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杨立新: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必须解决四个如何保障的问题

2014年09月04日20:10 法律读品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目前法院差不多要有40—45%的人在管法院的党务工作、行政工作、装备工作等,一下降到15%,能够适应各级党委、政府、上级法院的各项要求和具体工作吗?

  我在法院工作将近20年,有资格对人民法院的司法改革提出自己的看法。

  关于人民法院的司法改革方案,现在能够看到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和上海法院的改革方案。我总的认为,这些改革方案都不错,都比较鼓舞人心,但确实存在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拿上海法院的司法改革试点方案来说,我觉得有四个如何保障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

  第一个问题是,人民法院进行司法改革如何保障《宪法》的权威。从十几年来的司法改革经验来看,都是撇开《宪法》来进行改革的,似乎《宪法》对司法制度的基本规定对司法机关并没有强制约束力,司法机关想怎样改就怎样改,《宪法》关于人民法院以及人民检察院的设置,以及两院组织法对司法制度的规定,完全都不在话下,都可以一脚踢开,都可以推倒重来。似乎谁能离开《宪法》搞得更欢,谁就是司法改革搞得最好,违宪成为司法改革的基本特色。就目前我们看到的人民法院司法改革方案,与《宪法》对人民法院及其审判制度的基本规定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不是说目前的改革方案不好,而是说在进行司法改革时,怎样尊重《宪法》,怎么能够做到既要进行司法改革,又要保障《宪法》的权威。如果要对《宪法》规定的人民法院及审判制度进行改革,最高立法机关必须做出一个决定,授权相关部门进行司法改革,这样就可以在不违背《宪法》基本原则的情况下,进行司法改革的试点,总结经验,最后拿出确定的改革方案后,通过修宪和修订两院组织法,完成司法改革。离开宪法和两院组织法进行的司法改革,都是违宪的,都会破坏《宪法》的权威。

  第二个问题是,人民法院进行司法改革如何保障法官依法行使职权。目前法院司法改革方案是实行法官制,像上海那样,一个法院要有33%的人作法官,其他主要是法官助理以及行政人员。在这样的体制下,法官就是法院最大的“官”,独立行使审判权。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怎样保障法官依法行使审判权呢?例如,院长和法官是什么关系?法官判错案如何进行监督?现在的法官普遍薪金较低,即使将来大幅度提高,也不会有脱离现实水平的高新制,如何保证不出现法官的“权力寻租”呢?等等。这些问题不解决好,人民法院的司法改革也难以搞得好,甚至出现审判权的滥用,无法遏止司法腐败现象。

  第三个问题是,人民法院进行司法改革如何保障法官队伍的稳定。我国目前的法官队伍本来就不稳定。在司法改革中,多数法官看到的前景是法官精英化,只有33.3%的审判人员才能够成为法官,排在33.3%之外的审判人员的情绪不稳定。换言之,能够在所在法院排到33.3%之内的审判人员,心情都比较好。排到33%之外的审判人员,很多都在想办法找工作,离开法院去当律师或者干别的工作。还要看到的是,能够排在33.3%之内的审判人员,大部分是院长、庭长,而这些审判人员大多都不具体办案,除去资深的法官,如果其他具有丰富经验、工作精力充沛的中坚法官因为当不了法官而选择离开法院,法院受到的损失将是致命的,是难以挽回的。在这种情况下,连法院的在职法官都要离队,法学院毕业的优秀学生谁还敢冒着风险选择法官职业呢?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也是必须解决好的问题。

  第四个问题是,人民法院进行司法改革如何保障法院的行政工作。上海法院的改革方案中,只有15%的人是管行政工作的。强调法院缩小行政人员编制,增加审判人员比例的做法是正确的,可是,一个法院如果只有15%的人去搞行政工作,在我国目前的情况下可行吗?要知道,在我国的行政体制下,目前法院差不多要有40—45%的人在管法院的党务工作、行政工作、装备工作等,一下降到15%,能够适应各级党委、政府、上级法院的各项要求和具体工作吗?即使在省级法院以下改为垂直领导,但上级法院的行政、党务工作也不会大量减少,各种会议也必须参加,15%的人员做这些工作恐怕做不到。

  我有长期的司法实践工作经验,据此观察,人民法院的司法改革工作如果不把这四个方面的问题解决好,法院的司法改革就很难成功,也难以达到预期的目标。所以,我的意见是,先做好顶层设计,通过设立司法改革专门机构进行研究,提出宪政基础上的国家司法制度的全面改革设计,通过立法机关批准,统一实施,而不是由各个司法机构各行其是、各显其能、多龙治水的打乱仗的方式进行司法改革。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在即,讨论法治工作,研究司法改革,这些问题不得不事先考虑好。

  (本文来源:法律读品微信公众号)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