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庆:“以审判为中心”几个问题的理解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程序法 > 正文

陈国庆:“以审判为中心”几个问题的理解

2016年02月21日10:08 东方法眼 陈国庆
   
 

核心提示:检察机关公诉部门不能置于审判之度外,而应当作为审判的一部分进行研究。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厅长 陈国庆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十八届四中全会为完善司法权力运行机制作出的重要部署。曹建明检察长在2015年6月召开的全国检察机关第五次公诉工作会议上,专门就推进这项改革进行部署,强调要积极适应改革新要求,推动构建新型诉侦、诉审、诉辩关系。以审判为中心的提出对检察机关侦查、起诉、诉讼监督等工作均产生重大影响,其中许多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主要包括:

  一是对“审判”的理解。审判的实质是什么?我们认为,审判是指在法庭的主持下,由各诉讼主体共同参加的诉讼活动。庭审的主体是包括两造在内的控辩审三方,缺一不可,没有起诉指控就没有法庭和审判,裁判的基础也取决于控辩双方的质证和辩论情况。检察机关公诉部门不能置于审判之度外,而应当作为审判的一部分进行研究。

  二是以审判为中心的实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主要是围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意图解决好两个核心问题:一是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质量问题;二是庭审实质化问题。“以审判为中心”不是改变公检法三机关的宪法关系,也不涉及各机关地位高低、作用大小等问题,而是要进一步完善三机关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机制,既各司其职,也相互制约,共同促进公平正义。

  三是侦查、起诉、审判证据标准问题。有的同志认为,以审判为中心是指诉讼的全部活动要以审判为标准。这个观点与有些学者以及国外的研究有偏差。以前有一种观点认为,侦查终结的标准应低于起诉标准,起诉标准应低于判决标准。但现在关于侦查、起诉、审判的证据标准的一致性在实务界已形成共识。实际上,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侦查终结、提起起诉以及审判的标准是一致的,均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四是检察机关在审前程序中的作用问题。“以审判为中心”必然要求我们在审前程序中重新审视和界定侦捕诉关系,研究如何发挥公诉在刑事指控中的主导作用,如何构建新型检警关系、强化对侦查活动监督制约,如何完善不起诉制度,对达不到起诉标准的案件在审前依法进行分流,如何发挥不批捕、不起诉的案件质量传导机能,倒逼提高侦查案件质量。

  五是提起公诉以后,全部案卷材料移送的必要性问题。1996年刑诉法修改,将案卷移送改成移送主要证据复印件,2012年刑诉法又改成了全部移送。有学者提出,以审判为中心要想真正实现,就应该实行起诉状一本主义。还有学者认为起诉时可以移送一本起诉卷,仅把与指控有关的证据入卷。可以说,这些做法均有其利弊,我们需要研究如何从现实出发,兼顾自由心证和准备庭审的需要,完善现有移送制度,以趋利避害。

  六是庭审实质化问题。以审判为中心,强调庭审在判断事实、证据采信等方面起到实质作用。但要注意区分情况,要求所有案件的庭审都实质化既不现实也无必要。目前的刑事案件量持续高位运行,如果每一个案件的审判都按照普通程序进行举证、质证、辩论,既不可行,也没有必要。可以把握案件范围,比如说死刑案件,庭审要严格实质化。但对于被告人认罪、轻罪以及比较简单的案件,庭审可以简化。现在正在试点的刑事速裁制度,就是程序简化的一个探索。还有如何探索建立包括重大刑事案件在内的被告人认罪与不认罪案件相区别公诉模式和审理方式,也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

  七是证人出庭问题。有无必要让全部证人出庭?刑诉法有明确规定,不是要求所有证人都出庭。实际上,全部出庭也没有必要。比如,有些案件检察机关申请证人出庭,但被告人认罪,对证人证言也没有异议,这种情况下就没有必要让证人出庭。

  总之,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理念更新、职权配置、制度设计、机制完善等方方面面,检察机关应当在全面贯彻落实修改后刑诉法的基础上,按照这次改革的目标和方向,积极稳妥研究推进改革措施的落实。


┃相关链接:

以自我革命的勇气和敢于担当的精神 加快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

杨宇冠:以审判为中心与撤回起诉

让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落地见效——对“三项规程”重点内容的解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三项规程》的通知

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庭前会议规程(试行)理解与适用

人民法院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规程(试行)理解与适用(下)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