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媒体报道涉罪人员姓名的规则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程序法 > 正文

论媒体报道涉罪人员姓名的规则

2015年05月06日08:00 东方法眼 高一飞
   
 

核心提示:我国理论和实务界对媒体能否报道涉罪人员姓名问题的域外规则有很多误解,比较研究表明,诉讼期间可以报道涉罪人员姓名是大势所趋;但判决后罪犯的姓名除美国外各国都禁止公开。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重庆,401120)

  姓名中包含什么内容?出版界将会回答“许多”。因为人物明确的新闻比人物身份不明的新闻对读者有更多的吸引力。这就是人性。……报道一件轰动一时而没有揭示被告人身份的审判将是一次不知来源的审判。如果报社选择对此禁止令不予质疑,他们将很难对庭审作出重要报道。当然,读者兴趣会减少,编辑们的兴趣也会相应减少。——题记

  引自2010年1月27日《卫报》诉穆罕默德·艾哈迈德·贾巴尔([2010]UKSC 1, [2010] 2 WLR 325.)一案判决书。

  内容摘要:我国理论和实务界对媒体能否报道涉罪人员姓名问题的域外规则有很多误解,比较研究表明,诉讼期间可以报道涉罪人员姓名是大势所趋;但判决后罪犯的姓名除美国外各国都禁止公开。各国对涉罪的公众人物和未成年人姓名公开规定了特殊的规则。我国新闻报道中涉罪人员姓名公开规则的确立应当考虑以下四个方面:对涉罪人员姓名以“以公开为原则”的现行做法值得肯定;禁止对未成年涉罪人员实名报道但不能过于绝对;实名报道涉罪公众人物的做法应当坚持;应当谨慎确立不当公开涉罪人员姓名的行为责任。

  关键词:被追诉人,犯罪记录,真实姓名,无罪推定,回归社会

  Rule of media reporting the name of crime personnel

  Gao Yifei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and Science & Law, Chongqing. China, 401126)

  Abstract: There are many misunderstand about the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the foreign rule of media reporting the name of crime personnel, the comparative study shows that, during the course of litigation crime personnel name can be reported as a general trend; but in addition to the United States the name of Criminal cannot be reported. There are special rules to report the name of crime public figures and minors. The establishment of China's crime personnel name publicly rule should consider the following four aspects: the name of crime personnel should be open  is basic principle; prohibition on juvenile crime personnel name reported is too absolute; the name of crimes public figures should be reported; responsibility of media reporting the name of crime personnel should be established.

  Key words: The accused, criminal records, real name, the 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return to the society

  本文发表于《现代法学》2015年第2期,第118—129页。

  在近年来的一些犯罪报道中,如刘汉、刘维案件的侦查到审判程序,郭美美案件的立案侦查程序,都涉及到这样一个问题:媒体在报道刑事案件时,直接使用犯罪嫌疑人的真实姓名,是否符合言论自由和公众知情权的要求?是否违反无罪推定原则,影响其公正审判权或侵害了被追诉人的人格权利?而在李天一案件出现后,有媒体介绍“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共同做法是,只要是未经法院审判的嫌犯,不管成年与否,其隐私都受到法律保护。这一精神体现在宪法和刑事基本法中。不仅如此,在为未成年人制定的特别法中,还有专门条款对未成年嫌犯隐私权的保护进行规定。”1这一说法真的反映了世界各国刑案报道中渉罪人员姓名匿名规则的真实情况吗?

郭美美

  实际上,由于问题过于复杂,世界各国对待涉罪人员姓名问题的做法不一。我国学界几乎没有专门就媒体报道中涉罪人员是实名还是匿名问题进行研究——往往停留于一些判断性的评论,媒体报道自由与涉罪人员权利在实践中出现了紧张关系,而理论界却不能及时回应实践的需求,对此问题作出合理的解释和分析。本文拟通过对域外媒体报道涉罪人员的规则和实践进行比较,分析我国媒体报道中涉罪人员姓名规范的现状,探讨如何构建我国刑事案件报道涉罪人员姓名隐匿制度。2

  一、诉讼期间涉罪人员姓名公开是大势所趋

  国际准则关于涉罪人员姓名公开的问题的直接规定很少,欧洲委员会部长委员会通过的向成员国提出的“第R(2003)13号建议案”,即《在刑事诉讼程序中通过媒体公开信息的建议案》3的“原则8”中指出:“提供关于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已定罪者或其他刑事诉讼当事人的信息应该尊重他们保护隐私的权利。应特别保护未成年人或其他弱势群体,以及受害人、证人和嫌疑犯、被告及已定罪者的家属。在上述情况下,应特别考虑到他们身份信息的公开可能对本原则中提到的人产生有害的影响。”可见,上述建议案的基本原则是要考虑公开嫌疑人和被告人的身份信息可能会对其造成的有害影响,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和被告要提供更强有力的保护措施。但是对是否可以公开被追诉人姓名并没有明确的建议。

  在诉讼期间,新闻自由与司法人权的冲突主要表现为公众知情权与无罪推定的矛盾,各国保护的侧重点是不同的。

  (一)法国:可以公开被追诉人姓名但不得妨害无罪推定

  在法国,立法对诉讼期间新闻报道的限制突出表现在对无罪推定原则的强化上。1993年1月4日,法国在《刑事诉讼法》第13条增加了一款,即“在不予起诉裁定或宣告无罪裁定取得既决事由之权威效力后3个月内,此项裁定的受益人可以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对在其受到刑事追诉过程中对其指名道姓的报纸或期刊上强制性刊载公告。”4即最终被判处无罪的人可以通过诉讼,要求过去对其有罪报道的人刊载恢复名誉的公告。2000年新修正的刑法第35条规定:“对刑事诉讼中的涉案人是否有罪(或者所受刑罚)进行民意测验或者公布、评论测验结果的,(传播人)将被科处10万法郎(1.5万欧元)的罚款。”5同时,法国在2000年修订的民法典第516条规定:“每个人都有无罪推定的权利。在任何裁判之前,如果一个人被公开地描写成犯有处于询问或者初步调查阶段的罪行,那么法院在不损害受害者获得赔偿的情况下,通过暂时的命令,采取诸如纠正或者向新闻界发布公告等手段以结束对无罪推定原则的侵害。”

  但是,在法国,媒体不得出版任何涉及未成年人身份或信息的文章或图片(1945年2月2日《未成年犯罪法》第14条)。6即无论未成年人涉罪信息是否会影响无罪推定的实现,都要求绝对的不予公开,这是出于对未成年人利益给予的人道关怀。

  综上所述,法国法院一般并不保护涉罪人员的匿名利益,至少当嫌疑人姓名或肖像的公布不会威胁到有关无罪推定的权利时这样的。7也就是说,法国只禁止对审判阶段涉罪人员的报道和评论包含有罪推定的内容时公开其姓名,而没有简单地禁止对涉罪人员的实名报道。

  (二)德国:为了更高公众利益可以公开被追诉人姓名

  在德国,新闻自由是德国宪法规定的最高标准之一,媒体报道刑事案件时不仅可以对事件本身进行自由报道,还可以自由加以评论。但出于对无罪推定原则的遵守和对犯罪嫌疑人人格权的保护,媒体一般不对刑事案件审判前的被告人实名报道,而是使用自己的知识去确认刑事案件被告人的身份并在司法流程和审判的报道中对他们命名。8

  德国新闻界在其自律规则——德国新闻委员会下设的德国报业评议会于2006年颁布实施的《新闻行为准则》9第8条中规定:新闻界应当尊重私人生活及私密的人类领域。如果私人行为触及了公共利益,该私人案件也许会成为报道的客体。第8条第1款规定了“通过姓名/照片确定身份”的内容,其中以下几条涉及涉罪人员的姓名隐匿问题:

  “在报道事故、犯罪活动、刑事调查或法庭诉讼时,不应发表罪犯或受害者的姓名或者照片。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慎重权衡公众知晓新闻的权利和有关个人的隐私权利孰轻孰重。任何时候,都必须就公众在公众获取信息的权益与该信息所涉及的个人隐私之间达成一个平衡。” “如果是为了调查犯罪行为的方便且已经申请逮捕令状或者从公众朴素的视角观察犯罪行为已经被确认,那么提及主要犯罪行为的犯罪嫌疑人的全名和或使用与其相关相片也许会例外的被允许。”

  可见,在德国,隐私权被给予了明显的优势地位。10但是,当隐私权与更高的公众利益发生冲突时,被追诉人的姓名和信息可以公开,这是基于利益衡量的结果。

  (三)美国:执法机关应当向媒体公开被追诉人姓名

  美国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媒体在美国号称是“第四权”,除了国家安全和个人隐私外,几乎可以监督和报道政府的所有行为。刑事案件报道由于可以提高公众对法律的信赖,增强法律对社会偏常行为者的威慑而受到高度重视。所以,美国在处理新闻自由和司法人权的关系时,侧重保护媒体的新闻自由和公众的知情权,在刑事诉讼中实行侦查公开原则,刑事侦查全过程向社会公开,媒体可以自由进行报道。这一原则在《美国联邦司法部执法机关与媒体关系指南》[0]中有很好的体现,该指南第1-7.520条要求警察和检察机关在调查和起诉中“向媒体发布刑事或者民事信息”以实现信息公开,规定“根据法律、法庭规则、和该指南,司法部的工作人员应当将以下刑事案件的信息公布:被告人的名字、年龄、职业、婚姻状况和类似背景信息。”

  在美国为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实现对政府机关的监督,在侦查和起诉阶段,执法机关应当向媒体提供经其逮捕的犯罪嫌疑人的相关信息。媒体对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包括犯罪嫌疑人的真实姓名,都可自由报道。

  (四)英国:从2010年起开放对被追诉人的实名报道

  英国一向以其司法独立为自豪,司法对媒体可以发布缄口令是其独特的制度,新闻自由可能造成的舆论裁判后果,是从“后果挽救”的角度来着手。11对司法报道的限制当然包括根本就不公开审理某些案件,除此以外,法院还可发布命令要求媒体对某些案件的报道予以推迟----推迟到审判中或者审判结束以后才允许报道。12这一内容主要体现在1981年《禁止藐视法庭法》第4节第2款,即“法院可以命令,在其认为有必要的一段时间之内,推迟对相关诉讼程序或诉讼程序某一部分所作的报道”。第11节还规定,法院进行诉讼期间,法院还可以“要求禁止对与相关诉讼有关的姓名或事项予以公开。”

  另外,1999年《青少年司法和刑事证据法》第44节第2款规定:在刑事侦查阶段,“只要所定义的犯罪所涉及到的任何人未满18周岁,如果相关公开行为可能导致公众认为其涉嫌相关犯罪,与该人有关的任何事项就都不应被包括在任何公开出版物中。”13可见,在审判阶段,不论是在青少年法庭还是在普通法院,都禁止报道青少年的姓名。

  从以上描述可以看出,传统上,英国法院可以在诉讼期间(包括侦查、起诉和审判)发布推迟报道的命令,不允许媒体公开某些案件的全部情况或部分情况(当然包括涉罪人员姓名);即使在允许报道的情况下,也会要求“对相关人员的姓名或其他事项予以保密”。[0]

  但是,我们注意到,英国上述的传统做法在2010年前后也受到了挑战,开始出现松动的迹象,主要表现在:

  一是行业自律协会提出了新的规则。2009年,由英国司法研究委员会、英国报业协会、英国编辑协会、泰晤士报业集团共同发布的行业自律协定《刑事法庭报道限制》中用几个条文简要地进行了总结14:“不得允许当事人在案件的公开开庭审理中隐藏信息” (第0.2.2条);“不得对案件的有关合理报道发布永久或临时限制令,亦不得禁止媒体公开有关姓名、地址或其他可能与诉讼有关的信息。”(第0.2.3条)该条认为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信息是案件的基本内容,应当允许公开报道。

  二是英国最高法院正式判例给出了新的做法。通过2010年1月27日《卫报》新闻传媒有限公司诉穆罕默德·艾哈迈德·贾巴尔(Guardian News and Media Ltd. v. Mohammed Jabar Ahmed )15一案的判决,英国最高法院撤销了涉及该案恐怖犯罪嫌疑人的“姓名保密令”的要求,该名单中涉及许多伊斯兰教信徒。大法官罗杰(Rodge)负责撰写此次判决,阐述各参审法官的一致意见,认为:匿名将会违背新闻规律而威胁新闻媒体的生存;没有真实姓名的审判报道将是不知所云的“不知来源的审判”;简单的隐藏嫌疑人的身份,将使案件神秘化而给犯罪的社区留下阴影;嫌疑人自己为了实现自己的权利而可以公开自己的姓名,但为了逃避公众的监督却要求隐匿其姓名、“掩藏在匿名的保护之下”,这种不对等的做法也是不公平的。

  可见,英国历史上曾经要求媒体对涉罪人员进行匿名报道的做法正在被司法公开的新要求所抛弃,对青少年以外的人的匿名报道,已经在事实上不存在了。


┃相关链接:

司法公开是中国对世界人权事业的伟大贡献

高一飞: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公开机制的构建

《第八次全国法院民商审判工作会议纪要》:这个文件有点神秘!

完善我国庭审直播制度的思考

美国庭审直播转播的历史沿革与当前改革

网络时代美国司法对媒体预先限制的反思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