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完毕也宜裁定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程序法 > 正文

执行完毕也宜裁定

2011年06月18日01:24 东方法眼 宏斌云
   
 

核心提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试行)》108条规定:“执行结案的方式为:(1)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内容全部执行完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试行)》108条规定:“执行结案的方式为:(1)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内容全部执行完毕;(2)裁定终结执行;(3)裁定不予执行;(4)当事人之间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已履行完毕。”该条规定了执行案件的四种结案方式,其中的第一种即全部执行完毕为最正常的执行结案。第四种也基本算是执行完毕(当事人之间就执行内容作了变更,对于变更了的内容也是履行完毕了)。其他的两种或者是终结执行或者不予执行,都不是执行的正常情况,都不是对执行依据所记载内容的全部兑现或者是根本不予兑现。但是在执行结案的表现形式上,四种结案方式是确实不同的,基本可以将之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执行完毕的结案,它不用裁定。第二类是未执行完毕的结案,反而用了裁定来表明结案。这是稀奇的事情,至少是值得探讨的。这里主要提出,对于第一和第四种方式的执行结案,特别是对于最正常的第一种方式的执行结案,应该用裁定这一法律文书来表明该执行案已经结案。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执行完毕的执行案件,按照最高法院的以上规定,是没有提到使用“裁定”来表示结案的,也可以被理解为该种执行结案不用裁定,甚至不用真实的对外的法律文书。而在终结执行、不予执行这两种情形上却是明确使用了“裁定”一词的。以通常做法来说,对于同类的法律事项,基本应该用同样的理念来看,用同样的文书形式来进行记载或者确认。在执行结案上,也应该如此来看。也就是说,作为同为执行结案的四种方式,都应该采取同样的载体来表示执行案件已经结案。而都应该有一个法律文书作为载体来作为结案的依据,而这个载体应该是裁定。因为终结执行用的是裁定,不予执行用的也是裁定,那么,全部执行包括和解履行完毕也应该用裁定来表示执行案件已经结案。

  对于执行结案的文书样式的注意,特别是将执行完毕的文书样式作为一个问题,是一个偶然的事情。因为一直十分熟悉、常见和清楚的是终结执行裁定,而没有注意到完全执行不下裁定,最多只是在内部用结案表来表示结案了。自此,才开始注意到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也才注意到最高法院在结案的四种方式上并未作同一文书样式的规定,并没有规定要出相应的法律文书。认识到了这点,才开始感到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象一根鱼刺卡在食道里,不拔出来就始终不舒服。于是就对这一问题作了进一步的思考,一直没有放弃。

  如同裁判案件一样,执行案件也是案件,都是法院办理的案件。这些案件在立案,办理,以及办结即结案上,都是严肃的,也都是要用相应的法律文书的。裁判(狭义的诉讼意义上来用这一词语。而广义的诉讼却是包括了执行的,因为比如民事诉讼法就把执行规定在该部法律其中。)文书在结案上,一般用的是判决(一般用来解决实体问题)或者裁定(一般用来解决务,用裁定较为符合该样式文书处理程序性事务的要求),那么,作为执行结案的完全执行和和解履行完毕,也应该用裁定来表示结案了。

  值得欣慰的是,一些地方也并不是完全按照以上的相关规定来作的。而是作了积极的探索,对于完全执行和和解履行完毕这两种方式,也是下裁定来表示结案,也即是用裁定作为该执行案件的结案法律文书,以此与终结执行、不予执行下裁定的做法一致。自此,四种执行结案方式都同样采取了裁定结案形式,自此,四种执行结案方式都有了结案法律文书。这样来做,才会显得执行工作更加规范、有序。


┃相关链接:

法律规定不明确还是法律被误读

合伙帐目不清 法院裁定驳回起诉

驳回不服调解的再审裁定能否上诉

起诉保险公司支公司被裁定驳回起诉的思考

张明宝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减刑裁定书 (2012)苏刑执字第0358号

人身安全保护裁定适用指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