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诉讼起诉证据及诉答程序规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程序法 > 正文

民事诉讼起诉证据及诉答程序规范

2019年03月11日15:05 东方法眼 fazhi1234
   
 

核心提示:起诉时被告显然尚未答辩,此时要求胜诉证据实质是提前“证据交换”。将后者置于答辩之前有违民事诉讼程序的科学性。诉答是民事诉讼的基础,诉讼的开始以及争议的形成均离不开诉答。现行民事诉讼法并没有形成以发现争议为核心功能合并诉答为一体的程序单元。对诉答重视不够以及制度不到位构成制度和实践的缺陷。民事诉讼的科学性有赖诉答的立法完善或者司法实务的进一步规范。立法层面,宜完善诉状和答辩状记载内容的相关规定,增加当事人诉答互动的规定;实务层面,宜明确先诉答后举证的程序要求,灵活运用于证据交换、开庭审理等环节。

  一、起诉证据的概念及问题

  (一)起诉证据的概念。

  有学者认为起诉证据是民事诉讼程序中"始终存在但未被严格制度化的实践"[①]。其内涵学界有两种理解:

  1、认为它是约定俗成的术语,被用来统称民事案件的起诉人在向法院起诉时向法院立案庭提交的附于起诉状之后的相应的证据材料。[②]这种理解以时间属性为基本特征,简单的说,"起诉时"提交的证据材料都是起诉证据。

  2、认为起诉证据是起诉人在起诉时向法院提交能够证明其享有起诉权和受诉法院享有管辖权的证据材料。[③]这种理解偏重证明目的,认为证明诉权和管辖权的证据材料才是起诉证据。

  无论是只取"起诉时间"还是兼采"证明目的",起诉证据的上述两种理解各有优势:

  1997年5月29日,最高院颁发《关于人民法院立案工作的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确立了立审分离的工作制度。但是,之后长时间的诉讼实践依然坚持起诉时对审判证据的审查。这或者可以认为,立审分离原则并没有在起诉领域得以全面贯彻落实。经审查没法审不宜审的案件,也就可能不立案。实质上,立案承担了法院审判的"初审功能"。只取"起诉时间"界定起诉证据,利于说明立案功能的模糊,强调立案时对审理证据的要求和审查这一实务特征。

  基于立审分离,进一步明确立案不同于审判之程序功能并提出"起诉证据"之证明要求成为必然。后一种理解恰恰满足了理论应然上的这种需求。

  随着民事诉讼法的几次大修,立案登记制的推行,民事诉讼实践和理论的日趋丰富和成熟,时至今日,"起诉证据"已经站在全新的历史起点。其内涵的正确界定具备理论条件和实践条件并且具备反过来引领实践的基本条件。

  起诉证据的核心追求自然是证明起诉的有效性和人民法院应当受理。[④]因此,简单的说,起诉证据是起诉时提交据以证明起诉符合人民法院受理条件的证据材料。"人民法院立审分离,自然不能以立案审查代替实体审判"。[⑤]起诉证据应当回归和牢牢坚守这一最基本的"程序使命"。

  3、与审理证据和胜诉证据的区别。

  立审分离,自然会引起起诉证据与审理证据的区分。有观点认为,在传统民事证据分类的理论基础之上,还可以再分为起诉证据与审理证据。[⑥]这里的审理证据显然是指立案以后,案件审理过程中需要当事人提交或由人民法院调取的证据。

  学界还有胜诉证据的提法。有观点认为,胜诉证据是用来证明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具有实体权利根据并能获得法律支持的证据,它属于审理中实体证据的范畴。[⑦]

  笔者认为,简单的说,胜诉证据是让诉讼请求成立的证据。起诉证据是诉应当被法院受理的证据。从原告(起诉人)这一主体划分,证据可分为起诉证据和胜诉证据。从法院角度划分,则可以分为立案证据和审理证据。

  当然,这些划分或措辞并不影响对起诉证据的基本理解。简单的说,起诉证据虽然是原告提交的证据,但不同于原告的胜诉证据;虽然是法院立案时需要审查的证据,但不同于审理证据。

  (二)起诉证据的问题。

  《暂行规定》第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审查立案中,发现原告或者自诉人证明其诉讼请求的主要证据不具备的,应当及时通知其补充证据。收到诉状的时间,从当事人补交有关证据材料之日起开始计算。因此,证明诉讼请求的主要证据是审查立案中不可缺少的证据。[⑧]

  今天看来,这显然属于审理证据。《暂行规定》对之要求,是为起诉证据与审理证据不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一条规定:原告向人民法院起诉或者被告提出反诉,应当附有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的证据材料。

  对此学界有不同理解:

  有观点认为,2002年的《证据规定》更是在第一条明确提出了对起诉时提供证据材料的要求[⑨],认为是《暂行规定》起诉证据要求的一脉相承。另有观点认为,该条规定并不需要原告在起诉时提供能够证明其"诉讼请求的主要证据"[⑩],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相应证据材料是起诉证据而非胜诉证据。

  1、现实版的起诉证据。

  曾经,起诉证据可以成为法院对起诉"门槛"进行调节的有效工具。表现为:(1)对滥诉的控制;(2)对适用举证责任进行判决的回避;(3)对新型及疑难案件审理的回避。[11]

  简单的说,通过审查胜诉证据法院可以排除明显不能胜诉的案件以节省司法资源,回避只能适用举证责任判决产生的社会风险,避开新型及疑难案件的审理。

  这些做法大多缺少明确的法律依据或者已经过时。其原理则是起诉时对胜诉证据的宽泛要求。这可以称之为现实版的起诉证据。立案登记制的推行,有诉必理成为立案工作的主线,基于非法定事由妨碍当事人诉权的行使已经不合时宜。

  2、理论版的起诉证据。

  有观点指出,《证据规定》第二条规定表明"没有证据"(胜诉证据)也可以进入诉讼程序。同时,《证据规定》还规定了自认、申请法院调查收集证据、有证据证明能够直接证明原告诉讼请求的证据在对方掌握中,对方却拒不提供;等。都可以使本来在起诉阶段没有证据的原告可以通过诉讼程序胜诉。但前提是必须进入诉讼程序。如果在起诉阶段法院以原告不能提供胜诉证据为由不予受理,使得上述规定在很大程度上失去意义。[12]

  这里指出了起诉时对胜诉证据的宽泛要求与制度本身的矛盾,可以称之为理论版的起诉证据。

  随着立案登记制的推行,胜诉证据缺失所带来的立案难得到缓解。不少法院在当事人没有提供胜诉证据时,只是善意提醒。如果当事人坚持立案,则予以受理。这说明"现实版的起诉证据"得到扭转,"理论版的起诉证据"正具备实践条件。不过,面向未来,其依然对完善民事诉讼程序的公平性和科学性构成羁绊。起诉时不需要提供胜诉证据应当成为非常明确的立案审查标准。

  3、和谐版的起诉证据

  起诉时对胜诉证据的宽泛要求,造成诉讼程序内在的不和谐。

  民事诉讼无争议事实当事人没有举证义务。起诉事实,被告尚未答辩,是否争议无法确定。此时,向原告提出胜诉证据要求,实质是视所有起诉事实为争议事实。相当于法院"替被告"否认原告主张,破坏当事人之间诉讼秩序"对抗"的平衡。

  同时,这一做法使原告的举证置于被告答辩之前,破坏举证与诉答之间序位的科学性,冲击证据交换的诉讼功能。

  另外,起诉事实并非均不属实。按照诚实信用原则,属实的起诉事实,无需证据,被告应当承认。但是,法院在被告答辩前就起诉事实要求原告举证,其假定是"被告必否认"。事先将被告置于这种立场,很多情况下妨碍诚实信用原则在诉讼中的贯彻落实。

  综上,自1991年以来,民事诉讼法虽历经修订,相关司法解释不断出台,立案登记制也已经推行,我们依然缺少起诉证据正确内涵的明确规定。起诉证据的基本问题是包含胜诉证据的宽泛要求。时至今日它仍然是存在于民事诉讼中时常能够听得到的"不和谐音符"。明确起诉证据只是证明起诉符合法院受理条件的证据材料,非胜诉证据或审理证据,对于促进整个民事诉讼程序的"内在和谐"有重要价值。


┃相关链接:

试论民事证据交换制度的司法实践与完善

[浙江]重大毒品犯罪案件证据收集审查判断工作指引

[浙江]关于死刑案件证据收集审查等问题的若干规定

毒蛇威胁强奸案的证据问题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电子数据取证规则

[江苏]常见毒品犯罪案件证据收集及审查指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