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查人员的这些心态引发错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刑侦 > 正文

侦查人员的这些心态引发错案!

2018年12月13日17:55 东方法眼 李富成
   
 

核心提示:侦查是一种特殊的专业活动,具有独特的认知规律,表现为侦查是从线索入手,从怀疑开始,案件侦破具有偶然性,因果关系复杂性等特点,侦查的特殊性

  侦查是一种特殊的专业活动,具有独特的认知规律,表现为侦查是从线索入手,从怀疑开始,案件侦破具有偶然性,因果关系复杂性等特点,侦查的特殊性决定了侦查活动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准确。基于人类认识能力的非至上性,侦查人员只能认识规律性的事物,对偶然性的事件,例外性的事件难以完全认识,然而,刑事错案通常发生在偶然性、例外性的事件中。加之,在犯罪过程中,一些无关因素的介入,侦查行为的失范,使得刑事错案的发生难以完全避免。“狱情之失始于发端”,刑事错案的源头在侦查,只有在侦查的视角下探讨刑事错案,才能寻找出遏制刑事错案的对策。

正义不应打折扣 封面

  侦查人员是侦查活动的主体,其能力与心态直接影响案件的质量,抛开少数侦查人员的主观恶意外,绝大多数刑事错案是由于侦查人员立功心切与自命不凡的心态以及对口供迷恋导致的。

  一、立功心切与错案

  按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侦查的法定价值是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就侦查人员而言,在实现侦查法定价值的时候,又会考虑其个人价值,如,希望通过破案提升自己的职务。当侦查人员过分地看重自我价值,或者不能较好地平衡自我价值与法定价值关系时,其判断能力就会受到干扰。法国学者认为急于求成的欲望是许多错案的根源:“我们已经说过,急于求成的欲望是许多错案的根源。人们很快冲向一个引人注意的线索,而忽视了其他情况。”1 立功心切最大的弊端在于侦查人员“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能全面客观地审查全案证据,只要发现可疑目标,就会“咬住不放”,不能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地修正侦查方向。

  二、自命不凡与错案

  侦查是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的活动,需要集思广益,多方求证。遗憾的是,一些指挥人员自命不凡,对案件先入为主,习惯于“官大表准”,听不进不同意见。当错案酿成时,又觉得自己很委屈,认为是干得越多,错得越多。实际上,他们很少能反省自命不凡的作风,才是酿成错案的根源。清代曾发生过因司法人员自命不凡而导致的错案:“嘉兴宋某为仙游令,平素峭洁,以包公自命。某村有王监生者,奸佃户妻,两情相得。嫌其本夫在家,贿算命者告其夫,以在家流年不利,必远游他方,才免于难。王借其本钱,令贸四川,3年不归,村人相传某佃户被王监生谋死。宋素闻其事,欲雪其冤。一日,过某村,有旋风起于轿前,迹之。风从井中出,差人撩井,得男子腐尸,信为某佃。遂拘王监生与佃妻,严刑拷讯,俱自认谋害本夫,置之于法。邑人称为包龙图,演成戏本,沿村弹唱。又1年,其夫从四川归,见戏台演王监生事,方知妻已冤死,号控于省城,宋令以故勘平人抵罪。仙游人为之歌:瞎说奸夫害本夫,真龙图变假龙图,寄言人世司命者,莫恃官清胆气粗。”2 宋某在司法人员中有一定的代表性,他们能坚守节操,但是,他们最大的缺陷是刚愎自用,侦查中不愿做深入的调查研究,对刑事案件的复杂性,偶然性缺少认知。在办理简单案件中,凭借一股冲劲,他们可能成功。在办理复杂案件时,如果还是凭借冲劲办案,就很容易失败。

  三、口供情节与错案

  我国有“无供不录案”的传统,不少侦查人员仍然摆脱不了对口供的迷恋,他们将主要精力放在如何获得犯罪嫌疑人的口供上。一旦获得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就以为大功告成,不再对其认真审核。从现已纠正的刑事错案看,由虚假供述而导致的冤假错案占据重大比例。“自1980年以来,通过DNA检测证明的冤案中,有25%的案件中存在虚假供述或者承认,远超过我们的想像。一般直觉会告诉我们,没有人会承认自己并未犯过的罪行,因此,司法制度下的绝大多数人,包括律师、法官以及陪审团,通常都会相信这种供述是真实的。” 3 面对真伪难辩的口供,许多人有一个错误的假设:一个没有犯罪的人是不会承认栽赃在他身上的事实,特别是在他明知这种承认可能会给他带来的后果。然而,人们没有从无辜者所处的特殊环境去思考问题,没有入狱的人是不会知道“狱吏之尊”的。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警察的审讯技巧,无辜者也会承认自己并未犯下的罪行,其他各国的警察对此也十分熟悉,课堂和书籍都传授相关知识,其中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刑事审讯与供述》(Criminal Interrogation and Confessions)已经成为经典。

  1[法]勒内﹒弗洛里奥著:《错案》,赵淑美、张洪竹译,法律出版社2013年版,第163页。

  2陆林主编:《清代笔记小说类编案狱卷》,黄山书社1998年版,第64页。

  3[美]吉姆·佩特罗、南希·佩特罗著:《冤案何以发生—导致冤案的八大司法迷信》,苑宁宁、陈校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159页。


┃相关链接:

19年前唐山两小女孩被杀 原审被告人廖海军及其已故父母宣告无罪

吉林高院再审依法改判金哲红无罪

吉林“金哲宏案”再审改判无罪 将依法启动国家赔偿

金哲红无罪了,真凶又会是谁?

金哲红故意杀人案刑事判决书 (2018)吉刑再4号

好人坏人并没有写在脸上──正义不应打折扣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