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人概述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民商 > 正文

法人概述

2012年03月19日20:12 东方法眼 李绍章
   
 

核心提示:民法通则第36条规定:“法人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这一规定采取的是德国式狭义的法人概念。

  一、法人的概念

  (一)法人制度的形成

  法人是与自然人相对应的民事主体,法人制度是民事主体制度中的重要内容。认识法人制度,应先从认识法人制度的形成开始。认识法人制度的形成,应先了解民事主体制度的历史沿革。法制史上,民事主体制度经历了从自然人单一主体到自然人和合伙民事主体,再到自然人、法人和合伙等非法人团体并存的发展变化过程。

  在生产力很不发达的情况下,生产和交换的规模很小,未产生运用大量资本进行大规模分工和协作的需要。在这一阶段,民事主体只有自然人,这种状况完全适合当时生产力的发展水平;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单个自然人进行生产和交换不能满足需要,产生了运用大量资本进行分工和协作的要求。民事主体制度对此作出反应,形成了合伙组织。此时,民事主体已经向团体化、复合化发展,开始了由自然人向法人发展的量变;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时代并完成工业革命,对生产和交换规模的扩大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合伙不能满足这一要求,新的经济条件呼唤着新的主体,公司随之应运而生。[1]公司是最为活跃的民事主体,民法中的法人理论基本上是对公司理论的概括,正是在此基础上,法人制度产生并逐步得以完善。[2]从民事主体制度的历史沿革来看,法人是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而产生的,法人制度的产生最终决定于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同时也是作为上层建筑的法律制度作用于经济基础的产物。

  从法人制度本身来看,法人的自然特点是其团体性,法人的历史发展过程,也就是作为一个团体取得主体资格的过程。[3]现代法人制度和法人观念萌芽于罗马法,在罗马法,认国库、行政区域、都市、寺院为私法上的权利主体,但罗马法上没有法人的概念,法人这个概念是中世纪注释法学派在总结概括罗马法的基础上提出来的。[4]也就是说,法人观念的发达为中世纪以后之事。当时工商业勃兴结果,产生多数商事公司,又因公共事业发达的结果,产生多数公益法人。迄至近代资本主义成熟时期,大规模事业几乎为公司所独占,而永久的公益事业,非依法人组织,亦难以达成,故法人制度在近代极为发达。[5]

  反映在民事立法上,早期仅有关于法人的零星规定或间接规定。例如法国民法只间接承认法人,普鲁士、意大利、西班牙及奥地利民法,只有一条或数条。至萨克逊民法,将法人分为社团法人与财团法人,关于法人始有较为完备的立法规定。[6]1896年颁布的《德国民法典》将法人规定为与自然人并列的民事主体,将法人分为社团、财团和公法人,规定了社团法人的成立、登记、章程、法人机关、破产和清算等,建立了完备的法人制度。[7]1804年的《法国民法典》没有规定法人制度,主要原因是法国大革命以后,个人主义思想达到顶峰,对团体人格采取排斥态度,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封建势力利用团体组织进行复辟活动,[8]但当《法国民法典》忽略团体的时候,法国的习惯法把这一领域接受过去,结果,1807年法国不得不制定商法典,承认特定商业团体,可以担当私法上的主体。法国学者受到德国民法学说影响,将这类主体称为法人,后来修正《法国民法典》时加入了这一概念。[9]

  可见,法人制度的形成过程以及在民事立法中的体现,总是离不开当时的社会历史背景。如果说,《法国民法典》未规定法人制度与当时经济上实行绝对自由主义和思想上推崇极端的个人主义有关,那么,《德国民法典》承认法人主体地位并建立了法人制度,则与德国当时所处的经济发展状况有极大的关联。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的西方国家,个人经济活动之自由迅猛发展,为促进经济的发展,法律上为鼓励个人经济活动,须舍弃法国民法对组织体的特许主义,而改为所谓的准则主义,以符合经济上的放任和自由主义,法人制度在彼时可谓应运而生。[10]在我国,1929年《中华民国民法典》,承认了法人这一主体类型,并承袭了德国民法典上的“法人”概念。1986年《民法通则》将“法人”作为专章并直接规定了法人的立法定义。

  (二)法人的定义

  1.法人的立法定义

  “法人”一词首先为1896年《德国民法典》所采用,[11]但该法典及以后多数国家颁布的民法典型都未给法人下定义。西方学者对法人本质众说纷纭,对法人的概念理解不一。直到1922年的《苏俄民法典》才第一次以立法形式明确了法人的概念,该法典第13条规定:“一切享有取得财产的权利和能够承担义务,并且能在法院起诉和应诉的机关、社会团体和其他组织,都是法人。”1964年的《苏俄民法典》基本上沿袭了这一概念,但加进了法人能够取得人身非财产权利,并能在仲裁机关或公断法庭起诉和应诉的内容。[12]

  我国《民法通则》以立法的形式界定了法人的含义。该法第36条规定:“法人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这一规定采取的是德国式狭义的法人概念。

  2.法人的学理定义

  民法学界,关于法人的学理定义,亦不尽相同。有学者认为,法人是指自然人以外,由法律创设,得为权利义务的主体。[13]有学者认为,法人是指自然人以外,在一定条件下具有法律上之人格,而得享受权利负担义务之社会组织体。[14]有学者认为,法人是指由法律规定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的人合组织体和财合组织体。[15]有学者认为,法人是具有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或目的性财产。[16]有学者认为,法人是指在私法上具有权利能力的团体或者组织。[17]有学者认为,法人是民法赋予权利能力的自然人组织及设有章程和管理机构的独立财产。[18]还有学者从立法定义直接界定法人的概念,认为法人就是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组织。[19]

  由此可见,学界关于法人的定义存在不同观点。因对法人的本质存在不同学说,法人的学理定义自然不同。[20]但前文所列大多数观点只是观察角度不同而已,本质上并无差异。但因“法人实在说”占据法人本质诸学说的主导地位,故法人的学理定义多从实在说切入。综合法人的各种学理定义,本书认为,所谓法人,是指法律所认可的具有民事能力,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履行民事义务和承担民事责任的社会组织体。

  (三)法人与相关概念的比较

  1.法人与自然人。

  本书第四章已经指出,自然人是指基于自然规律而出生的人,民法上的自然人,专指有自然生命的人具有权利主体的这一身份而言。与此相比,法人是社会组织,这是法人与自然人在自然属性上的差异,也是法人与自然人的根本区别。自然人是单个的人,而是法人则是一个社会组织体,它可以是个人的集合体,也可以是财产的集合体。[21]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它与自然人相互区分,不是以自然人个人的名义活动,而是以组织的名义活动。显然,不是以组织体名义出现的民事主体,不能为法人。简言之,自然人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法人则是一种具有团体属性的社会组织体。

  2.法人与法定代表人。

  法定代表人是指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的组织章程的规定,代表法人行使职权的负责人。[22]法定代表人是由法律或法人的组织章程规定的自然人,如我国《公司法》规定,公司的董事长可以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是法人的主要负责人,有权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但其本身并不是法人。[23]简言之,法人是一种社会组织体,法定代表人则是代表该组织体的自然人,两者不可混淆。

  3.法人与法人代表。

  法人代表并非法律术语,但却常作为一种称谓被运用到社会生活中。通俗地讲,所谓法人代表就是代表法人的个人或集体。换句话说,凡是能够代表法人的,都可称为“法人代表”。法定代表人对外代表法人,是法人代表。但法人代表不限于法定代表人,法定代表人只是法人代表之一,除此而外,法人代表还包括法人的其他机关,如公司的董事会、经过授权的对外能够代表公司行为的董事、公司的执行总裁等。可见,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是自然人,法人代表则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集体。但法人代表不同于法人,前者是后者之构成部分,两者为部分和全体之关系。

  4.法人与法律人。

  法律人是一个专业群体或者职业群体概念,特指以法律为学习专业或以法律为工作职业的特定群体,通常包括法科学生、法官、检察官、律师、法学学者等。随着选择或从事法律专业的人越来越多,法律人群体也越来越大,有的则已形成对外宣传的品牌或成立社团,如北大法律人、胶东法律人联谊会等。很显然,法律人概念与法人有显著区别,前者是从专业或职业者的角度观察,为一自然人群体概念,后者则是从组织体的角度观察,为一具有独立主体资格的团体概念。

  5.法人与法律上的人。

  法律上的人,是指具有法律人格能够作为法律关系主体者。传统民法上所言两大民事主体主要是自然人和法人,法律上的人也就主要指这两类人。但现代民法对权利主体的范围有所扩张,除了自然人和法人以外,其他能够具有主体资格的非法人团体如合伙等也登上民事主体舞台,成为所谓“第三民事主体”,这使得法律上的人的范围不断扩大。因此,法律上的人并不限于自然人,也包括法律所认可的具有主体资格的团体人。但法律上的人不能等同于或简称为法人,法人是法律上的人,但法律上的人不限于法人。


┃相关链接:

法人的民事能力

法人的机关与住所

法人的变更和终止

浙江大学诉浙江大学科慧软件有限公司侵犯法人名称权纠纷案:法人名称权的性质与侵犯法人名称权的认定

法人和其他组织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度建设总体方案

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