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人的本质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民商 > 正文

法人的本质

2012年03月19日20:17 东方法眼 李绍章
   
 

核心提示:法人的本质,自15世纪后期,为学者所争论之焦点。大致可分为拟制说、法人否认说及法人实在说三种。

  一、法人本质问题的缘起

  尽管同意把法人看成为一种权利主体,但是其本质或主体性质问题还是有其复杂性。法学家们在认识法人和自然人的本质差异性上发生了严重的分歧。这种分歧从根本上说,是由他们对个人与组织体的价值进行比较思考时所形成的观点决定的:生物人个体和组织体在我们的生活中,是不是同样的重要?是不是有孰为目的实体孰为技术实体的问题?对于这些问题的不同认识,反映在主体观念上,引发了关于法人本质的争论。[1]事实上,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往往有些插曲看上去是偶然的,但却改变或者影响了历史的进程。团体人格的出现就是这样一种插曲,它的确改变了民法的许多东西,以至于人们对它的产生及其本质争论不休。它虽然是一种异质于自然人的东西,但却在民法上与自然人同居一室。虽然有人试图以种种理论对其进行阻隔,但却都徒劳无益,因为团体取得人格有其正当性基础。[2]

  简言之,团体何以具有法律人格?团体之人格与自然人之人格有无差别?此为法人的本质问题。对法人的本质的认识,不仅是法人制度所必需的理论基础,而且对于立法及实务中解决有关法律问题可以提供重要的帮助。[3]本节介绍法人本质的几种学说、民事立法对法人本质学说的立场、民法理论界对法人本质学说的评价以及法人本质问题研究的意义。

  二、法人本质的学说

  关于法人的本质,自15世纪后期,为学者所争论之焦点。[4]大致可分为拟制说、法人否认说及法人实在说三种。

  (一)法人拟制说

  此说系以罗马法上之法律思想为依据。16、17世纪时,因继受罗马法的法人制度,注释法学者对应法人之本质皆采拟制说。其集大成者,为德国历史法学派首倡者萨维尼。[5]拟制说认为,权利义务主体应以自然人为限,法人之所以权利义务主体,系法律拟制之结果。也就是说,法人是法律拟制之人。拟制说又有普赫塔派和温德夏派,前者认为,法人只是思想上所想出之无形的权利主;后者认为,法人是就人的集团或财的集团拟制的认有人格。[6]

  通俗归纳,法人拟制说就是认为,只有自然人才是真正的纯粹的民事主体,法人不过是国家通过法律手段认为拟制而成,仅仅是法律的一场虚构,或者说仅仅在观念上存在,是凭借立法技术人工拟制出来的,它不存在于现实世界却存在于法律世界。简言之,现实世界中的“人”只有自然人,也只有自然人才可顺理成章地成为法律上的“人”,团体不是现实世界中的“人”,不可能当然成为法律上的“人”,但要成为法律上的“人”只能通过立法工具和拟制手段。据此,笔者可将拟制说形象地称为“假人说”。

  我国民法学界也有学者赞成法人拟制说,认为法人是一种立法技术,立法者运用这一技术使团体的法律关系简化,把复数的主体归纳为单一的主体或赋予目的性财产以独立人格,以减少民事活动和民事诉讼的复杂性。[7]法人的本质是一种法律拟制。[8]

  (二)法人否认说

  此说认为,依实证的方法观察,社会生活中除个人及财产而外,别无所谓法人之存在。[9]可见,法人否认说完全排斥法人观念,此说又分为三种见解:

  1.无主财产说或目的财产说。

  该说由德国学者布林兹倡导,认为就“目的财产”无强定其主体之必要,直接认其为无主财产更为适当。[10]在社团法人,其财产为特定自然人而存在,称为“属人财产”;在财团法人,其财产为特定目的而存在,称为“目的财产”。[11]质言之,目的财产说认为法人的本质,不过是为一定目的而存在的无主体财产而已。

  通俗归纳,无主财产说或目的财产说就是认为,凡是财产均有归属,要么归属于特定的自然人,成为有主财产;要么归属于特定的目的,成为无主财产。法人的本质不过是为实现特定目的而由多数自然人的财产集合而成的财产,因这些财产已不是单个自然人所有,所以法律便拟制出一个权利主体,而这一权利主体恰恰就是这些集合而成的“目的财产”或“无主财产”。简言之,该学说就是将财产和主体混同起来,认为法人不是“人”,而是财产。

  2.受益人主体说。

  该说由德国学者耶林倡导,认为法人财产的真正主体,为实质上由其财产享受利益的人。[12]质言之,受益人主体说认为以享有法人财产利益的多数人为其实质主体,法人不过在形式上为其权利的归属者而已。

  通俗归纳,受益人主体说就是认为,权利是法律所保护的利益,谁实际享有利益,谁就是权利主体,形式上的利益享有者不是权利主体,即“谁实际受益谁就是真正主体”,受益人即是主体。而法人只不过是形式上的权利义务主体,但实际上的权利义务归属则是享有法人财产利益的多数个人。既然实际利益享有者为个人,所以法人自无团体意思,[13]也无主体资格。简言之,法人财产的主体不是法人,而是实际受益的自然人。即法人不是主体。

  3.管理人主体说。

  此说为德国学者宾达倡导,认为法人财产的真正主体,为现任管理人。[14]质言之,管理者主体说认为实际管理法人财产的人为法人之本体,法人本身并非权利主体。

  通俗归纳,管理人主体说就是认为,权利主体必须具有意思表示能力,谁具有意思表示能力,谁就是主体。法人财产的管理者,只有实际管理的自然人有意思能力,具备主体资格,而法人没有意思表示能力,所以法人的财产权利主体就不是法人,而是管理法人财产的自然人。简言之,该说就是将法人和法人机关混同,法人不是主体,作为法人机关的管理人才是主体。

  可见,不管“否认说”中的哪一学说,它们均是从实证的角度不承认法人存在的一种学说。按照否认说,在国家和个人之间不应该出现一个“中介”即法人。因此,笔者可将“否认说”形象地称为“非人说”。

  (三)法人实在说

  此说以法人之实体,非法律之创造物,乃为一个社会的实在,又可分为有机体说及组织体说。

  1.有机体说

  此说为基尔克所主张,[15]又称为团体人格说或者“意思的实在说。此说认为,于个人意思以外,认有团体意思;于个人生活以外,认有团体生活;于自然有机体以外,认有社会有机体。法人之实体乃为具备团体意思之社会的有机体。

  通俗归纳,有机体说就是认为,法人和自然人一样,都有自己特殊的机体和意思表示能力。这主要表现在法人不仅有自己意思的表示机关,还有自己的名称和住所,法人的机关及其下属的各个单位都是法人机体的各种系统。因此,法人享有法律人格,和自然人一样可以享有人格权和财产权。

  2.组织体说

  此说以法人为适于为权利主体之法律上组织体而实在,法国之米休德及撒莱叶、意大利之费尔拉拉主张之,然何以适于为权利主体,则未加说明。[16]

  通俗归纳,组织体说就是认为,从法人的组织特征、法人与其机关及其成员之间的关系出发,法人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客观存在的组织体。与有机体说的区别在于,有机体说认为法人本身就是社会的有机体,而组织体说则认为法人并非“作为社会的有机体”,而是“宜于作为社会的有机体”,法人有区别于其成员的个人利益的团体利益,有团体意思和代表机关。因此,法律赋予法人这种社会组织体以法律人格,并承认其为独立的民事主体。

  可见,无论是有机体说还是组织体说,均认为法人不是法律拟制出来的主体,更不是法律的虚构,而是一种客观存在的实体,和自然人一样,有自己的意思表示能力,也可以依法独立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故相对于自然人来说,法人又可称为团体人,是超出自然人生命之外的一个统一体,是一种独立的民事权利主体。据此,笔者可将“实在说”形象地称为“真人说”。


┃相关链接:

企业负责人双重身份所导致的责任归责原则探析

不具备法人资格企业诉讼地位的确定及责任归属

组织机构代码管理办法

关于法人制度

谈法人成为法律主体的演变

社会组织评估管理办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