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坏人并没有写在脸上──正义不应打折扣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刑侦 > 正文

好人坏人并没有写在脸上──正义不应打折扣

2018年12月13日17:43 东方法眼 李富成
   
 

核心提示:正义是什么?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就刑事侦查而言,正义至少包含以下含义:不能冤枉好人,不能放纵坏人。冤枉好人,说明一个国家司法制度缺少

正义不应打折扣 封面

  正义是什么?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就刑事侦查而言,正义至少包含以下含义:不能冤枉好人,不能放纵坏人。冤枉好人,说明一个国家司法制度缺少识别度;放纵坏人,说明一个国家的司法制度缺少发现犯罪的能力。无论是冤枉好人,还是放纵坏人,都会让正义蒙羞,让正义打折扣。

  由于人类认识能力的非至上性,人们只能认识到规律性的事物,对偶然性,例外性的事物难以全部认识,冤假错案恰恰多发于偶然性与例外性之中。从认识论的角度看,冤假错案发生是不可避免的,有人甚至认为冤假错案是刑事诉讼的副产品。但是,任何一个法制文明国家发生的冤假错案应当是偶然中的偶然,例外中的例外。如果一个国家经常发生冤假错案,那么,该国司法制度的公正性就会受到质疑。冤假错案直接后果至少包括以下方面:放纵坏人,冤枉好人,生产潜在的被害人,腐蚀司法制度,司法机关的公信力下降。由此看来,冤假错案的后果是立体的,绝不是单一的,一起冤假错案的负面后果可以毁灭民众对司法制度的信仰,冤假错案是司法正义无法承受之重。

  冤假错案对当事人的影响是其他人无法想像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徐州市睢宁县发生一起一家三口被杀的恶性案件。当时,村里的一名张姓男子被列为嫌疑对象,大多数村民认为张某与死者一家人有矛盾,张某就是杀人凶手。但是,张某始终坚持自己是无辜的。由于没有获得关键证据,案件侦查一时无法推进。张某被村民怀疑为凶手后,无法在村里继续生活,只得依靠吹唢呐的一技之长,远走他乡漂泊卖艺。2010年,该案的真凶被抓获。为了补充证据,公安机关找到在外地漂泊的张某。为了看看究竟是谁冤枉了自己,张某接到公安机关的通知后,日夜兼程地赶回家中。由于多年漂泊在外,张某家的院内已长满青草,屋顶上的砖瓦也掉落不少。尽管院内的场景凄凉,张某的内心却异常激动,张某对侦查人员说:“我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感谢警察的,就吹一首《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歌曲,来表达感激之情。如果你们破不了案件,抓不到真凶,我永远被村里人误解,永远蒙受不白之冤,只能在外流浪,不敢回到村里!可能客死他乡。”

  “每念狱情之失,多起于发端之差。”冤假错案的源头在侦查,侦查一旦发生错误,其后的检察、审判环节很难发现。诱发冤假错案的原因十分复杂,有主观,有客观,更有制度上的原因,甚至一些动植物也会给冤假错案添乱。《折狱龟鉴定补》上记载了这样一则案例:庐陵有一个土豪白天晾衣服,晚上的时候却发现衣服不见了,价值有数十千。案发地村落僻远,人罕经行,办案人员以为是邻居盗窃。经审讯,邻人不胜楚掠,自认盗窃。当问到赃物时,邻居说在集市上卖掉了,无法验证,邻居被判处死刑。实际上,土豪的衣服却是被自家养的牛吞食了。从现已发生的冤假错案看,大多与刑讯逼供有关,一旦审讯不规范,“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对他人刑讯逼供的时候,侦查人员从来没有内疚感,反而认为他是在为被害人伸张正义,更未想到自己会犯错误,冤枉好人。在冤假错案被纠正之前,侦查人员都坚信自己办理的案件都是“铁案”。

  司法正义要求“不冤枉好人,不放纵坏人。”但是,真正做到“不冤枉好人,不放纵坏人”并不容易。好人坏人并没有写在脸上,有时候好人看起来像坏人,坏人经过伪装,看起来像好人。甄别好人坏人不能依靠表象,不能跟着感觉走,不能过早地对当事人定性,相反,必须依靠证据,依靠现场。

  侦查是一个回复案件事实的过程,“现场、经验、技术、智慧”是侦查的“四大支柱”,其中,现场承载犯罪的所有证据,所有的侦查失误都是源于对现场的不重视,投入不足。侦查需要经验,需要地方性知识,一名优秀侦查人员能够根据蜘蛛结网的时间,推断出案件是外盗还是内盗,从而快速侦破案件,经验是侦查的生命。现代技术已经成为刑侦战斗力的增长点,许多疑难积案的侦破得益于DNA技术比中了犯罪嫌疑人。侦查人员必须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而且,犯罪嫌疑人为逃避惩罚往往巧于策划,冲击人类智慧的极限,一个侦查人员没有高超的智慧,很难捕捉住破案的蛛丝马迹的。但是,侦查智慧不会凭空地跑进侦查人员的大脑。我国刑侦专家王铁兵认为,侦破命案时,侦查人员对案件必须“入心入脑入梦”,行走坐卧,眼中所见,脑中所想,耳中所听,全部是案件,侦查人员只有达到“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状态,才可能激发出智慧的火花。

  有些冤假错案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只是当初侦查人员在侦查时没有全身心地投入,现场勘验走马观花,调查取证浮光掠影,以致案件事实不清,真假难辨,造成疑难案件,结果是放纵了坏人,或者冤枉了好人,最终让正义女神蒙尘。

  (本文系《正义不应打折扣──对三十七起失败案例的检讨》一书后记,本书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群众出版社2018年联合出版)


┃相关链接:

19年前唐山两小女孩被杀 原审被告人廖海军及其已故父母宣告无罪

吉林高院再审依法改判金哲红无罪

吉林“金哲宏案”再审改判无罪 将依法启动国家赔偿

金哲红无罪了,真凶又会是谁?

金哲红故意杀人案刑事判决书 (2018)吉刑再4号

侦查人员的这些心态引发错案!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