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效市场到何处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综合 > 正文

仿效市场到何处

2011年07月17日08:55 东方法眼 熊秉元
   
 

核心提示:他提出问题:中国大陆一胎化,是对偏好的限制。有人很喜欢小孩,却只能生养一个;有人不想要有子女, 平白浪费权利。如果发行“生育许可证”,而后自愿交易,不是能两全其美吗?

  法律经济学,是1960年发轫的新兴学门。诺贝尔奖得主寇斯(Ronald Coase),公认是创始人。然而,真正把经济分析带入法学领域,并且开疆辟土的,是蒲士纳(Richard Posner)。

  蒲士纳运用经济学的概念,分析法学问题,大剌剌和明目张胆的程度,连经济学者都要自叹弗如。当然,这是因为蒲氏受过良好的法学训练,再摸熟了经济分析;而后出入法学,自然从心所欲,无入而不自得。在他诸多独特见解里,“仿效市场”的概念,是创见、有启发性、挑战传统见解。当然,相关的概念,值得先作澄清。

  经济学里,市场通常隐含两个特质:自愿性的交易,隐含消费者主权;透过自愿性的交易,资源会流向价值最高的使用途径。也就是,资源(商品、劳务、有形无形的价值),会由最在乎、也最愿意付出的人享有。而且,最在乎和最愿意,通常是以口袋里的钞票来表示,口说则无凭。

  第二个概念,是“仿效”; 如果因为某些原因,无法进行自愿性的交易、或市场不存在;那么,市场不可得,就模拟和仿效市场:在脑海里自问,如果市场存在,资源将如何配置;然后,就以这种配置状态为参考座标,法律上作对应的规定。

  一胎化发“许可证”

  一个例子,可以反映仿效市场的概念、现实性和可能引发的争议。《法律的经济分析》,是蒲氏的经典之作,畅销而长销。在某章的习题里,他提出问题:中国大陆一胎化,是对偏好的限制。有人很喜欢小孩,却只能生养一个;有人不想要有子女, 平白浪费权利。如果发行“生育许可证”,而后自愿交易,不是能两全其美吗?

  这种构想,有点惊世骇俗;但是含义如何,可行性如何,值得探究;即使是益智游戏,也有助于检验思维:在现有一胎化框架下,“生育许可证”希望能挣脱束缚;截长补短,让更多人的满足程度提升。每对新婚夫妻,配发一张许可证;不想生孩子的,可以到市场上去卖;想多生孩子的,量力而为。

  这种作法涉及的行政成本和潜在弊端,姑且不论;但是,目前的情形,是一胎化之下,不想有孩子的,生了之后,可以到黑市上去卖掉婴儿。一个是买卖婴儿的市场, 一个是“生育许可证”的市场;因此,许可证的作法,是间接的市场,是仿效真正婴儿的市场。相比之下,许可证的市场显然更有可取之处。

  真正的市场不存在时,权益如何配置。比较直接的例子,是机场和附近的居民;到底是机场有营运的权利,还是居民有安宁生活的权利?这两种权利,都没有市场可以买卖交易;而且,居民成千上万,每人受的影响不同,机场势必无法个别协商。

  “如果”买卖权益的市场存在,机场和居民显然需求不同:对于晚上的睡眠时间,居民愿意付高昂的价格;对于白天的作业时间,则是机场愿意付高昂的价格。因此,即使市场不存在,利用仿效市场的技巧,法院可以直接界定权利:晚上归居民,白天归机场!这种安排,可以使资源流向价值最高的使用途径;利用“市场”为思考技巧,处理看似复杂的问题。

  根据传说,智者所罗门王曾面对纠纷:两名女子都宣称,自己才是婴儿的生母;两人争执不下,所罗门王提议,干脆把婴儿从中切开,一人一半好了! 其中一位不置可否,另一位闻言色变,愿意放弃,让对方得到婴儿。所罗门王立刻做出决定,把婴儿判给愿意放弃的妇人,因为她才是真正的生母——她愿意付出的,是一辈子和骨肉分离,而这是多么昂贵的价格!

  愿意付出最高价格的人,享有运用资源的权利;抽象来看,这正是仿效市场的逻辑!

  (作者系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客座教授)


┃相关链接:

熊秉元:市场启示录

市场份额规则在我国不可行

国务院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意见

水运建设市场监督管理办法

那个叫“拼多多”的用最牛掰的技术论证了:什么才是最真实的中国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