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诉讼起诉证据及诉答程序规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程序法 > 正文

民事诉讼起诉证据及诉答程序规范

2019年03月11日15:05 东方法眼 fazhi1234
   
 

核心提示:起诉时被告显然尚未答辩,此时要求胜诉证据实质是提前“证据交换”。将后者置于答辩之前有违民事诉讼程序的科学性。诉答是民事诉讼的基础,诉讼的开始以及争议的形成均离不开诉答。现行民事诉讼法并没有形成以发现争议为核心功能合并诉答为一体的程序单元。对诉答重视不够以及制度不到位构成制度和实践的缺陷。民事诉讼的科学性有赖诉答的立法完善或者司法实务的进一步规范。立法层面,宜完善诉状和答辩状记载内容的相关规定,增加当事人诉答互动的规定;实务层面,宜明确先诉答后举证的程序要求,灵活运用于证据交换、开庭审理等环节。

  三、实践建议:从立法和司法两个层面

  (一)立法建议

  如果能就上述问题对现行《民事诉讼法》作出修改自然是很好的解决办法。笔者建议:

  1、增加规范诉状的规定。

  删除《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第(四)项关于起诉状应当记明"证据和证据来源,证人姓名和住所"的规定。

  该条增加一款,作为该条第二款:原告起诉时,无需就诉讼请求所根据的事实提供证据,也无需在起诉状中记明这些证据和证据来源。

  通过这一增删,明确胜诉证据不属于立案审查的范围,为调适诉答和举证的正确序位典定基调。

  2、增加审查诉状的规定。

  诉状所陈述的事实应当"清楚",但立案法官不能对当事人起诉事实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为了避免诉答的多次反复影响诉讼效率,对于陈述事实不清和所述事实明显不能满足诉讼请求根据的,法院可以要求原告完善和补充事实根据。但是,为了避免立案审查成为实体审理,必须否定这一审查标准的强制性。

  综上,建议在第一百二十一条之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二十二条:

  人民法院发现起诉状记明的事实不清,或者明显不能作为诉讼请求的根据或者可以作为根据但明显缺少支持诉讼请求的其它要件事实的,应当要求原告当场或三日内澄清或者补充相应的事实根据。

  原告当场拒绝或期满不予澄清或补充的,立案人员应将情况附卷,不影响人民法院对案件的受理。

  实质上,根据不足的诉法院可以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并非一定要不予受理。因此,上述规定的价值仅限于明确原告主张。

  3、增加规范答辩状的规定。

  在《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增加答辩状内容的规定,即:答辩状应当记明对诉讼请求是否认诺,对起诉事实是否承认和起诉理由是否成立的明确表示。答辩状可以提出影响本案审理的新的事实和理由。

  现行《民事诉讼法》该条规定"答辩状应当记明被告的姓名、性别、年龄、民族、职业、工作单位、住所、联系方式;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名称、住所和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的姓名、职务、联系方式",没有对答辩状的实质内容作出规定。

  4、增加审查答辩状的规定

  同时,删除该条第二款"被告不提出答辩状的,不影响人民法院审理"之规定,改为两款,分别规定对答辩状的审查和不答辩的后果:

  答辩状形式上不具备上述内容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被告当场或三日内解释或补充。

  被告不提出答辩状,或者答辩状欠缺对起诉事实是否承认的要件又不予解释或补充的,人民法院应当在证据交换以前询问被告对起诉事实的意见。

  上述第一款法院对答辩状的形式审查主要避免当事人之间多次互动的效率低下,同时也是要求被告明确主张增进诉答的实际意义。

  现行《民事诉讼法》"不答辩不影响人民法院审理"之规定,从职权主义考虑过于强势,仿佛人民法院不需要被告答辩依然能够查清事实,作出判决;从当事人角度考虑,有鼓励被告不答辩的意味。其申明的似乎是不答辩无影响。

  改为人民法院应当在证据交换前询问,实质还是诉答的实际化,再次确认诉答的不可逾越性以及其与证据交换序位的不可打乱性,增进民事诉讼程序的科学性。

  通过上述增删,诉答的雏形已经形成。但是,没有直接规定被告不答辩的不利后果。

  学界有答辩失权的主张。比如,被告应当在答辩期限届满之前提交答辩状,否则就导致答辩失权的法律后果。法院将被告的不答辩视为对原告诉讼请求的承认,可以判决被告败诉。未进行答辩的被告不得提出管辖权异议,也不得提出反诉(如确有反诉的内容,则被告可以另行起诉)。同时被告也不得就一审的事实认定提出上诉或再审,仅可以对一审中的法律适用提出上诉或再审。[16]

  笔者认为,就我国现有的民事诉讼制度或实践而言,通常诉答的规范化也只能理解为"发现争议的过程",不能认为防碍这一发现的不答辩就应该败诉。如同被告不出庭不能认为原告就一定胜诉。如果确立答辩失权的制度,则可能需要根本转变现行民事诉讼的实践或理念,不是改一两个地方就能完备。当然,被告恶意不答辩加重了原告的举证负担,有不公平之处。但是,确立答辩失权制度后,因为被告不需要就单纯的否认提供证据,不产生举证责任逆转的问题。被告直接否认原告的主张,也还是会加重原告的负担,并非能解决这一问题。有学者指出"答辩失权在我国的建立能否实现公正与效率的双赢有待商榷"[17]。笔者也认为,此处制度的正襟危坐经不起当事人的灵活应对,规范诉答程序以提升民事诉讼的科学性,未必要引入答辩失权制度。

  通过以上立法调整,基本可以建立我国民事诉讼的诉答程序。它主要解决举证与诉答序位不清之问题,理顺民事诉讼程序内在的合理性。

  5、增加请求对方当事人释明诉答的规定。

  (1)被告认为诉状含糊时:

  建议现《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六条之后,增加一条,即:

  被告认为诉状请求、事实和理由陈述不清的,可以请求原告予以解释或补充,是否允许由人民法院裁定。人民法院裁定原告解释或补充的应当在收到被告请求后5日内通知原告。

  原告应当场或5日内作出解释或补充,并且在该期限内将解释或补充之书面形式送达被告和提交人民法院。逾期不解释或补充的,应就相关事实承担举证责任,请求和理由的不清由人民法院认定。

  被告收到解释或补充之日后10日内,应当提交答辩状,并在该期限内将答辩状提交法院和送达原告。被告未在期限内提出答辩状的,视为对原告主张事实的承认,但不视为对诉讼请求和理由的直接认可。

  以上是被告认为诉状含糊时的处理程序。

  这实际上已经进入诉答的反复阶段。在诉与答的环节次数方面,美德两国都可能呈现出"起诉、答辩、反答辩、再反答辩......"的如此反复的互动局面;而我国的诉答环节相对简单,最多就一环,如果被告不提交答辩状则连这仅有的一环都无从实现。[18]

  并非多次反复就好,也不是仅有一次就理想。引入环节和次数多次反复的诉答,必须考虑其能够实现的价值和效率的牺牲,以及时间精力等成本的投入。不过,现有民事诉讼制度诉答意识非常淡薄,整个庭前程序以当事人与法院的互动为主线。适当增进当事人之间的互动,在控制成本避免效率严重受损的前提下,未偿不可。故笔者认为如果基于诉答的目的修正现《民事诉讼法》可以考虑引入诉答反复的机制,但应有严格的限度,以免程序过于复杂和效率的极其低下。

  其中由原告送达主要是压缩程序的繁琐。如果这一程序再由法院向双方送达,法院的事务工作增加较多,有可能造成诉讼积压,效率低下。同时,原告本可以起诉之时就将这些问题陈述清楚。这些问题之不清,原告负有责任。造成程序之迟延和费用之增加似乎也应该由原告负担。这还可以倒逼原告于起诉时,陈述清楚。故对起诉状解释或补充之送达,由原告自行负责,较为合理。

  此处规定被告不答辩产生自认的效果。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被告不答辩可以自始不答辩。被告就诉状提出异议后,表明当事人之间有条件和意向诉答。如果原告做出积极回应,被告反而不答辩有滥用程序或者"心虚"之嫌。视其不答辩为对事实的承认有一定合理性,并且可以令被告慎重行使对诉状不清之异议权。

  《证据规定》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对一方当事人陈述的事实,另一方当事人既未表示承认也未否认,经审判人员充分说明并询问后,其仍不明确表示肯定或者否定的,视为对该项事实的承认。

  这实质上是确认"充分认识到对方陈述之事实后,不作否认"的自认之特殊形式。诉状在经过被告之异议,原告之澄清后,应当认为事实主张之清楚。这种情况下,被告在请求被满足后反而不答辩,视为原告主张事实之承认可能并不为过。

  这好像又回到了答辩失权的立场。被告既要求原告对诉状澄清,又对澄清后之诉状置之不理,行为不够端正,不符合诚实信用原则。这一程序始于被告认为诉状不清之异议。既然因被告的诉讼行为引起,规定事后消极为不利后果有合理性。同时,规定被告不答辩视为诉状事实之承认可以强化当事人之互动,增强诉答程序的实际意义,增进民事诉讼当事人主义之色彩。因此,被告这种情况下对诉状事实不否认视为承认有更多一些的合理性。

  当然还有一些限制:这一后果被告应事前明知;同时,只针对诉状事实,对请求和理由则无效。因为后者法院可以适用相关法律规定予以处理。

  另外,视为起诉事实之承认,应当发生对事实明确承认相同的法律效果,在法律上属于"自认"。如果被告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自认事实也可以否认。[19]

  如何让被告事前明知?可以在被告提出对诉状不清之请求时予以告知,并且在通知原告解释或补充的通知里将原被告双方的送达义务和法律后果再次载明。

  (2)原告认为答辩状含糊时:

  原告认为答辩状未对诉讼请求是否认诺、起诉事实是否承认和理由是否成立予以明确表示的,可以请求被告予以解释或补充。是否允许由人民法院裁定。

  法院裁定被告解释或补充的,应在接到原告请求后五日内通知被告解释或补充。被告应当在十日内作出解释或补充并且在该期限内将解释或补充的书面意见提交法院和送达对方当事人。

  被告逾期不解释或补充的,视为对起诉事实的承认,但不视为对诉讼请求和理由的直接认可。

  由被告送达源于答辩状不清之被告责任以及避免法院送达的事务过繁和诉讼效率的低下。

  此处视为事实之承认更符合《证据规定》第八条第二款规定的实质。被告对起诉事实是否承认表达含糊,原告提出异议,并且法院裁定被告解释或补充,被告拒不解释或补充非常近似庭审中"对一方当事人陈述的事实,另一方当事人既未表示承认也未否认,经审判人员充分说明并询问后,其仍不明确表示肯定或者否定的"。依据《证据规定》庭审中的这一情形自然视为自认。被告之不答辩与此有相通之处,故可视为自认。同时,这种规定鼓励当事人积极的诉讼行为,往往符合诉讼的诚实信用原则。

  以上是规范诉状和答辩状,以及法院和当事人对两状的审查和异议处理的立法建议,也难说就是诉答程序的完备。不过,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对诉答的尊重,表明诉答的诉讼地位和价值,整体上将诉答突显于民事诉讼的庭前程序,实现规范和引导当事人以及人民法院对诉答的重视和践行之目的。

  (二)司法建议

  即使不做立法调整,也可以一定程度将诉答的核心价值植入我国当下民事诉讼之实践。需要在庭前程序乃至庭审中贯穿一个基本原则:被告不答辩,原告便没有举证义务。这是诉答在我国民事诉讼实践中的基本要求和基本程序价值。

  起诉事实,被告未答辩,不能确定为争议事实。非争议事实自然没有举证必要。因此,原告起诉时,不需要就诉讼请求所根据的事实提供证据或证据清单。

  立案审查也完全可以不审查胜诉证据。只要起诉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人民法院必须受理。现行《民事诉讼法》并没有将胜诉证据规定为起诉条件。

  《民事诉讼法》虽然有起诉状应当记明"证据和证据来源,证人姓名和住所"的规定,但不属于"起诉条件",也未规定起诉状不记明证据事项的法律后果。所以,不妨碍不审查胜诉证据以及没有胜诉证据照样予以受理的实务操作。

  证据交换虽然原则上当事人应当就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但是,法官在主持证据交换时,未必一定要首先由原告就自己的主张提供证据,完全可以首先询问被告对原告主张的事实有没有异议。然后,针对争议事实确定举证责任,双方当事人进行证据交换。无争议事实直接记入笔录无需举证。这实质上是将诉答程序植入证据交换。

  如果庭前未证据交换,庭审时,法院也完全可以首先由原告陈述事实,接着询问被告有没有异议,然后再就争议事实进行举证质证。如果原告陈述事实较多,法官应逐项询问被告是否属实,然后确定争议事实,再行举证质证。

  诉答的核心是当事人主义。它重视当事人的陈述以及自认事实,注重当事人的诉讼主体地位以及相互对抗。如果在制度上正式确立诉答程序并予以详细规范,可视为现行《民事诉讼法》完善的一个重要方面。除此之外,把握诉答的实际意义,适当避免职权主义造成的法官自我状态,摆正当事人主义的基本立场,也可以在诉讼程序中适当植入诉答的科学内涵,提升民事诉讼的精确性和科学性。

  四、结语

  无论是否承认诉答,诉答其实处于民事诉讼的基础地位,不可或缺。没有正确的诉答就难有民事诉讼的科学性。无论立法还是司法均应重视诉答的程序价值,特别是将其"神"不局限于具体的"形"正确植入民事诉讼制度和实践,对我国民事诉讼的进步和完善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①] 王晴:《民事诉讼"起诉证据"辨析》,《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6期70页。
  [②]参见王晴:《民事诉讼"起诉证据"辨析》,《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6期70页。
  [③]胡亚球:《论民事起诉证据》,《法学》1998年第11期28页。
  [④] 参见胡亚球:《论民事起诉证据》,《法学》1998年第11期28页。
  [⑤] 刘文基:《起诉时无需提供胜诉证据》,《民法院报》2006年10月16日005版。
  [⑥] 参见胡亚球:《论民事起诉证据》,《法学》1998年第11期28页。
  [⑦]孙付:《民事起诉证据与胜诉证据》,《民法院报》2006年10月23日005版
  [⑧]胡文伟:《浅析起诉证据》,《人民司法》1998年02期18页。
  [⑨]王晴:《民事诉讼"起诉证据"辨析》,《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6期71页。
  [⑩]孙付:《民事起诉证据与胜诉证据》,《人民法院报》2006年10月23日005版
  [11]参见王晴:《民事诉讼"起诉证据"辨析》,《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06期72页。
  [12]参见孙付:《民事起诉证据与胜诉证据》,《民法院报》2006年10月23日005版
  [13]白绿铉:《美国民事诉讼法》,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版,第37页。
  [14]参见杨剑:《司法竞技与诉辩规则--英美法系的"不应诉判决"及其理论基础》,《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98页。
  [15]汤维建:《民事庭审程序优质化改革的理论与实践》,贵州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3期145页。
  [16] 参见熊建华、彭波:《试论建立我国民事诉讼答辩失权制度》,《甘肃政法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6年3月第1期94页。
  [17]蒋巍雄、陈欢欢:《论当前<民事诉讼法>下是否应建立答辩失权制度》,《法制与社会》2016年24期45页。
  [18]  宁宇龙:《美国、德国、中国民事审前程序比较分析》,《东方企业文化》2012年12期 200页。
  [19] 参见《证据规定》第七十条,该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起诉状、答辩状、陈述及其委托代理人的代理词中承认的对己方不利的事实和认可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确认,但当事人反悔并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


┃相关链接:

试论民事证据交换制度的司法实践与完善

[浙江]重大毒品犯罪案件证据收集审查判断工作指引

[浙江]关于死刑案件证据收集审查等问题的若干规定

毒蛇威胁强奸案的证据问题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电子数据取证规则

[江苏]常见毒品犯罪案件证据收集及审查指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