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运行情况评估报告

2018年04月07日15:42 东方法眼高一飞 赵治慧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是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对符合受理条件的、不服法院作出的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裁判申诉案件进行审查,以确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抗诉事由,进而开启再审的程序

——以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为样本

  内容摘要: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是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对符合受理条件的、不服法院作出的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裁判申诉案件进行审查,以确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抗诉事由,进而开启再审的程序。我国目前的立法根据是《刑事诉讼法》第241条的简单规定,详细的规范是2014年4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实施的《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人民检察院对刑事裁判申诉的复查包括确定管辖、正式受理、立案、复查、决定等程序。总的来说,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出台的复查程序对维护公正、保障人权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促成了一些重大案件的复查与纠错。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同级同地”的管辖方式造成了“刑事申诉自纠自错”的运行模式;二是对申诉主体、期限、理由未做具体规定导致“申诉滥”的现状;三是“有错误可能”的立案标准造成“立案难”问题;四是复查程序封闭、运转效能低下;五是法律文书说理性不强导致申诉人难以服判息诉。将来,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完善人民检察院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完善对申诉主体、期限、理由的规定;降低立案标准,并明确调查取证的权限;构建刑事申诉异地审查制度;完善公开审查制度,引入公开听证程序;探索实行律师代理申诉制度;规范刑事申诉检察文书的制作,通过文书说理让申诉人息诉服判。

  关键词:生效裁判,申诉复查,立案标准,提起抗诉,律师代理

  Performance Evaluation Report on Criminal Appeal Review Program of Judgments

  ——A Branch of C City People's Procuratorate as Samples

  GAO Yifei , ZHAO Zhihui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Chongqing401120, China)

  Abstract: The criminal appeal review program of judgments is the procedure that the criminal appeal procuratorial department shall review those effective criminal judgments by the people's court in conformity with the conditions of acceptance , which hasn't been obeyed , in order to determine whether or not to comply with reasons for lodging a protest and then open the retrial. The present legislative basis in China is a simple rule of article 241 of the Code of Criminal Procedure, the detailed legal norm is "the provision of the people's procuratorate to review the criminal appeal cases" issued and implemented by the Supreme People's Procuratorate on April 29, 2014. The People's Procuratorate's review of the appeal of criminal judgments shall include determining jurisdiction, formal acceptance, filing, review, decision and other procedures. In general, the review procedure introduced after the Third Plenary Session of the Eighteenth Central Committee has played a huge role in maintaining justice, protecting human rights, and has contributed to the review and correction of some major cases. But there are some problems, first, the jurisdiction way of "the same level with the ground" has caused the operation mode of "self-correcting"; second, the present situation of the "appeal abuse" has been caused by unclear rules of the subject, period and other aspects; third, the filing standards of "there is a mistake perhaps" has led to the "filing cases difficultly" problem; fourth, the review procedure is closed and the efficiency is low; fifth, the legal documents haven't sufficient reasons and it has early caused plaintiffs to be unsatisfied. In the future, it should improve the criminal appeal review program of judgments of the people's procuratorate from the following aspects: improve the law on the appeal subject, period and reason; lower the filing standards, and specify the permissions for investigation authority; build and supply the review mechanism of criminal appeal cases beyond different places; improve the public review system, and introduce the public hearing procedure; explore ways to establish a lawyer agency appeal system; standardize the production of criminal appeal prosecution documents, let those plaintiffs feel satisfied through sufficient legal documents.

  Key words: effective judgments, appeal review, the filing standards, lodging a protest, lawyer agency

  一、问题的提出

  在我国语境下,“申诉”有两种含义,一是宪法中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的权利。1此处的“申诉”主要是指公民的民主权利,是一种非诉讼形式的申诉;二是在诉讼领域中的申诉,即在三大诉讼中提出的申诉。其中,刑事申诉是宪法上的申诉权在刑事诉讼法中的直接反映,它是刑事司法领域对当事人权利的救济。具体而言,刑事申诉是指对人民检察院诉讼终结的刑事处理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裁定不服,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的申诉。2本文的研究范围仅限于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3处理的不服人民法院作出的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裁判的申诉案件。综上所述,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是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对符合受理条件的、不服法院作出的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裁判申诉案件进行审查,以确定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抗诉事由,进而开启再审的程序。

  刑事申诉制度是一套行之有效的保障申诉权正常行使的程序机制。就我国目前的立法状况而言,作为再审程序重要组成部分的刑事申诉制度的规定虽然简单、粗糙,但却基本涵盖了该制度的主要内容。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1条的规定,原案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和近亲属才享有申诉权,其他人不得进行申诉。生效裁判是刑事申诉的客体,即处理机关的审查对象是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刑事裁判。当事人可以选择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但申诉权的行使并不能阻止原裁判的执行。4由此可以看出,仅这一个条款就囊括了刑事申诉制度的基本内容,同样也反映出我国现行立法对该制度的规定还不够周详,远远没有达到理论上的成熟,因此也难以满足实际工作的需要。

  1998年6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实施《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该规定共41条,实施16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14年4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实施了《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以下简称复查规定),该规定共七章70条,是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健全错案防止、纠正、责任追究机制”的重要举措。这是旧复查规定实施16年来的首次修改,对于依法按程序处理刑事申诉案件,强化对申诉权的保障,加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和自身监督,具有重要意义。

  《复查规定》是人民检察院办理不服人民法院已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主要依据。原规定的实施促进了人民检察院监督功能的有效发挥,也在一定意义上保障了申诉人的合法权益。但随着依法治国的稳步推进,原规定已不能解决在司法实践中暴露出的新问题、新现象。修改后的《复查规定》进一步细化了刑事申诉案件的办理程序,使各个环节的办理流程更加规范,改变了原规定过于原则带来的弊端,在很大程度上使得刑事申诉案件的办理过程更加透明化、公开化。新规定在强化对审判活动监督功能的同时,对自身的办案活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外,通过完善具体的办理程序,使对申诉权的保障落到实处,为当事人维护其合法权益肃清了障碍。

  刑事申诉复查工作是人民检察院的基本职能之一,是践行宪法规定的法律监督职能的核心体现。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应积极推进申诉复查程序的正常运行,以实现对司法活动的有效监督。此外,研究刑事申诉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一些被披露的刑事错案都是因申诉而引起关注进而启动再审的。如于英生案,1998年因故意杀人被处以死缓。于英生不服上诉,于2000年被改判无期。2002年于英生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于2004年被驳回。之后于英生向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于2012年依法提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2013年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于英生无罪。又如黄家光案,2000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判决生效后黄家光以案发时本人不在场为由进行申诉,2003 年海南省人民检察院受理申诉,经立案复查于2007年认定黄家光申诉不成立。2013 年黄家光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诉,经复查,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随后,最高人民法院指令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2014 年经再审宣判黄家光无罪。显然,上述案件的纠正得益于刑事申诉制度,经当事人申诉,人民检察院对符合受理条件的该类申诉案件进行审查,经立案复查对“确有错误”的案件作出抗诉或检察建议的复查决定。

  修改后的《复查规定》坚持“实事求是,依法纠错”的原则,对不服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判决、裁定的申诉案件,贯彻“有限救济”原则。此外,将不服人民法院已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纳入公开审查的范围之内,增强复查工作的透明度,切实保障申诉人的合法权益。然而,现阶段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还不成熟,在实际工作中常常出现一些无理缠诉案件难以平息,给刑事申诉检察部门的日常工作带来很大困扰,而一些正当合法的申诉案件却因无理申诉案件的进入迟迟得不到解决,这样既无法保障当事人申诉权的充分行使,又会对正常的司法活动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完善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二、人民检察院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运行状况

  笔者对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复查程序实施现状及存在问题进行了实地调研。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下辖11个基层院,辖区面积共计1.19万平方公里,有852.55万常住人口,因此该院受理、立案、复查的刑事申诉案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此外,笔者在C市生活学习,调研工作的进行更为便利,有助于收集到真实详尽的有关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的第一手资料。借助在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实习的机会,查阅了该院刑事申诉制度的内部数据,深入了解相关工作的运行状况。

  笔者查阅了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2013-2016年受理的不服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案卷及相关申诉材料。2013-2016年该院共受理该类申诉案件113件,其中调卷审查的案件共52件。笔者认真翻阅了这52件申诉案件的卷宗,并且查看了其余案件提交的申诉材料以及处理情况,对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的运行状况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

  笔者在该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的接待大厅负责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受理工作,对刑事申诉检察部门的相关工作流程进行了细致观察,其余时间也会跟随相关工作人员办理此类申诉案件,比如参与讨论、协助查阅卷宗、修订相关检察文书等等,在这一过程中,对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受理、立案、复查等环节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并对实践中暴露出的问题有了一定的了解,便于更好地完成本评估报告。

  此外,笔者选择了负责刑事裁判申诉案件受理、立案、复查工作的五位工作人员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访谈,了解了他们对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运行状况、存在问题以及解决对策的看法,听取了他们的困惑,以拓宽调查的深度。

  本文以印发修改后的《复查规定》为时间节点,选取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复查规定》修改印发前2013年到2014年与修改印发后2015年到2016年的数据进行比较分析,了解相关案件的基本案情及主要案件事实、证据,并分门别类地进行归纳分析。

  (一)管辖

  修改后的《复查规定》对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管辖、受理等环节作出了较为周详的补充。根据《复查规定》第九条和第十条之规定,对于不服法院作出的生效刑事裁判的申诉案件,由作出原生效裁判的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负责办理。由此可见,现阶段我国的刑事申诉制度坚持“同级同地”为主的管辖方式。那么具体到检察院的内部管辖,又是如何划分的呢?根据2012 年 11 月新修订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的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认为人民法院已生效刑事裁判确有错误,进而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的,由作出生效裁判的人民法院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依法办理,对于不服尚未执行的死刑终审裁判的申诉案件,则由监所检察部门办理。5《复查规定》第八条也作出了相同的解释。这一规定对该类申诉案件管辖的调整是基于死刑执行临场监督权转归监所检察部门行使所做的变动。具体而言,对于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这类申诉案件,如果提出申诉的时间早于执行的时间,那么该申诉案件由监所检察部门管辖;如果在实际执行后提出申诉,则由刑事申诉检察部门统一办理。

  对于服刑人员的申诉,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调整服刑人员刑事申诉案件管辖的通知》,服刑人员的申诉案件由刑事申诉检察部门负责办理。也就是说,从2003年该通知发出时起,监所检察部门不再办理该类申诉案件。对于符合受理条件并需立案复查的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监所检察部门需将相关材料和审查意见一起移送至作出原生效裁判的法院的同级检察院,然后由该院的刑事申诉检察部门统一处理。下图为图表一,反映了2013-2016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受理的在服刑中申诉和在服刑完毕申诉的案件数量情况图。

  从图表一可以看出,2013-2016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受理的绝大多数刑事裁判申诉案件是由服刑人员提出的。2013年共受理此类案件36件,其中服刑人员的申诉为27件,占总量的75%;2014年受理45件,其中服刑人员的案件量为35件,占总量的78%;2015年受理18件,服刑人员的案件量为13件,占总量的72%;2016年受理14件,其中服刑人员的申诉量为10件,占总量的71%。上述数据表明服刑人员的申诉案件量远远高于在刑罚执行完毕才提出申诉的案件量,这就意味着现行法律法规为服刑人员申诉权的充分行使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服刑人员是启动刑事裁判申诉复查程序的“主力军”。虽然在服刑期间申诉人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但相关法律法规为其权利的行使预留了空间,服刑人员可以通过监所检察部门代为转交申诉材料。另外,服刑人员的法定代理人或近亲属也可代其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2016年服刑人员的申诉案件量占总量的71%,那么服刑完毕的申诉案件量占总量的29%;2015年服刑完毕的申诉案件量占总量的28%;2014年服刑完毕的申诉案件量占总量的22%,2013年服刑完毕的申诉案件量占总量的25%。其中,2016年服刑完毕的申诉案件量占总量的比重较2014年上涨了7个百分点,这说明服刑完毕的申诉案件量占同年总量的比重在整体上呈现增长趋势,这一方面是人民群众法制意识不断觉醒的体现,另一方面也会增加刑事申诉复查工作的难度。

  (二)受理

  人民检察院受理刑事申诉案件的主要依据是《复查规定》。根据《复查规定》,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由刑事申诉检察部门负责接收,并区别情况对案件进行分流和办理。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工作人员通过对申诉材料进行形式审查,以决定是否受理。具体是指,对申诉人是否是适格主体(原案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申诉是否属于人民检察院以及本院的管辖范围;申诉材料是否齐全进行审查,只要申诉符合以上条件,即《复查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就予以受理,不论申诉的理由是否合理正当。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坚持由刑事申诉检察部门统一接收,统一受理的原则,严格执行审查受理工作在统一业务应用系统上运行的要求,杜绝多头受理、重复受理现象。图表二为2013-2016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接待大厅的案件受理情况。

  图表二:2013-2016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信访分类情况(单位:件)

项目

年份

信访总量

受理信访量

受理申诉量

不服法院裁判

不服刑事裁判

2013

1355

471

297

187

36

2014

1803

469

296

236

45

2015

2068

614

473

452

18

2016

2186

526

417

397

14

  由以上数据可知,2015-2016年度的信访总量远超2013-2014年的信访量,相应的受理的信访量和申诉量也大幅上涨,受理的不服法院裁判(包括刑事、民事与行政判决、裁定)的申诉案件在整体上也呈现出逐年增加的态势,其中受理的不服刑事裁判的申诉案件量却在持续走低,由2014年的45件下降到2016年的14件,对于这一反向变化,笔者认为存在以下三方面的原因。

  第一,是司法进步的体现,只要司法机关在处理具体案件时,能够紧紧围绕“增强司法公信力”这一核心,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申诉案件的数量自然就会大幅下降,这一反向变化恰恰是对司法机关在维护公平正义、促进司法公正方面所做努力的极大肯定。

  第二,是涉法涉诉信访改革进一步推进的成果,不再将信访与申诉混为一谈,而是区别对待和处理,这样一来,在进入复查程序之前,就对案件进行了准确划分,将信访案件彻底地从刑事申诉复查程序中排除出来,那么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减少也在情理之中。

  第三,是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自身转变的结果。相关工作人员更加严格地审查申诉材料,对于符合申诉条件的,予以及时受理;对于不符合受理条件的申诉案件,如本院已处理过的申诉案件、其他机关正在处理的案件、已发出《刑事申诉中止审查通知书》的案件以及材料不齐全的案件等情形,坚决不予接收,以防日后无理缠诉。

  因此,不服刑事裁判类申诉案件的减少并不是刑事申诉“受理难”的体现,切不可将受理的刑事裁判申诉案件量的直线下降归结于人民检察院申诉门槛的提高。事实上,受理条件并未改变,只是该类案件的办理过程更加规范而已。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对于符合法定条件的该类案件予以当场受理;对缺少部分材料或者提交的材料不符合规定的(如在工作中常常遇到的申诉人提交的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决书或裁定书有涂改部分或者直接提交判决书或裁定书的原件,需告知申诉人重新复印法律文书。),则一次性告知申诉人补充相关材料;对于不属于本院管辖的,告知其到相关部门办理。受理阶段是刑事申诉案件进入刑事申诉复查程序的第一个环节,它为以后刑事申诉案件的立案复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三)立案

  立案是刑事申诉案件复查的第二个环节,它标志着刑事申诉案件真正进入复查程序之中。一个申诉案件若要得到全面、系统地审查,就必须经过立案阶段,也就是说,只有经过立案的申诉案件,才会得到全方位的审查。由此可见,立案环节是刑事申诉复查程序的重中之重。然而立案不是每一申诉案件都会经历的程序,在实际工作中,相当一部分申诉案件都未能立案,只有那些符合立案条件的申诉案件才会进入立案阶段。根据《复查规定》第十八条、十九条之规定,对于不服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人民检察院以“原裁判有错误可能或者案件来源为上级人民检察院或者本院检察长交办的”为立案标准。若申诉案件至少符合以上两个条件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就应予立案;如果不符合以上条件,就只能审查结案。其中对原判决、裁定“有错误可能”从认定事实、定案证据、适用法律、办案程序等九个方面来认定,据此确定申诉人提出的事实是否符合立案条件从而做出是否立案复查的决定。立案前审查与受理阶段的形式审查不同,须进行实质审查,在此基础上判断其是否符合该情形,若符合,则予以立案,否则,作出“审查结案”的复查结论。当然上级人民检察院或者本院检察长交办的案件除外。因为这一立案标准一目了然,只需进行形式审查即可。

  立案前的审查阶段主要采取“材料审查”和“调卷审查”的方式来判断是否符合立案标准,即:原判决、裁定是否“有错误可能”。顾名思义,“材料审查”是对申诉人提交的相关申诉材料进行审查,具体包括申诉书、已生效的裁判文书、原案的审查报告或复查报告等材料。必要时,案件承办人会通过原办案机关的相关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当申诉书对申诉理由、案件事实、证据等方面未明确注明时,承办人会主动与申诉人联系,或电话沟通,或见面交流,核实相关情况。一般而言,对无新事实、新证据、新理由,并已经得到妥善处理的申诉案件,无需调卷,经部门负责人或者检察长批准后即可审查结案。“调卷审查”就是调取案卷进行审查。当根据申诉人提交的相关材料无法判断原裁判是否有错误可能时,就需要调卷做进一步的审查。一般情形下会调取该案的全部案卷,包括侦查、起诉和审判卷宗,如果申诉案件已经下级人民检察院复查过,则还需调取该院作出的复查卷宗。通过查阅这些卷宗,对案件的事实、证据、适用法律等内容进行审查,以确定原裁判是否有错误可能。对案件进行实质审查之后,认为原裁判正确,申诉理由不成立的,则驳回申诉,此种处理模式被称为“审查结案”。根据《复查规定》,在受理后以审查结案的申诉案件,申诉人同样享有完全的知情权,刑事申诉检察部门须及时地将审查结果告知申诉人。如果在受理后的审查阶段,调取该案案卷材料的,通常要制作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并须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送达申诉人。6如若经审查认为有错误可能,即符合立案条件,则应制作刑事申诉提请立案复查报告,提出立案复查意见。

  图表三:2013-2016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裁判申诉案件受理、立案情况(单位:件)

  上图反映了2013-2016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对于不服人民法院作出的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受理和立案情况。由于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是市级院,刑事申诉案件以“同级同地”管辖为主,而多数案件当事人并不会向同级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而是越级申诉;或者当事人进行多头申诉,即其他机关已经受理该案,但申诉人仍向受理机关的上级机关申诉;或者当事人向人民检察院申诉的案件还未作出判决,仍在审查起诉阶段;或者申诉案件本院已处理过等等,所以在受理申诉案件后,要区别情况对案件进行分流,或移送下级人民检察院,或移送上级人民检察院,或者移送本院公诉部门,或暂存待查,这些被分流的案件,再由接收机关作出相应的处理。上述情形的分流案件量在2013-2014年占受理量的一半以上,2013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受理该类案件36件,分流25件,占受理量的69.5%;2014年受理45件,分流25件,占受理量的55.6%。2015-2016年分流量与2013-2014年相比呈下降趋势,2015年受理18件,分流7件,占受理量的38.9%;2016年受理14件,分流4件,占受理量的28.6%。显然,2013-2014年受理的半数以上的案件都被分流出去,由其他机关负责办理。2015-2016年分流量占同年总受理量的比重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其中,对于受理后的部分申诉案件还属于审查结案的刑事裁判类申诉案件,最后真正进入立案阶段的此类案件则屈指可数。但从图表三仍可看出,2013-2014年受理量与立案量的差距远大于2015-2016年。其中,2014年受理量与立案量的差距最大,2014年以后,受理量与立案量的差距在逐年缩小,立案量基本稳定,每年大约2-4件,这一变化对克服刑事申诉案件“立案难”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四)复查

  复查是刑事申诉案件复查的第三个环节,也是最核心、最关键的一个阶段。复查是对案件的全过程、整个案卷进行全面审查,最后针对申诉人提出的申诉理由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量刑轻重等方面作出全面认定和判断的一个过程。在此阶段,坚持“全案复查、公开公正”的原则,不受申诉范围的限制,全面审查申诉材料和全部案卷,并制作阅卷笔录。7根据《复查规定》和相关细则,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依照以下程序对刑事裁判申诉案件进行复查:第一,确定案件承办人。该类申诉案件的办理至少由二名工作人员进行,同时在此处适用回避制度,曾参与过该申诉案件办理程序的检察人员不得再次加入。第二,由承办人调取卷宗,并进行阅卷。此次调卷与立案前的审查阶段调卷相同,会调取原案的全部卷宗,随后对案卷材料进行全方位的审查,并将判决认定的事实与案件事实、判决认定的证据与案件证据、判决适用的法律与相关法律规定以及申诉理由与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一一对照,逐一分析,最终形成阅卷笔录。第三,调查核实相关情况。根据《复查规定》,如果申诉案件没有达到定罪量刑的标准或者在裁判生效后出现了新事实、新证据等问题,需要调查核实的,承办检察官须制作调查提纲进行补充调查。8在复查案件的过程中,对与本案相关的笔录和鉴定意见有所疑惑的,可以进行复核或补充鉴定。此外,还须听取申诉人意见,并向其核实相关问题。必要时,承办人也可以询问原案当事人、证人和其他有关人员,并制作调查笔录。最后,在对申诉案件的事实、证据等可能影响案件处理结果的因素审查完毕之后,承办人需要依据相关的事实、证据和法律法规对该申诉案件作出明确的复查决定,并制作刑事申诉复查终结报告,经过讨论报请检察长决定。9

  图表四:2013-2016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办理情况(单位:件)

  对于不服生效刑事裁判的申诉案件,在立案后,全部进入复查环节,承办检察官对申诉材料和全部卷宗进行书面审查,听取当事人的意见,询问相关人员,必要时补充调查相关事实,并经部门集体讨论后,最终得出复查结论。申诉人之所以申诉,最主要的原因是对原案处理结果不满意,试图通过申诉由检察院对其案件进行抗诉,进入立案复查环节后有两种可能的处理结果。一是,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二是,不予抗诉。在对申诉案件复查之后,无论结果如何,案件承办检察官都须制作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并在规定的时限内送达申诉人。如果在复查后认为法院作出的生效刑事裁判确实存在错误,人民检察院须向人民法院提出抗诉或者检察建议,否则,则驳回申诉。由图表四可知,2013-2016年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对立案复查的12件申诉案件均作出不予抗诉的复查结论,也就是说,这12件申诉案件没有达到“确有错误”的抗诉标准,这一方面是对原处理机关工作的肯定,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抗诉难”的司法现状。其实,如果原判决、裁定在事实、证据、适用法律、办案程序等方面毫无问题,那么在立案前的审查阶段就会以“审查结案”的方式对该案件盖棺定论,根本不会进入立案复查阶段,之所以进入立案复查程序之中,就充分说明原判决、裁定存在一定缺陷或争议,刑事申诉检察部门在经过一系列复查环节最终作出不予抗诉结论的这一过程中,案件承办人、部门其他人员或者检察委员会委员之间同样存在着各种意见的博弈,最终的复查结论不过是集体讨论的产物,终究不过是一个“求稳”的结果。此外,在这12件申诉案件的办理中,C市人民检察院某分院刑事申诉检察部门也未采取较为柔和的“再审检察建议”的方式履行法律监督的职能,笔者认为对于那些原裁判“极有错误可能”却又达不到“确有错误”抗诉标准的申诉案件,经过部门讨论,可以适当地向人民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