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何帆:在清华“中国司法制度”课程的最后一课

2015年01月18日20:44 法影斑斓何帆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当初受海波老师邀请开这门课,他曾连问我三个问题:是不是只讲法条?讲不讲外国法?会不会论证存在就是合理的?直到我全部给出否定答案,他才放心。

  编者按:2014年夏天,受清华大学法学院何海波教授之邀,我在清华开设了“中国司法制度”课程,接受本科生与硕士生选修。昨天完成最后一课,对同学们发表了临别感言,现将感言部分内容整理成稿,供广大订户参考。君子一言,说过要报北京大学车浩老师把我编入考题的一箭之仇,这次也当兑现。如何兑现,参见感言之后所附期末考题。

  今天是“中国司法制度”课程最后一次课,由于公务繁忙,不断调整课时,占用了“考试周”时间,特向同学们致歉。

  当初受海波老师邀请开这门课,他曾连问我三个问题:是不是只讲法条?讲不讲外国法?会不会论证存在就是合理的?直到我全部给出否定答案,他才放心。我想,这里面隐藏着海波老师几则忧虑:如果就法条谈法条,那就没必要请一个最高法院法官来讲;如果动辄谈美利坚合众国司法如何如何,这门课就得更名为“美国司法制度”;如果一味强调制度的“相对合理性”,价值观上会出现偏差,也易误导青年学子。

  记得第一次课上,我告诉大家,这门课教的是:“跳出法条看待司法;如何理解司法政治;如果看待政法体制;如何把握党法关系;如何分析中国问题。”希望大家能够撇开意识形态思维,做好课外延伸阅读,做好课堂发言讨论。然后,我借用“万万没想到”中王大锤的遭遇,给大家讲述了“十个故事里的中国司法”,并希望大家据此把握好十个关键词的含义,也即“法统、政法、小组、党委政法委、党组、干部、刀把子、群众路线、中央事权、大局/中心工作”。

  之后几次课上,同学们结合我给出的关键词,进行了历史梳理与理论阐述,并用PPT做了演示。上课期间,恰逢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大家用课堂学到的方法,对四中全会《决定》进行了解读。为丰富大家对司法的理解,准确掌握研究技能,我邀请两位最高法院法官,介绍了最高司法机关的审判流程和法官对出庭律师的内心期待;邀请来自上海的刘轶圣学长,讲述了从日记、书信、年谱、评传等党史文献中挖掘司法研究资料的技巧;邀请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的方斯远博士后,分享了他搜集域外司法资料和比较研究的心得。

  需要强调的是,选修或旁听这门课的同学,有大一的,有研三的,还有来自美国和韩国的留学生,但大家的表现都可圈可点,再次证明清华法学院不愧是国内一流法学院。姜周斓同学对四中全会《决定》的解读;张玲同学对“小组”那些事儿的阐述;赵晶同学对案件请示制度的分析;韩国留学生辛在夏同学用中文向大家介绍韩国法官选任制度的努力;黄敏达同学提出各类“奇葩”问题的能力……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还有六次从上海飞来听课的轶圣,你的“任性”很让我感动!

  如今,在法学院课堂上批判现行立法和司法解释,嘲弄立法者和法官仿佛已成时尚,而我们这门课讲授的,却是关于“理解”的学问。或者说,欲先批判,必先理解,再寻找变革之道。理解中国,再谈外国法制如何引入;学好外语,再用一手文献开展研究;深入历史,再评价外国法制利弊得失。法学院需要怀疑精神,但也需要对历史的尊重、对法律的信仰。如果我们的毕业生在法庭上言必称德国法、美国法和自然法,但对法律和法官缺乏最基本的敬畏,对中国问题缺乏更深入的思考,对外国法制的了解停留在《参考消息》水准,实现法治也将是一句空话。

  苏力老师有篇文章的题目充满文艺气息,叫《我和你都深深嵌在这个世界之中》,其实,如果让我用一个字来形容中国司法,我也会选择“嵌”字。尽管我们一厢情愿地赋予司法许多“高大上”的特质,但我们的司法制度,其实就是深深地嵌入在复杂的政制、复杂的体系和复杂的国情当中。不理解嵌入的背景和成因,就不能理解司法改革为何举步维艰,法治转型为何需要更多政治智慧。

  在这个学期的课程中,我们大致看到了这样的司法:

  权力体系中的司法。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这样形容三权分立体系下的美国司法:既不把控钱袋子,也不掌握枪杆子,是最不危险的部门。但他这么说,是为联邦法院掌握的司法审查权背书。而在中国,法院虽然是“刀把子”的组成部分,却是威慑力最小的“刀把”。真正涉及司法切身利益的事务,职级职数归中组部管,编制机构归中编办管,工资福利归人社部管,基础建设归发改委管,最高法院除了多评几个“最美基层法官”,作为实在有限。因此,司法改革的推动,不能靠法院喊破嗓子“自娱自乐”,得依托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协同推进。

  央地关系中的司法。司法与外交、国防一样,都是中央事权。各级法院都不是地方的法院,而是国家设立在地方代表国家行使审判权的法院。不过,司法权虽与军事权并列中央事权,但“含金量”却天差地别。任何一个县委书记,都能调遣法院法官站街普法、维稳拆迁、招商引资。从中央到地方,权力体系上都是“一府两院”配置。地方法院的人由地方人大任,干部由地方党委管,钱由地方财政发,即使现在提出省级以下地方法院人财物由省级统管,但在由“省”统管之后,“中央事权”四个字如何体现彰显,仍然需要好好论证思量。

  党政关系中的司法。许多同学不理解,为什么这门冠名以“中国司法制度”的课,不好好介绍独任法官、合议庭和审判委员会这些法定审判组织,却用很大篇幅讲解法院党组与地方党委的关系、院长的党组书记身份与司法行政化的关系、法官干部与行政职级的关系。正如我们在课堂上推导出的结论,每个法官都有三重身份:一是干部,二是公务员,三才是法官。法官制度的改革,必须与干部管理制度、公务员管理制度协同推进,才可能产生效果。也只有掌握这些知识,大家才能理解为什么法官除了四级十二等,还有副科、正科、副处等行政职级之分,才能明白司法“去行政化”的难点所在。只有了解这些内容,当你在1月16日的《新闻联播》上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两高”党组工作汇报,强调党组是党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在非党组织的领导机关中设立的组织机构,是实现党对非党组织领导的重要组织形式和制度保证时,你才会比没有听过这门课的同学,对新闻报道背后的内涵有更多深刻的理解。

  复杂中国中的司法。“复杂中国”是对事实的陈述,但不是抗拒改革的理由。中国有3500多个法院,不同地区、不同层级的法院,在案件数量、司法环境、权力运行、人员素质和薪酬待遇上,都存在很大差别。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多法院,试图用一个模式、一个标准来改革,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珠三角一个基层法院的派出法庭,一年可能结案5-6000件;西部一个50人规模的基层法院,一年可能只结案37件。但是,你能说西部那个基层院就人浮于事,就该被撤掉?人家可能承担了很多维稳任务,人家的办案条件可能更艰苦,你在广东送达、开庭可能只用跑几十公里,而在青海随便一跑就得几百上千公里,中间还得经过若干高海拔的山口,能因为案件少就说人家的工作不辛苦、没意义?像云南怒江的独龙江法庭,距离缅甸28公里,距离印度70多公里,而且与尼泊尔遥望,一年下来没几个案子,但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在那里坚守的法官说:“要像在普化寺草坪上晒太阳、剥桔子的昆布喇嘛一样,心无旁骛地坐着,才不觉得心焦。”而他们的要求也只是,多配点儿懂得民族语言的人,通没通过司法考试无所谓。

  从2002年开始,国家推出了统一司法考试,这是推动法官、检察官的职业化的关键一步。但同样也应看到,越是老少边穷地区,通过司法考试的人越少,或者通过的全辞职去了“北上广”,弄的中西部许多基层法院闹“法官荒”,所以才有了“法律职业资格C类证书”和“法律职业资格C类证书(特殊管理)”这些特殊政策的产物。有人批评这是搞特殊化,可除了这么做,谁又能给出破解之道?

  同学们都还年轻,许多理解与年龄和阅历相关,不可能一蹴而就,但经过本学期的学习之后,希望大家在看到社交媒体上对司法政策或司法改革的批评时,能够停下来,想一想。当然,我们的司法制度还有很多问题,该批评的,还是要批评!但也要清楚,如果对司法现实没有基本的把握,对司法政治缺乏深刻的认识,任何自以为是和自说自话的评判都是廉价的。

  在座诸位同学,都是中国法学院的精英,也是法治中国建设的希望所在。也许,今天你还在B站参与弹幕吐槽,还在抱怨武媚娘的胸去哪儿了,还在为一名选秀歌手的早逝哀叹、为小报潜入太平间“抢新闻”的做法愤怒,但一旦迈出法学院走入社会后,你可能就是那名捍卫字幕组版权权益的律师,就是那个与不靠谱的“剪刀手”据理力争的法务,就是那位在新闻伦理和死者亲属隐私权之间确立司法界限的法官。只有秉承开放的眼光、洞察中国的问题,你们的勇气和担当,你们的聪明和智慧,才更有用武之地。

  这是我第一次在清华开设这门课程,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为了不给大家增加新的负担,考试题目是开放式的,希望大家认真完成。祝大家前程似锦,考试顺利!

  附:

  【清华大学法学院· 中国司法制度课程期末考试题(2015年1月17日)】

  车皓读法学院时就有法官梦,硕士毕业后考入北京市H区法院当书记员,辛辛苦苦干了两年审判辅助工作,眼看即将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突然,司法改革来了,坊间出现各种传言,有人说法官员额制是要压缩法官数量,别说助理审判员要转化为法官助理,就是许多审判员也得失去审判权;有人说要搞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担子越压越重,提高薪酬却“只打雷不下雨”;随着省级统管的临近,区里过去的奖金和福利也快没了。

  在车皓心目中,待遇降低倒在其次,但法官理想却可能渐行渐远。老同学劝他,与其再当几年车助理,不如及早转行做车律师。车皓对司法改革很困惑,不知自己是该坚守还是放弃,在微信朋友圈中抱怨上级法院只谈理想、不接地气,拍脑袋瞎折腾。

  作为车皓的学妹(弟),你这学期正好选修了“中国司法制度”课程,对司法改革有些自己的理解。请结合本学期学到的内容,以自己的语气拟一封信给车皓,谈谈你对司法改革的看法,并就他是否辞职给出建议。

  【考试要求】

  1. 字数为3000字以上。

  2. 书信体写作,可以文艺抒情,但应言之有物,切忌论文体或加注释。抄袭者视为作弊。

  3. 不得借机拍授课老师马屁。

  4. 无论劝对方坚守或辞职,都必须阐明理由,车皓师兄也是人,不能对他的人生不负责任。

  5. 1月30日前发送至老师个人邮箱。

  (作者系最高人民法院法官)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