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毕业致辞]:“大学”与“毕业”──在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2009届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2009年07月03日06:42 东方法眼丁凌华 评论字号:T|T
  亲爱的同学们、尊敬的家长们、尊敬的领导和老师们:

  下午好!今天是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2009届大学生的毕业典礼,在这样一个隆重的典礼上,应该谈些什么呢?我想就从“大学毕业”这几个字说起。

  什么叫“大学”?

  过去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语,就是80年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所说的“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就是说大学要有大师,但1957年以后中国就基本没有大师了,左顾右盼、心惊胆战是出不了大师的。我们今天不讨论大师不大师,一定要有大师才能办大学,大概北大、清华都要关门了。我只是谈谈“大学”这个词汇的含义。

  我们今天有小学、中学、大学,是人生学习旅程中的依次递升的一个个阶段,中国古代也有小学、中学、大学,但是含义并不一样。古代的小学是指文字学,是基础的学问,包括文字训诂学、音韵学、版本学、目录学、校勘学、文献学、典藏学、避讳学等等,是很艰深的学问,也是古代知识分子谋生的本领。清末的王国维、章太炎是国学大师,他们都是小学功底特别扎实,所以成就了大师。我们今天的博士生、博士后也没有几个能达到古代小学毕业的水平。

  古代的中学也不是指学习阶段,而是中国传统学问的总称,张之洞在清末洋务运动中提出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口号,其中的“中学为体”的中学就是指中国的传统学问,指儒家的价值观。我们现在提倡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也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古代的大学不是学校,而是大学问,什么大学问呢?做人的学问。古代的四书五经,四书的第一篇就叫《大学》,原来是《礼记》中的一篇,朱熹专门把它挑出来列为四书的第一部,认为它最重要,朱熹说:“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法也”,就是告诉你怎么样做人的道理。怎么样做人呢?《大学》的第一段就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首先就是修身,就是道德修养,懂得做人的道理,做人的责任,然后才能齐家,孝顺父母、夫妻和睦、养家糊口,挑起家庭的担子。然后才谈得上治国、平天下。所以华政的校训:“明德崇法”,我就不大同意,应该是“崇德明法”,德光是明不行,德是要崇的,法倒是明就可以了,何况我们现在的法连“明”都做不到,哪里谈得上“崇”呢?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一层意思:你们不要把大学当成专业,不要把法学当成专业,去掉这个包袱。今天的大学无所谓专业,大学只是从不同的角度,培养共同的文化素养而已。你们如果钟爱法学,可以继续深造,可以考研、读博,硕士、博士才是专业,大学本科无所谓专业,这就像古代的科举考试,狭义上就是指举人、进士,考上举人、进士就踏入了做官这个专业。秀才不属于科举范围,你们现在就是秀才,今天的中学毕业相当于古代的童生,大学毕业就相当于秀才。80年代的时候大学毕业就是国家干部,因为那时候文革刚结束,举人稀缺,于是就把秀才拿来当举人用了。现在不行了,国家机关只要举人和进士了,于是秀才们就有些失落了。

  但是现在国家富强了,经济发展了,你们的天地宽了,不需要去跻国家机关这座独木桥了,将来你们中不仅会出现法学家,也会出现文学家──我就看到一些同学的个人博客文字非常漂亮,不亚于专业作家;也会出现艺术家──前几天的09届研究生毕业晚会上,有一个太监就演的非常专业;也会出现企业家──希望不偷税少漏税;也会出现金融家──当然不是那种引发金融危机的金融家;也会出现政治家──像曹建明那样。但我不希望你们中间出现军事家,因为只有乱世、只有战争才需要军事家。我更不希望你们中间出现什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个把革命当成职业的社会一定是一个糟糕的社会。

  我们再来看什么叫“毕业”?

  毕业是指完成了某一阶段的学习任务,“毕”是完成、结束的意思,“业”是什么呢?有的同学说业就是学业,这是同义反复,仍然没有说清楚什么叫“业”。佛经里面说业就是罪孽,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于是就有业报、业果、业缘之说。但这样来解释,“毕业”就变成“完成了罪孽”,那还读什么书呢?这倒符合文革中“知识越多越反动,读书越多越愚蠢”的口号。“毕业”的业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在中国古代,大概从西周开始到魏晋的这一千多年里,文字的载体主要是竹片或木片,称为简,也叫策,所以《战国策》就是记载战国历史的简书,记载有关国家政治内容的简就叫政策。但是简很重,一本书就是几大捆,所以古人形容一个人很有学问就说他“学富五车”,其实并不稀奇,就是装了五辆车的竹片,几百本书而已。但我要写一封信,一百来字,要用七、八根竹片,还要用绳子串起来,很麻烦,于是就用一块方木板,一尺见方──那时候的一尺大概相当于今天的7寸,一百多字正好写下,既方便又郑重其事,这样方形的写字的木板就称为方,或者叫牍,所以古代的书信也叫尺牍,一尺见方的木板。但是学校里读书用的教材,一二百字的方版显然不够,如果用一大捆竹简又翻起来夸拉夸拉噪音太大,影响教学秩序,于是就用更大的木板,可以写千把字,譬如我刚才说的四书里的《大学》这一篇,1800字,写的字小一点,大致上一块大木板就可以了,这种用来写教材的大木板就叫“业”。学生每天带着这块大木板“业”上学,学完了一块大木板就叫“毕业”。《春秋》学完了叫春秋毕业,《尚书》学完了就叫尚书毕业,1800字的《大学》学完了,就叫大学毕业。如果正在学,还没有学完,就叫“肄业”,肄就是学习的意思,我们现在把中途退学称为肄业,就是指还没有完成学习任务。当然,古人读书是精读,不像我们今天知识爆炸这么快,董仲舒学《春秋》一本书就学了十年,就像我们的党员学“三个代表”一样,三句话就学了半年。

  我解释“毕业”两个字,就是要说明第二层意思:学无止境,看起来简单的东西里面都有学问。做学问就要不断追问,做工作就要重视细节。学问学问,就是要学和问,不断地学,不断地问,问专家,问学者,同时也要不断地追问自己:我这件事做完善了没有?是不是还有改善的余地?改善细节,改善程序,细节决定成败,要善于从别人以为没有问题的地方看出问题来,要能够从小问题中看出大问题来。这个道理,无论什么学科毕业、无论做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我们这个民族习惯了大大咧咧,重视细节和程序的人才一定能脱颖而出。

  同学们,振奋精神,迈开大步,大胆地走向社会,去读社会这个大学,在社会的大学中不断地磨练自己、完善自己,21世纪的中国是属于你们的。

  我的胡说八道完了,谢谢大家!

  2009年6月17日

作者丁凌华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