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劳动关系的界定标准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民商 > 正文

论我国劳动关系的界定标准

2011年05月26日07:27 东方法眼 贾文婷 刘建明
   
 

核心提示:本文首先由劳动关系的产生和历史演进着手,从中寻找劳动关系的本质属性,即是一种具有从属性的继续性关系。其后再进一步对从属性本身进行分析鉴别,并且从外延上通过厘清劳动关系与雇佣关系、劳务关系等相似概念的关系来确定其范围。

  摘要:界定和识别劳动关系作为准确适用劳动法的前提无论在理论上或是实务中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本文首先由劳动关系的产生和历史演进着手,从中寻找劳动关系的本质属性,即是一种具有从属性的继续性关系。其后再进一步对从属性本身进行分析鉴别,并且从外延上通过厘清劳动关系与雇佣关系、劳务关系等相似概念的关系来确定其范围。

  关键词:劳动关系;从属性;雇佣关系;劳务关系

  劳动法学界通说认为,劳动法是调整劳动关系以及与劳动关系有密切联系的其他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其中所谓“与劳动关系有密切联系的其他社会关系”也都是从劳动关系衍生出来的,对此类社会关系的调整是为了保证劳动关系的正常运行。因此,可以说劳动关系是劳动法的基本调整对象。我国《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在规定适用范围时都使用了劳动关系的概念,确定适格主体间形成的是劳动关系成为适用我国劳动法律的前提,然而遗憾的是我国劳动法在法律层面上却没有给出劳动关系明确的界定,造成实务中劳动关系认定以及劳动法适用的困难。

  每一种社会关系都有其质的规定性,那么劳动关系的本质属性究竟是什么呢?或许我们可以从劳动关系的产生发展过程中一探究竟。

  一、 劳动关系的历史演进

  劳动是人们使用劳动资料作用于劳动对象,创造自身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有目的的活动,[1]它是一切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劳动关系是在劳动过程中产生的,伴随着人类历史不同阶段的劳动形态。

  (一) 不自由劳动时代

  不自由劳动时代主要是在奴隶社会,奴隶只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因而其劳动力也属于奴隶主所有,“奴隶为其主人提供i劳动时其间之关系为基于公法之支配关系,并无私法上意义,而奴隶为其主人以外之自由人提供劳动时,奴隶之地位等于法律上的物,亦即奴隶之主人将其物借贷于他人使用”,[2]因此,在奴隶社会并不存在完全意义上的劳动关系。

  (二) 租赁劳动时代

  租赁劳动时代最大的发展是自由人在为他自由人使用时,开始采用劳动租赁契约的方式,将自己的劳动出租给对方,这在劳动关系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不过虽然这种所谓的租赁关系是以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债权关系为基础的,然而它与后世的雇佣关系尚不同,后者是一方以其与自由人格相分离的劳动力处于另一方的支配处分之下,而前者实际上是劳动者在自由劳动形式下的自身的出租。换言之,在这个时代,人们认为,劳动者出租的并不是劳动力而是劳动者自身。

  (三) 雇佣劳动时代

  雇佣劳动时代主要发生于14世纪至19世纪初期,这一时期由于受自然法思想的影响,反对对人全面之支配关系,要求恢复人类人格之绝对,于是在法律上产生“全然自由地对等的人格间的契约关系”思想。[3]雇佣劳动时代最典型的特征是把劳动和资本的交换视为等价交换,因而雇佣关系也成为一种纯债的关系,与民事买卖关系并无二致。这一时期的雇佣关系在“私人自治”理念的影响下,是一个很少受到国家干预的私人社会关系,以契约关系为纽带,实现了劳动力与生产资料在不同主体间的结合,从而具有了劳动关系的基本特征。

  (四)劳动契约时代

  这一时期随着无产者队伍的不断扩大,劳动力逐渐供大于求,劳动者面临严重的生存压力,而另一边有产者的阵营却只顾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持续压低工作条件。所谓对等人格间的雇佣契约关系开始遭到质疑,形式性的契约自由不过是劳动契约中经济较强的一方雇主的自由,对于经济弱者为维持生存必须寻找工作的雇员则毫无自由可言。在生存艰难的境遇下,劳动者们联合起来不断同资本家进行抗争使得一时间工人运动风起云涌,社会危机加重。整个社会开始意识到这部分社会关系不再是劳务与报酬的纯债权关系,“其间含有一般债的关系中所没有的特殊地身份因素在内,同时除个人要素外,亦含有高度的社会要素,盖以受雇人劳务之提供绝非如物之出卖人仅将其分离于人格者之外的具有经济价值的身外物交付而已,而是将存在于内部毕竟不能与人格分离的人格价值一部分的劳动力之提供,受雇人对雇主既有从属关系,其劳动力之提供事实上即成为人格本身的从属。”[4]于是国家开始对雇佣关系进行立法干预,通过劳动立法,突出对劳动者利益进行保护,从而形成了我们现在所说的劳动关系。

  从以上劳动关系演进的过程中我们不难看出,劳动关系产生的原因首先在于劳动者独立人格的确立和其失去生产资料无法生存的客观现实,使得劳动力与生产资料能在不同主体间得以结合,但最为根本的是由于生存的需要劳动力先天相较资本处于弱势地位,而劳动力又存在于劳动者内部须臾不能与其人格相分离,因此,这种结合过程对两个主体而言并非是纯然对等的,而是有从属性的。劳动关系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因从属性劳动而发生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5]


┃相关链接:

运货三轮车侧翻 未在道路行驶不属交通事故

为他人养蚕手被机器割伤 构成十级伤残获赔一万

老木匠做装潢锯断手指 法院判决其担责任七成

最高法院答复是否具有普遍约束力? (2015)崆民初字第646号民事判决书

婚车司机突然停车耄耋老人摔倒受伤 新郎被判担责

个人之间劳务关系的准入范围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