥匙 23372
220   数百人参加“法律旅游”──陕西凤翔法院开放日活动 23309
221   别把舆情引导工作不当回事 23240
222   药家鑫,你不应当怪“汽车” 23188
223   醉驾入刑,法院该不该“靠前”? 23123
224   法律文书出错也应致歉 23058
225   我的姓是汶川的汶 22996
226   清明感怀 22804
227   “湛江讼托案”谁该感到脸红? 22693
228   司法公正,才是民众的幸福──药家鑫案的反思 22635
229   药家鑫案审理:形式到内容的创新思考 22553
230   女性,让法律更细腻 21812
231   对“苹果”也不应内外有别 21717
232   警惕:法官回避遭遇“假离婚式”规避 21702
233   马上就办?想出风头闹了个大笑话! 21672
234   不冷漠应当是法院工作的底线 21619
235   拯救乞讨儿童,法律不能落后 21554
236   如何让上访者主动回家? 21274
237   圣诞节与我们何干? 20995
238   “暗访”莫明查 19357
239   被国土厅“否决”的不仅是法院的判决 19267
240   “我是领导”,别喊错了地方! 19219
241   重构法律信仰刻不容缓──由“法官上访”案所想到的 19095
242   韩国和日本的胜利对我们是耻辱 19065
243   端午感怀 18965
244   不要将体制导致的错误归罪于法官 18641
245   抗诉之后“差别咋这么大?” 18264
246   又到清明 18175
247   从讲台到审判台 18108
248   “压缩领导”不应止于两会 18057
249   不用扬鞭自奋蹄 17962
250   执行工作如何落实陈燕萍工作法? 17929
251   领导干部凭什么就可以与烈士在一起?! 17842
252   换手机 17813
253   玩弄法律者必玩火自焚 17797
254   学习陈燕萍,从一点一滴做起 17678
255   心系群众去办案,认真二字记心间──学习陈燕萍事迹有感 17647
256   法院调解率结案率“放卫星”不可取 求真务实才是真正的司法为民 17580
257   让世界多一点爱 17486
258   集中清积之后怎么办? 16854
259   由清积结案标准谈执行结案方式创新 15786
260   领导的面子与执行难 14424
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