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作星辰追明月:贺崔敏教授八十芳华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学者 > 正文

愿作星辰追明月:贺崔敏教授八十芳华

2018年04月02日21:26 东方法眼 李富成
   
 

核心提示:自小有个警察梦,侠客情,梦想可以成为一名神探、侠客,可以“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在那个高考还可以改变命运的年代,

  自小有个警察梦,侠客情,梦想可以成为一名神探、侠客,可以“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在那个高考还可以改变命运的年代,我高考第一志愿填报的是政法警察院校,第五志愿填报的是南京师范大学。然而,造化弄人,第一志愿的政法警察院校没有录取我,第五志愿的南京师范大学反而抢先录取了我。由于所学非所好,一直试图通过调换学校或专业,以便自己有学习法律或侦查相关知识的机会。后来才知道,调换学校或专业需要强大的社会关系,非我等农民子弟能够实现的。在南京师范大学4年的学生生涯中,主要精力放在反复阅读金庸小说上,以致金庸小说中的一些章节我至今还能熟记于心。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还是包分配的,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毕业后被分配至苏北县城的一所学校当老师。

崔敏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博士生导师 崔敏

  虽然成为一名教授《教育心理学》的老师,对法律职业的一往情深却没有任何改变。为了实现儿时的神探梦,成家的我企望通过考研实现梦想。上世纪九十年代,教育部对考研的英语要求特别高,对报考法律专业的研究生更规定英语必须达到65分以上。读小学的时代,正是文革晚期,受“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照样闹革命”风潮影响,从中学时代起,我就特别讨厌英语,以致英语一直是我的弱项。虽然下了巨大功夫,考研的英语成绩仍然达不到65分的国家线。考研的人都知道,研究生英语考试达到50分很容易,从50分攀升到60分以上则是非常困难。多年后,教育部对硕士研究生英语成绩突降至40分,于我而言,是多么不公啊!

  从网上得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十分兴奋,觉得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来了。为了掌握考研信息,我大胆冒昧地给公安大学崔敏老师写信。没想到,很快收到崔老的回信,信中还夹着一张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硕士研究生招生信息的剪报。此前,我曾给西南政法大学一位资深刑法教授写信,咨询相关的考研事宜。听别人的指点,还在信封中夹有购买资料的几元钱与邮票,一直没有收到期待的“西政”老师的回信。崔老的回信无异天籁之声,令我倍感激动。此后我就借梯子上楼,经常给崔老写信,咨询一些考研事宜,记得有一次崔老因为忙,还是师母张廷玉女士给我回的信,信中师母对我充满鼓励之言,希望我能够成为崔老的得意弟子。每当考研痛苦迷茫之时,就会拿出崔老与师母的回信捧读,梦想自己早日成为崔门弟子。遗憾的是,由于我的英语考试成绩多次在60分至65分之间徘徊,与国家规定的考研英语分数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也就无缘成为崔老早期的硕士弟子。期间,崔老为了破格录取我,曾与研究生部领导大动干戈。由于我没有被破格录取,崔老为此停招了一年硕士生,以致我在公安大学研究生部的老师中得享大名。有一次,我到公安大学研究生部购买资料,负责出售资料的老师惊奇地看着我说,你就是李富成啊!

  能够成为崔老门下的首届博士实属偶然。湘潭大学硕士毕业后,我有幸到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当时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胡道才院长特别爱惜人才,指定我到北京参加一个刑事诉讼法学方面的培训班。上课期间,巧遇湘潭大学校友彭海青博士,她当时是陈光中门下的弟子,彭海青是一个做学问的山东女孩,她特别景仰崔老的道德文章,一直无缘当面聆听崔老的教诲。听到彭海青博士的遗憾,我表示可以为她引见崔老。当天晚上,我陪同彭海青到公安大学拜访崔老。在返回宾馆的路上,彭海青突然对我说,今年公安大学也招博士了,崔老开始带博士生了。我当即埋怨彭海青:“在崔老有家中怎么不对我说?”我立即联系崔老,了解考博的相关事宜。此时,公安大学的博士报名时间已经终止,崔老专门到研究生部为我领取报名表。填表时,我还是遇到麻烦,当时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政治部领导不同意我考博,我无法在报名表上盖上单位的公章,幸好遇到敢于担当的公安大学研究生部王刚老师,我顺利地报了名,顺利地考取崔老门下的第一届博士研究生。从此,能够经常当面聆听崔老的教诲,当时激动得想要纵酒放歌。

崔敏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博士生导师 崔敏

  我与毛立新是崔老的第一届博士生,崔老经常对我们说,自己第一次带博士,没有什么经验,害怕误人子弟,害怕自己带不好博士。2004年,全国刑事诉讼法年会在广州召开,期间,会议主办方安排与会人员夜游珠江。游船上,我遇到中国政法大学杨宇冠教授,杨教授与我是盐城老乡,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做崔老师的学生可不容易啊”!当时,对杨教授的教导付之一笑,我心中暗想做崔老学生有什么难的?崔老的人多好啊!第一年春节回老家,崔老还为我和毛立新准备送给家人的礼物。当下中国,老师给学生送礼绝对是凤毛麟角。直到开始博士论文写作,我才算真正领会杨宇冠教授说的“做崔老学生不容易”的真谛。

  崔老是个认真到较真的严师,不管做什么事情,崔老都追求完美,做到极致。打开信封时,崔老一定要用剪刀将信封的封口剪齐,让我盖章时,印章不能歪掉,必须堂堂正正,拍照片时,手不能抖动,否则,必定会受到崔老笑呵呵地批评。小事情做得不好,崔老的批评是和风细雨的。写论文时,如果有错误,受到的批评绝对不会是和风细雨式的。由于崔老一直担心“误人子弟”,我们第一届博士的论文题目定得特别早,几乎是在刚入学时,就确定了博士论文的选题。按照崔老的要求,我们应当尽快写出初稿,然后,反复修改。我的博士论文“刑事推定研究”是崔老指定的题目,选题有一定难度,但是,具有重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在博士论文写作的前2年,我每次将论文送给崔老审查,崔老都会提出4至5页纸的修改意见,而且用黑体字标明,错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要如此修改,崔老总是向我反复解释修改的道理,崔老害怕我理解不到位,每次临别前,崔老还不放心地补上一句:“你是否真的理解了?”这样的过程,在我读博期间,多次在崔老的小书房中上演。

  崔老认为文章是白纸黑字,一定要严谨,错了,你是赖不掉的。在我博士论文的前期写作中,崔老总是能够发现诸多问题,一段时间内崔老甚至怀疑我能否将博士论文写好。崔老觉得我的文字功夫不过关,文章中总有些疙疙瘩瘩的地方。加之,“刑事推定研究”是崔老特别衷情的题目,每次崔老都是与我同时思考刑事推定问题。在博士论文写作的中期,我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崔老当时什么话也没有说,半年后,崔老将我的新观点全部否定。当一个严师与你同步思考博士论文时,特别是你的思考又不全面时,你一定会觉得特别痛苦,特别受折磨。

李富成

本文作者

  崔老对我的期望较高,对我责之也较严。崔老每次对我的论文提出诸多修改意见时,都不吝对我严肃批评,以致师母担心我是否经受得住崔老的严厉批评。对崔老的批评,我是真心接受的,毫无色难地从心底接受,根本原因是崔老每次批评都是对的,老师批评得对,作为学生就必须心悦诚服地接受。我的优点是能够吃苦,勤奋,有创新思维,缺点是做学问不够严谨,后知后觉。此前,虽然写过多篇文章,但是,没有受过名师指点。崔老严师式的教育方式对别人可能是不太适合,对我绝对是量身定制的,绝对是特别合适。感激崔老耗费3年时光千锤百炼我,崔老的重锤烈火终于使我做学问的气质发脱胎换骨般变化。自我感觉文字功夫是过关了,科研成果也在不断涌现,特别是《刑事推定研究》的博士论文先后获得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首届优秀博士论文,北京市首届优秀博士论文,足以证明崔老没有误人子弟,而是严师出高徒。由于崔老师在学界的声望,我们第一届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是豪华组团,陈光中先生任答辩委员会主席,成员有宋英辉老师、陈端华老师、程味秋老师、刘万奇老师、周欣老师,都是一时人杰。经过答辩委员会严肃认真较长时间的研究讨论,陈光中先生宣布我的博士论文获得优秀等级。博士论文答辩后,我到崔老家拜访,崔老认真地对我说“陈先生是爱惜人才的”。

  做学问,崔老是一个特别严肃的人,生活中,崔老又是一个特别随和的长者。崔老可以与弟子开玩笑,可以给学生点烟。崔老有吸烟的习惯,还经常戏称“硕士生考题是论抽烟的五大好处”,“博士生考题是论抽烟的十大好处”。每年中秋节与端午节,崔老与张廷玉师母必定招集所有弟子到家中吃粽子,月饼。当然,酒是少不了的,崔老虽爱酒,但量不大,喝酒方面,我是当仁不让于师的。酒桌中,崔老毫无严师的架子,脸上不时露出儿童般的嘻笑,完全是一个老顽童。此时,师生间无大无小,无上无下,其乐融融。当崔老家的水饺、冷菜、热菜不断摆上桌子,当师母不断劝弟子们多吃一些,就会有“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师生同乐,教化无声啊。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否则,但愿每天都是此景。

  博士毕业后,我有幸得到时任江苏省公安厅黄明厅长的赏识,作为人才引进至江苏省公安厅工作。②虽然远离北京,不能经常聆听崔老的教诲,但我每年坚持来北京一至两次,只为能够吃到师母做的饭菜,陪着崔老喝点小酒,了解崔老的最新研究动态,从中汲取治学的营养。每次到崔老家,崔老总是拿出珍藏的好酒,崔老一杯,我半瓶,剩下的酒,下次再来喝。有一年的夏天,崔老与师母住到延庆避暑,我恰好到北京,就电话联系崔老,崔老听说我要去延庆看望他与师母,特别高兴,对保姆刘姐说:“我的学生要来了!”从来不买菜的崔老,亲自到超市买了许多肉类食品。刘姐笑着对我说,富成,崔爷爷害怕你饿着呢!

  崔老一生不唯上,不唯官,只向真理低头,为此得罪了一些权贵。在一些人看来,崔老摊上“大事了”,在崔老看来,做学问的人就当如此。世上缺少骨气的人太多,总得有一两个敢于直言的人挺立向前,我们的民族才会不断修正自身的错误,崔老当属此类人物。作为学生,对老师的道德文章除了认真学习,只有景仰之。崔老好比长空明月,我们学生愿作山涧清风追明月,愿作满天星辰绕明月。有崔老在,弟子们就不会迷失人生的方向,就不会人云亦云。真诚地祝愿恩师师母身体永远健康,带领弟子们做更大更好的学问!

  仅以此文祝贺恩师崔敏教授80华诞!

  ① 当年考湘潭大学研究生时,我的英语成绩好像是68分。

  ② 当年博士临近毕业时,我冒昧地给黄明厅长写信,信中附上自己的研究成果,黄明厅长对我的研究成果比较肯定,指定公安厅的人事部门与法制部门前往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对我考察。然后,我就顺利地进入江苏省公安厅工作。在江苏省公安厅期间,我出版了15本著作,发表几十篇文章,都是与公安机关执法规范,信息化相关的内容。由于我就业的传奇色彩,其后,一些公安大学的师弟们纷纷效法。


┃相关链接:

崔敏教授新著《求真集──我的治学之路》出版

治学唯实 一生求真──崔敏教授《求真集──我的治学之路》评介

崔敏教授对《刑事推定研究》的评语

崔敏:关于刑事诉讼法再次修改的几点意见

崔敏教授七十华诞致词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