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长沙天心法院院长质疑“第24条”称其背离婚姻法立法精神

2013年06月13日15:55 法治周末刘希平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司法解释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在经过反复考虑后,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法院院长马贤兴将一篇题为《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或背离立法精神应尽快修正》的文章,投给了长沙中院和湖南高院两家上级法院主办的官方网站。

  4月24日,上述两家网站将此文章在“院长论坛”栏目予以了转载。

  在担任基层法院院长期间,马贤兴经常接到一些当事人的反映,称“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以下简称“第24条”)在实施中有保护虚假债务诉讼的嫌疑。之后,马贤兴开始关注这一司法解释条款,并作了大量调研,他发现了一些问题。

  此前,马贤兴曾因在全国政法系统首倡“心态建设”而广受关注。他还受聘为中南大学、湘潭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兼职教授。

  据记者了解,为正确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2003年1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司法解释,该司法解释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此司法解释于2004年4月1日起施行。但“第24条”在实施中引来了不少争议。

  或致虚假债务合法化

  马贤兴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第24条”作出“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这种硬性规定,导致司法实践中不少法官机械司法,不分情况地一律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在外单独举债作为共同债务处理,严重损害了婚姻关系中不知情非举债一方的合法权益。

  “很多案件已经违背了‘保护债权’的初衷,异化为对夫妻一方不慎举债、不当举债、恶意举债的片面保护,甚至给虚假债务合法化打开了一扇方便之门。这或许背离了婚姻法立法原意和立法精神。”马贤兴说。

  “作为不知情非举债人的夫妻另一方怎么能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呢?特别是夫妻一方背弃诚实信义在外恶意举债,怎么会与债权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呢?”马贤兴质疑,“第24条”规定的例外情形由“夫妻一方”证明,尤其是由夫妻关系中不知情非举债人“证明”,也是违背常情常理的。

  马贤兴向记者透露,尽管很多学者和实务界人士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多有呼吁,指出对这条解释要根据婚姻法第41条原文和其他配套司法解释、学理解释予以综合理解。但一些法院和法官并未顾及那么多,而是直接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予以裁判或直接根据这条解释改判下级法院的判决。

  “‘第24条’规定注重了债权保护,却忽略了对婚姻关系中另一方不知情非举债人权益的保护。这种偏向一方的保护,破坏了法律平等保护各类社会主体权益的均衡性。顶层设计者应高度重视‘第24条’带来的问题,尽快对该解释予以修正。”马贤兴说。

  防治虚假举债更紧迫

  对“债权保护”问题,马贤兴作了进一步阐释。

  “‘谁立据谁还钱’应该成为处理民间借贷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则。‘第24条’将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举债,推定为共同债务,这是违背常理的逻辑谬误。以个人名义举债,本来就是个人债务,只有在有充分证据证明确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情况下,才能认定为共同债务。”马贤兴认为,由于过于注重“债权保护”这种价值考量,导致一些立法设计和司法操作轻易将偿债责任予以“转嫁”。

  马贤兴称,如夫妻一方个人名义举债可以“转嫁”给不知情非举债的另一方、不良企业老板将个人名义举债“转嫁”于企业等,这样会助长损害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的不诚信和虚假举债行为。对不诚信和虚假举债的防治在当前也许比“债权保护”更重要、更紧迫。这种价值更需要立法设计者和司法实务工作者予以优先考量。

  马贤兴认为,法律所保护的债权必须是合法、合理的债权。决不能因为债权要保护,而将偿债义务用法律手段和国家强制力强加于当初没有参与债的订立的国家、集体和任何个人。

  “类似借款可以要求夫妻双方共同出具借条,或由非举债方作出书面确认、提供书面授权委托,以此来防范借款轻易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风险。”马贤兴如此建议。

作者刘希平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