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公诉工作中的非法证据排除之探析

2013年09月13日13:28 东方法眼居春娣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此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针对非法证据进行了相对全面的完善,对非法证据的排除做了明确详细的规定,在保障人权方面具有深远的意义,但同时对于公诉工作来说,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此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改针对非法证据进行了相对全面的完善,对非法证据的排除做了明确详细的规定,在保障人权方面具有深远的意义,但同时对于公诉工作来说,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一、公诉程序中对证据的审查

  新《刑事诉讼法》第49条规定,公诉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人民检察院承担,而根据第8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对刑事诉讼实行法律监督,这就对公诉工作的证据审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求公诉机关承担追诉犯罪、收集定罪的证据的职责,同时要求公诉机关对侦查机关收集证据行为的合法性进行监督,所以公诉人员在公诉工作中对证据应当认真审查。

  (一)审查起诉阶段之证据合法性审查

  按照新《刑事诉诉法》第160条的规定: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的案件,应当写出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并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也就是说,侦查活动终结后,侦查机关将案件证据材料移送审查起诉,这些材料是否合法真实,是否能够作为定案的依据,是公诉工作审查的首要内容。在审查起诉阶段,公诉人员通过对案卷材料的审查,重点关注各类证据生成的程序性瑕疵,对相互矛盾的证据,前后不一的供述、证言和陈述进行细致的审查,发现侦查机关及侦查人员有关取证说明中的瑕疵,从中发现可能存在以的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信息。同时按照新《刑事诉讼法》第121条对讯问犯罪嫌疑人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进行了要求,录音或者录像应当全程进行,保持完整性。所以,公诉人员在审查案卷材料时,如发现存在非法收集证据的情况,可以通过调取录音录像的,对证据收集情况的合法性进行核实。另外,根据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171条第1款规定和第170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时,认为可能存在侦查人员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情形的,可以要求公安机关其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作出说明,并且可以通过讯问犯罪嫌疑人,听取辩护人、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对侦查人员证据收集方法进行监督。同时,在讯问中不仅要注意存在非法收集证据的情形,同时要注意犯罪嫌疑人在供述中可能存在翻供翻证的现象,确保证据合法、合理。另外,在复核关键言词证据时,对于直接影响定罪量刑和指控证据体系构建的证人、被害人的言词证据、存有疑点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进行核查,看是否存在暴力、威胁等非法取证现象,并且要关注原证言或陈述形成的时间、地点、环境、背景,从中发现可能存在的非法取证现象。

  (二)庭前预审阶段之证据合法性审查

  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第182条规定:在开庭以前,审判人员可以召集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回避、出庭证人名单、非法证据排除等与审判相关的问题,了解情况,听取意见。纵观刑事诉讼法全文,排除非法证据,既可以在庭前预审程序中提出,也可以在法庭审判过程中进行。那么在庭前程序中控辩双方就非法证据的排除进行意见交换,相互交换相关证据信息,并进行必要的检验,有利于对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如果辩护人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的动议,或是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或是公诉人员在交换意见过程中及时发现证据信息存在矛盾的地方,公诉机关应当及时的对证据进行审查,对事实、法律及证据上的重点进行整理,去除重复和无争议的问题,协商确定法庭审理的对象和范围,从而使庭审围绕案件的主要争议之点有重点地进行,对于做到迅速审判是十分必要的。同时,通过庭前对证据所做的准备工作,公诉方明确传唤出庭的证人人数、明确证人作证顺序,是否准备侦查人员出庭作证,对辩方提出的非法证据排除申请,做好必要的应对措施等。

  (三)法庭审理阶段之证据合法性审查

  到了法庭审理阶段,公诉方经过审查起诉、庭前预审两个阶段对证据的全面审查,已经对证据掌握到相当熟悉了,但是究竟证据是否可以作为定罪的证据采用,则需要在法庭审理阶段进行充分的论证和说明。新《刑事诉讼法》第57条规定:“在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的过程中,人民检察院应当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加以证明。现有证据材料不能证明证据收集的合法性的,人民检察院可以提请人民法院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人民法院可以通知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出庭说明情况。有关侦查人员或者其他人员也可以要求出庭说明情况。经人民法院通知,有关人员应当出庭。”也就是说,在庭审过程中,公诉机关、辩护人、被告人、诉讼代理人可以将各自收集的证据材料在法庭上出示,控辩双方通过对证据进行质证,进而判断证据的合法性。一方面公诉人通过对自己出示的证据进行质证,表现其合法、真实、关联的特征,促使法庭予以采信,另一方面通过法庭质证过程对辩护人出示的证据,从取证主体、程序、方法、表现形式等各方面予以审查,发现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当庭予以反驳,指出其违法性,否定该证据的效力。同时,对于法院采信证据的行为进行监督,并及时提出纠正意见,若审判机关不予纠正的,则依照法定程序,提起抗诉,最终达到对非法证据排除的目的。二、公诉人员对非法证据的调查及排除

  公诉机关在发现证据合法性存在问题时,应当对证据合法性进行调查,由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或辩解是刑事案件不可或缺的证据,所以供述或辩解的合法真实与否,直接影响案件的认定。另外,被害人是刑事案件的直接当事人,对案件的发生过程具有切身的体验和感知,对于一些案件中被害人陈述是作为证实犯罪的最有力的证据,但由于其很容易受个人主观因素的影响。所以公诉机关在审理案件证据时,必须通过详细讯问在押的被告人,调查询问被害人,发现涉及案件的证据是否存有疑点。审查包含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收集或提供证据的主体是否符合法律规定。首先,看收集证据的主体是否享有法定的取证权利。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在刑事案件中,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以及辩护律师,诉讼代理律师有权收集和调取证据。其次,看是否有违反法定回避规定的情形。在侦查、检察、审判人员收集、调取证据时是受法律限制的,如应当依法回避而没有回避时,收集的证据是不合法的。第三,看是否符合法定作证的条件。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如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鉴定人必须是有鉴定资格、有专门知识的人,不具备鉴定资格的人出具的鉴定结论也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第二、收集和制作证据的方法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我国刑事诉讼法对取证的方法和程序作了具体规定,违反这些规定所取的证据即为非法证据。如规定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证人时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两人,犯罪嫌疑人被送交看守所羁押以后,侦查人员对其进行讯问,应当在看守所内进行;到证人所在单位、住处或者证人提出的地点询问证人,应当出示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询问证人应当个别进行;侦查人员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可以从宽处理的法律规定。当然并非只有司法机关才会出现违法取证,对于辩护律师采用威胁、引诱、欺骗等手段取得证人证言,也可以按违反法定程序获取证据的规定处理。

  第三、证据形式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证据的形式,也就是证据的有形载体,证据的形式必须符合法定的要求,不符合法定形式的证据,不具有证据的合法性。例如:单位提供的书面证据材料,如果没有提供人签名,缺少单位印章,是不能作为书证使用的;复制书证、物证、视听资料时,未附有制作过程的文字说明,未由制作人签名或者盖章也不能直接作为证据采信;用作证据的鉴定结论未告知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未听取其意见也不能作为证据采信。以上证据要作为定案的根据,必须依法定程序重新收集,将其转变为合法的形式,才可以作为证据采信。

  第四、证据采信程序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刑事诉讼法规定,一切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查证属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物证必须当庭出示,让当事人辨认;未到庭的证人证言笔录、鉴定结论、勘验检查笔录和其他作为证据的文书,应当当庭宣读,听取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

  综上所述,公诉机关在审查或调查过程中,对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系采取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所收集的,或是“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系采取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所收集,应当直接认定并予以排除。对是否属于应当依法排除存有争议的,可先要求侦查人员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作出说明,然后听取辩护人、犯罪嫌疑人、证人、被害人的意见,能够排除合理怀疑的,可以直接采信该证据;如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则可以实施调查措施,通过调查作出判断;如果仍然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应依法排除。

  三、公诉工作中对证据的补正及完善

  审查认定、排除非法证据是为了更准确地指控犯罪,实现惩治犯罪和保障人权的双重价值目标。在公诉工作中,公诉人员通过审查侦查机关移送的证据材料,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以确定是否存在犯罪事实、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是否应当追诉,但是如果因为侦查活动的非法性导致排除了关键的定罪证据则必然影响对被告人的定罪、量刑,导致放纵犯罪。那么如何在既要保证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又不影响公诉工作的办案质量,就需要对侦查活动进行合理监督,做好对瑕疵证据补正和解释,完善指控证据。

  (一)主动复核相关证据

  对案件定罪量刑起重要作用的书证、物证、视听资料、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如果有疑问的,应当进行调查核实。根据新《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58条的规定,人民检察院对物证、书证、视听资料、勘验、检查笔录存在疑问的,可以要求侦查人员提供获取、制作的有关情况,必要时也可以询问提供证据材料的人员,对书证、物证、视听资料进行技术鉴定。也就是说,在审查起诉时,公诉机关对勘验、检查笔录存在疑问,认为需要复验、复查的,有权要求侦查机关进行,也有权自行复验、复查,还可以聘请专门的技术人员参加。通过上述复核活动,来查明侦查机关在活动中是否有违法行为存在,核实相关证据的合法性。

  (二)补正瑕疵证据

  根据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的规定,针对原有物证、书证因收集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补正的方法主要是针对侦查人员在收集物证、书证过程中违反了程序性规定,则要求在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即不影响原物证、书证真实性,要求侦查人员补充履行程序性行为。比如,对于收集调取的物证、书证,侦查人员或者持有人或者见证人没有在勘验、检查笔录、搜查笔录、提取笔录、扣押清单上签名,或者就物品特征、数量、质量、名称注明不详,可以由未签名的人签名或者补充注明物品特征、数量、质量和名称。另外还需要对上述补充性的程序作出合理解释,即在侦查人员未履行法定程序行为导致对物证、书证的合法性和真实性产生合理怀疑的情况下,要求侦查人员对消除怀疑作出合理解释并对补充行为作出合理说明。解释应符合常理并有事实依据,对于补正或解释,应当注意不能影响证据的真实性,如果对证据真实性的质疑仍然不能排除,则该证据不能采信,应当采取其他补充证据的方法。

  (三)重新调查取证

  公诉机关在排除非法证据后,对已经排除或者可能会排除的非法证据,通过补充取证完善和重新构建指控犯罪证据体系。对被排除或将要排除的证据进行重新取证,在重新取证中应当对非法证据排除履行告知义务。在重新取证过程中需有针对性地依法调取关联证据,弥补替代可能被排除的非法证据,将可能被排除的言词证据通过获取相关的物证、书证予以转化,通过调取与该证据相关联的一个或数个证据以弥补该证据并形成新的证据体系。

  (四)完善取证行为的监督

  公诉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对侦查机关的取证行为有监督的权力。首先,针对侦查机关的非法取证行为,公诉机关应当提前介入侦查活动。在公诉机关的引导下,侦查活动可以避免违法取证现象的出现,防止出现指供、诱供、严重刑讯逼供等严重违法行为的发生,确保言词证据在合法状态下取得,防止犯罪嫌疑人在法庭上出现翻供现象,影响案件认定。其次,要求侦查监督部门在审查批捕和实行侦查监督中及时纠正违法侦查行为,补正瑕疵证据,同时可以通过案管中心对案件信息的汇总,丰富公诉审查的信息。再次,完善公诉机关对律师取证行为的监督。公诉办案中,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了解律师调取证据的方式是否合法,对于律师非法取证的行为要及时的发现,在庭审过程中及时的指出和对辩护证据进行质证和反驳,确保定案证据的有效性,提高证据效力,保证公正、合理的判决结果。

作者居春娣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