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在命案现场留下一团卫生纸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刑侦 > 正文

嫌犯在命案现场留下一团卫生纸

2019年04月25日07:53 东方法眼 李富成博士
   
 

核心提示:一、简要案情 2003年12月23日14时10分,民众向公安机关报警:丹某市振安区果园村3组的贾某萍在家中遇害,丹某市公安局的太平派出所立即派员赶

  一、简要案情

  2003年12月23日14时10分,民众向公安机关报警:丹某市振安区果园村3组的贾某萍在家中遇害,丹某市公安局的太平派出所立即派员赶赴现场,开展侦查工作。

  经勘验,现场是一栋座北朝南、独门独院的三间平房,中间房屋的北面为厨房,厨房的灶台上有一个马勺,内有烧焦的面条残渣。被害人躺在东屋的地面上,死者上身着褐色绒大衣,下身着黑色长裤,脚穿黑色皮鞋,地面上有一团卫生纸。床上物品摆放整齐。经尸体检验,死者面部皮下血肿,颈部索沟明显,胃内容物有面条等食物,法医认为被害人系被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经调查,侦查人员获悉贾某萍从事保险代理业务,丈夫在约旦工作,女儿姜某华在市内工作,贾某萍在家独居。技术人员从现场提取的卫生纸中检测出精子,结合现场勘查情况,侦查人员认为系熟人作案,决定以卫纸上的精子为抓手,以果园村为重点,排查与被害人关系密切的人员。经排查,侦查人员发现村民庞某臣与被害人关系密切。经抽取庞某臣的血样进行DNA鉴定,确认卫生纸上的精子非庞某臣所留,但是,与庞某臣有血亲关系。侦查人员抽取庞某臣的弟弟庞某忠的血液与提取的精子进行DNA比对,经检验确认现场卫生纸上的精子是庞某忠所留。据此,公安机关认为庞某忠有重大作案嫌疑,2004年3月9日,公安机关将其抓获。

  公安机关认定庞某忠涉嫌故意杀人的证据如下:

  1、庞某忠的供述

  2004年3月10日,11日,15日,18日,25日,庞某忠分别供述杀害贾某萍的经过:2003年12月23日9时,在贾某萍家中与其发生性关系。事毕,贾某萍用卫生纸擦干下身,向自己索要5000元人民币,否则,就告发自己强奸。自己十分生气,将贾某萍打昏,在现场找了根绳子,将贾某萍勒死。为破坏现场,点燃了贾某萍家中的煤气灶,当时,煤气灶上的马勺中有面条。

  2、证人证言

  ⑴被害人弟弟贾某吉证明,2003年12月23日13时30分,到姐姐贾某萍家时,发现她趴在地上。

  ⑵赵某臣证实,2003年12月23日13时,贾某吉叫其到贾某萍家。到达贾某萍家后,发现贾某萍趴在地上,屋里有煤气味,自己关掉了厨房的煤气。

  ⑶夏某艳证明,2003年12月23日上午8时多钟,庞某忠到其家中送了一袋苹果。

  ⑷兰振华证明,2003年10月份,二次看见庞某忠的自行车停放在贾某萍家的院门外。

  ⑸庞某忠翻供后,声称案发当日到卢胜德家中焊接过东西,以证明其没有作案时间。但是,卢胜德记不清楚有无此事。

  ⑹庞友鹏证明,2003年12月23日8时上班,半夜下班,不知道父亲庞某忠案发当天的活动情况。据此,公安局关认定庞某忠亲属无法证明其没有实施犯罪。

  ⑺庞某忠妻子毕春证明,2003年12月23日8至9时,庞某忠给乔连仁送苹果,自己领着孙女外出。当日10至12时,回家后看到庞某忠在干活。据此,公安机关认定毕春无法证明庞某忠不具备作案时间。1

  3、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照片,证明贾某萍头西脚东,俯卧在东屋的地面上,马勺中的面条被烧焦,地面上有抛弃的卫生纸。现场指认笔录及照片,证明庞某忠准确指认杀人现场。2

  4、鉴定意见

  ⑴丹某市公安局(2003)刑技医字208号鉴定书证明被害人面部皮下血肿、颈部索沟明显、胃内容物有面条等物质,系被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⑵辽公刑技(DNA)[2004]70号鉴定书,证明从犯罪现场提取卫生纸上的精子为庞某忠遗留。

  二、诉讼情况

  2004年5月10日,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丹某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04年6月10日,2004年8月26日,检察机关2次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要求公安机关:⑴检验被害人体内有无精斑。⑵查找作案用的绳子。⑶查明被害人丢失835元人民币的下落。⑷查明村民贾长春案发时的行踪。2004年9月26日,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后,重新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04年10月21日,经丹某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研究,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不起诉。2004年10月28日,丹某市公安局提出复议,丹某市人民检察院维持不起诉决定。

  检察机关不起诉的理由是:能够证明庞某忠有罪证据只有其供述,仅依据庞某忠的供述与现场情况相一致,难以认定其故意杀人。姑且不论庞某忠的供述是否真实,仅就现场情况而言,已不具有秘密性,不能排除庞某忠通过其他途径获知现场情况。不能排除办案人员存在引供、诱供、指名问供,甚至刑讯逼供的可能性。在现场提取的卫生纸上检出庞某忠的精子,只能证明庞某忠与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并不能证明其杀人。对于庞某忠犯罪动机的认定,完全是侦查人员的主观猜测,缺少证据支持。

  三、侦查取证的不足

  ㈠侦查中不足

  1、勘验检查不全面

  现场勘查时,侦查人员发现被害人面部皮下血肿,颈部有明显勒痕,应当意识到作案工具可能是绳子之类的物品,此时,侦查人员应当扩大工作范围,查找绳子类的凶器。然而,侦查人员的勘查范围仅限于被害人家的院内,对于院外的情况视而不见。据犯罪嫌疑人供述,作案后将绳子扔到院外,由于时过境迁,已无从查找。如果侦查人员在现场勘查时适当地扩大搜寻范围,即便没有发现绳子等物品,也可反证庞某忠的清白。

  技术人员在现场提取到一团卫生纸,发现上面留有精子,但是,未对精子的新鲜程度鉴定。对卫生纸上精子的新鲜程度鉴定,可以确定当事人发生性关系的时间,佐证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是否真实。既然在犯罪现场发现了精子,技术人员就应重点检验被害人的阴道分泌物,以确定当天被害人是否与他人发生过性行为,以排查可能存在的犯罪嫌疑人。遗憾的是,技术人员没有检验被害人阴道的分泌物。报案人证明,进入现场后看见地面上有血迹,但是,技术人员对现场的血迹没有提取,更谈不上鉴定。根据现场照片及被害人家属证实,死者手上有金戒子及手表等物品,现场勘查笔录对该情况没有记载。

  2、主观臆断

  根据现场遗留的一团卫生纸,侦查人员主观臆断地认为案件性质是奸情杀人。根据被害人生活作风及现场提取的精子,认为性行为与犯罪存在着必然联系,将侦查重点锁定在与被害人有不正当关系的人员身上,忽视对其他线索的排查,不仅会冤枉好人,还会放纵坏人。本案中,即便按照侦查人员的逻辑思维,有犯罪嫌疑的绝不止庞某忠一个人:一是,庞某臣也有重大疑点。庞某臣与死者生前关系暧昧,经常帮助被害人干农活。案发前3天,被害人收到庞某臣为其丈夫代领1700余元人民币的工资,工资去向不明。案发后,庞某臣的脸、手上有伤痕,庞某臣不能做出合理的解释。公安机关虽然对其有所怀疑,却没有深入调查,仅凭其说明案发时在家中焊炉灶,便排除其作案嫌疑。二是,贾长春有作案嫌疑。案发当日,被害人女儿姜某华首先认为贾长春有作案嫌疑,根据是贾长春至今未讨到老婆,时常扒着被害人家的窗子偷窥,办案机关却未对贾长春调查取证。检察机关要求公安机关调查贾长春有无作案时间,2004年7月1日,公安机关出具了贾长春没有作案时间的情况说明。实际上,公安机关并未对贾长春调查。三是,存在不明嫌疑对象。被害人生前从事保险代理人业务,社会关系复杂,姜某华证实案发前的一段时间,在母亲家中连续接到可疑电话。结合被害人的生活特点,在没有全面排查的情况下,认定庞某忠就是凶手过于武断。

  3、不能排除刑讯逼供

  2004年3月9日,庞某忠被公安机关抓获。2004年3月10日,公安机关第1次讯问庞某忠的地点是刑侦大队办公室,讯问时间从10日22时15分持续至11日1时57分。从笔录的内容看,侦查人员在告知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后,犯罪嫌疑人立即供述罪行,供述的内容与现场情况十分吻合。侦查人员使用何种讯问方法,使得犯罪嫌疑人认罪的,笔录中没有反映。此外,从诉讼卷宗所附的照片上,可以看出庞某忠脸部有明显伤痕,该照片是2004年3月11日公安机关对庞某忠刑事拘留时所拍摄的,无证据表明庞某忠有抗拒抓捕行为,或者受过其它伤害,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刑讯逼供的嫌疑。

  4、侦查措施使用不规范

  2004年3月16日,为进一步证明犯罪,侦查人员让庞某忠辨认现场。鉴于庞某忠与被害人的特殊关系,庞某忠对案发现场非常熟悉。加之,案发后多人进入现场,现场已不具有秘密性,辨认现场起不到甄别犯罪的作用。由于公安机关对现场控制不力,围观群众很多,庞某忠在现场大声呼喊“没有杀人,是公安局逼我说的”,在周围群众中造成负面影响。

  ㈡证明中不足

  1、作案时间没有核实

  作案时间是排除或认定犯罪嫌疑人的重要依据,但是,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有无作案时间没有核实。2003年12月23日8时左右,庞某忠从家中出发,为乔连仁送苹果。在乔连仁处逗留约20分钟。案发当日9时至10时30分,庞某忠是否到过案发现场,除其本人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在审查起诉阶段,庞某忠翻供,辩称案发时在山上搂草,毕春证实庞某忠曾到山上搂草。在检察机关第2次退回补充侦查期间,乔增发证明案发当日10时左右,看见庞某忠在山上搂草。

  2、没有确认精子遗留在卫生纸上的时间3

  案发后的第4日,办案人员询问庞某忠。庞某忠称2003年12月20日午后,即案发前3天,到过被害人家,给被害人送去几斤高粱米,不过,未提及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的情况。审查起诉阶段,庞某忠辩称在案发3天前给被害人送去几斤高粱米,高梁米是用塑料袋装的,被害人告诉他刚去交了地垄税。庞某忠为被害人干些农活后,俩人发生了性关系。事后,被害人用卫生纸擦干下身。庞某忠的供述有以下证据印证:姜某华证实在案发前,被害人家中有一袋高粱米,用塑料袋包装的,大约3斤左右。姜殿珍证实,案发前几天,看见庞某忠骑车外出,毕春称庞某忠给贾某萍送高粱米。

  3、被害人财物去向没有查明

  庞某臣为被害人代领其丈夫的1735元人民币工资,交给了被害人,对此,庞某臣及其妻子予以证实。案发后,公安机关在被害人家的床铺下面仅发现900元人民币,其余的800多元人民币去向不明。由于没有收集到被害人消费的证据,不能排除抢劫杀人的可能。

  4、真凶是否另有其人

  据庞某忠供述,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后,被害人提出要钱,恼羞成怒之下,勒死被害人。从现场情况看,被害人穿戴整齐,不像是刚发生性关系后的装束。邻居魏茂财证明,案发当日9时左右,看见被害人穿戴整齐,被害人对他说上厕所,一会去上班,不能排除真凶另有他人。

  四、案后反思

  ㈠必须确立有利被告的原则

  侦查人员在犯罪现场提取了一团卫生纸,在卫生纸上提取到精液,侦查人员以此为抓手,锁定庞某忠为犯罪嫌疑人。但是,庞某忠对遗留在犯罪现场卫生纸上精液的解释是3天前与被害人发生过性关系,庞某忠的解释使卫生纸上精液与犯罪行为之间发生断裂。由于技术人员未对卫生纸精液的新鲜程度鉴定,无法否定卫生纸上的精液不是庞某忠3天前所留,也无法确认卫生纸上的精液是案发当天所留。此时,卫生纸上精液的证明力处于不确定状态。按照有利被告的原则,当一个证据的证明力处于两可之间时,应当按照有利被告的原则处理。

  ㈡对命案侦查必须穷尽一切可能

  根据被害人与他人不正当的性关系,侦查人员确定了排查范围,以遗留在现场卫生纸上的精液为抓手,最终锁定庞某忠为犯罪嫌疑人。即便按照办案人员的侦查逻辑,庞某臣也与被害人存在不正当的性关系,庞某臣也应当是怀疑对象。据被害人女儿反映,贾长春有重大作案嫌疑,贾长春经常向被害人家中偷窥,仅将庞某忠作为侦查对象是不全面的。另外,被害人从事保险代理业务,身边有大量的现金,不能排除抢劫杀人的可能性。从排查角度看,公安机关没有穷尽一切可能,其可能的结果是冤枉好人或者放纵坏人。

  ㈢必须严禁刑讯逼供

  从司法实践看,刑讯逼供能够让犯罪嫌疑人老实交代,而且,依靠刑讯逼供侦破的案件90%是正确的。加之,侦查过程的封闭性,犯罪嫌疑人很难证明被刑讯逼供,以致刑讯逼供在司法实践中屡禁不止。但是,任何一个司法人员都无法保证他所打的犯罪嫌疑人都是坏人,不能保证他所办理的案件100%正确。从道德上看,公安机关没有任何理由将一个好人打成坏人,将一个无辜者打成犯罪嫌疑人。即便是真的罪犯,也不应当对其刑讯逼供。从现已发现的冤假错案看,都与刑讯逼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4本案中,能够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的证据仅是其口供,尽管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与现场相一致。从本案诉讼卷宗所附的庞某忠的照片上,可以看出庞某忠脸部有明显伤痕,没有证据材料表明庞某忠有抗拒抓捕的行为,或者在案前曾受过其它伤害。由于不能排除庞某忠受到刑讯逼供,其供述的真实性受到怀疑。

  ㈣不能将犯罪嫌疑人等同罪犯

  按照我国“96”刑事诉讼的规定,没有被法庭正式定罪的人,只能称为犯罪嫌疑人,不能称为罪犯,目的是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避免刑讯逼供。在刑事侦查中,不仅要重视打击犯罪,更要重视人权保障。就刑事案件侦查而言,一起刑事案件发生后,侦查人员首先看到的是犯罪事实,在侦查人员的脑海中已经形成有罪犯的意识,侦查人员必须在茫茫人海中找出一个或多个犯罪嫌疑人。侦查人员找出罪犯的方法是从怀疑开始的,没有怀疑就没有侦查,但是,侦查人员的怀疑必须建立在证据之上,建立在保障当事人的权益之上。从本案的侦查情况看,侦查人员通过调查,发现被害人平时生活作风不好,特别是在被害人家中发现一团卫生纸,侦查人员就底气十足地将与被害人有着两性的人员作为排查重点,列为怀疑对象。通过技术鉴定手段,公安机关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很快交代了犯罪事实。但是,犯罪嫌疑人又很快地翻供,翻供的理由是受到刑讯逼供,对现场的卫生纸,犯罪嫌疑人解释是3天前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时遗留的。犯罪嫌疑人的翻供与辩解,不仅制造了案件疑点,而且降低了讯问笔录的可信度,直接导致检察机关做出不起诉决定。

  ㈤侦查取证应当围绕现场进行

  本案的杀人现场是在室内,杀人方式是勒颈,杀人工具可能是绳索或徒手。侦查应当围绕案发时段何人进入现场进行排查,犯罪嫌疑人进入现场的方式无非是和平进入与暴力进入或者是尾随进入,从现场门窗没有受到暴力破坏的情况看,犯罪嫌疑人应当是以和平的方式进入现场,或者是以尾随的方式进入现场,犯罪嫌疑人极可能是被害人的熟人或生意上的伙伴。由于案发地点是农村,排查的范围应当不是很大。

  犯罪嫌疑人进入现场杀人,总会在现场遗留痕迹物证。证据是客观存在,关键是如何发现与提取它。就本案而言,侦查人员应当围绕现场勘验检查,提取遗留在现场的足迹,指纹,生物证据进行提取,以证明何人进入现场。由于被害人是在清醒状态遇害,犯罪嫌疑人杀人时,被害人会有反抗行为。技术人员应当对被害人的指甲进行提取,检查其中有无DNA检材,从而追踪犯罪嫌疑人。在本案侦查中,侦查人员的视线首先被现场的卫生纸所吸引,调查取证的范围限于与被害人存在不正当两性关系的人员中,对现场遗留的痕迹物证没有下力气提取,一旦犯罪嫌疑人翻供,就会影响案件的顺利诉讼。5

  1公安机关如此认定犯罪事实的方法是不妥的,按照疑罪从无,有利被告的原则,证人不清楚犯罪嫌疑人有无作案时间,只能证明犯罪嫌疑人没有作案时间,而不能得出犯罪嫌疑人有作案时间的结论。

  2 本案中,由于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平时存在不正当的两性关系,时常出入现场,俩人同为村邻,指认现场毫无意义。

  3虽然DNA类生物证据有很强的证明力,仍需对其审查,否则,伪造的DNA类生物证据可能蒙混过关。“以色列科学家日前发现,原本可为刑事犯罪案件提供证据的DNA检测结果完全可以伪造。如果犯罪分子进入DNA数据库,就可以不通过提取个人身上任何组织而制造一个DNA样本。研究人员指出,伪造DNA检测结果的方法有两种:一是,需要获取一个微小但真实的DNA样本(可能从一根头发或一个饮料杯上提取),然后,通过‘全基因组扩增技术’将微小的样本放入大量的DNA里;二是,依赖于DNA分型,通常该分型被安置在一个法定的数据库里。犯罪分子可以通过盗取DNA分型数据伪造DNA样本。参与实验的丹恩.弗兰肯博士在《国际法庭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基因》中写道:‘通过伪造DNA证据,任何一个生物系毕业的大学生都能伪造一个犯罪现场。’ 弗兰肯透露,除了DNA,人的血液和唾液样本也可以伪造。如,通过技术手段,从丢弃饮料杯和烟头中可以获得使用者的DNA样本。”参见“科学家称DNA证据可伪造, 铁证如山将不存在”。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boardId=9&treeView=1&view=2&id=9385321。

  4 “宋太宗即位初年,京师某街富民某,有丐者登门乞钱,意未满,遂詈骂不休。众人环观,靡不忿之。忽人丛中一军尉跃出,刺丐死,掷刀而去。势猛行速,莫敢问者。街卒具其事闻于有司,以刀为征,有司坐富民杀人罪。既谳狱,太宗问:‘其服乎?’曰:‘服矣。’索刀阅之,遂纳于室,示有司曰:‘此吾刀也,向者实吾杀之,奈何枉人?始知鞭笞之下,何罪不承,罗钳结网,不必浊世。’乃罚失入者而释富民。谕自今讯狱,宜加慎,毋滥!”[明]冯梦龙:《智囊全集》。

  5 证据必须具有关联性,才能发挥证明作用。侦查人员在案发现场发现一团卫生纸,在卫生纸上提取到犯罪嫌疑人的精液,大喜过望,认为找到了真凶。实际上,卫生纸上的精液只能证明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之间发生过性关系,并不能证明杀人行为,二者不具有关联性。由于精液的载体是卫生纸,具有可移动性,容易被别人栽赃。德国一名小区门卫利用工作之便,专门收集他人抛弃的避孕套中的精液,自己每次实施强奸犯罪后,将收集的精液倒在被害人上,以此逃避警方的追踪。


┃相关链接:

[浙江]关于死刑案件证据收集审查等问题的若干规定

毒蛇威胁强奸案的证据问题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电子数据取证规则

[江苏]常见毒品犯罪案件证据收集及审查指引

民事诉讼起诉证据及诉答程序规范

诈骗犯罪取证规格:李富成博士在山西公安机关讲座实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