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致辞]走出江湾,走向江湖──孙笑侠在复旦大学法学院2015届毕业典礼上的讲话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综合 > 正文

[毕业致辞]走出江湾,走向江湖──孙笑侠在复旦大学法学院2015届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2015年07月22日15:49 复旦大学法学院网 孙笑侠
   
 

核心提示:伯尔曼曾经说,欧洲的法律人是最早的法律人,他们的特殊性就在于他们的思想最接近于贵族,甚至说带有贵族的品味。

  亲爱的同学们、老师们、各位家长:

  听到前面的老师、家长、同学的发言,我非常感动,有一股暖流通过我的心脏。一方面感到非常高兴,另一方面又感到有点失落。此时此刻我想起去年毕业生的一段诗:“凤凰花开,我们要离去,再也回不去了。”我一听到“再也回不去了“这句话,就忍受不住那种失落感。回不去了,时间是不会倒流的,你们要插上翅膀,奔赴你们的前程,面对的是新的大学堂——我们的社会。

复旦大学法学院孙笑侠

复旦大学法学院毕业典礼

  新的征程意味着新的起点,新的征程意味着新的开始,在这里,我要代表法学院全体老师,向2015届的全体毕业生表示热烈祝贺。

  同时,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今年的毕业生大致的去向,以及我有什么样的感受。在最近五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学生的毕业去向是类似的:首先是出国,其次是读研,第三是就业,而就业的这部分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就业的这部分同学中,有从事法律服务的,有从事律师工作的,还有一部分是司法机关,少部分是公务员。这里面有一个最突出的变化,三十多年前我国的法学教育重点是培养司法人才,而今天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各行各业都需要法治人才,因此法务人员很紧缺,作为复旦法学院,我们也积极回应这一趋势,培养法务人才。而各行各业的法务,有许多是复合型的需要,既要懂法律,又要懂经济,甚至要懂某一个方面的经济。所以说,在法学教育领域已经出现了一个重大的转折。因此我们的法学教育也需要进行转型,从过去的一种以培养司法人才为重心的法学教育模式,向以培养行业法务人员为重心的这样一种教育模式转变。

  我的体会是,我们的同学非常有竞争力。上海滩几乎所有的重要岗位,都有我们复旦法学院的同学在那里站着,这是和我们的学生素质有关系,当然也和我们复合型的、博雅型的通识教育理念有关系。

  但是,我们的同学是否一定要追求同样的人生目标?换句话说,我们的同学都要向往所谓高端的律所、高端的金融机构,大家是否都要向钱看?我们的同学,要看到这个社会是多元化的,我们的毕业去向也是多元化的,法学教育更应该多元化。复旦大学以及复旦大学法学院不应该是单一的,应该是多样性并存的。所以我们既要有高端的商务人员、高端的法务人员,同时我们也要有高端的律师、法官、检察官甚至公务人员,以及企业家,将来还有可能成为政治家。这才是我们复旦应该树立的一种教育理念,多元化的法学教育实际上已经形势逼人!

  但不管怎么说,无论你将来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法学院出来的毕业生都有一个共同点是改变不了的,那就是:我们都是法律人。这个“法律人“的概念是把我们所有的在不同岗位上的人都统一起来的一个概念,这个法律人的概念在大家的法学院生活中已经被多次提及,它实际上是一个职业共同体的象征。

  法律人和大众到底有什么区别?法律人在古代就已经形成。马克思-韦伯曾经对六百年前甚至更早的法律人进行了综合分析,他比较了古罗马的法律解答者,比较了犹太的拉比,也比较了印度的僧侣,还比较了伊斯兰的穆夫提,又比较了英国的法官,再比较了大陆法系尤其是德国、法国的法学家。把所有这样一些人进行综合比较之后,马克思-韦伯说他们的共同点在于他们是一群特殊的人:“他们的知识、他们的思维和他们的美德是最接近于贵族的。“

  法国的托克维尔到美国考察了二十几个月之后,写了《美国的民主》。他对法律人是怎么样定义的?他也说,这是知识分子中的一群特殊群体。我们要把知识分子突出出来。他是特殊的一个群体,之所以特殊,在于他掌握特殊的思维、特殊的技能,尤其托克维尔还强调了他们具有特殊的伦理。

  我们再来看哈佛大学法学院已经过世的一位老教授伯尔曼曾经说,欧洲的法律人是最早的法律人,他们的特殊性就在于他们的思想最接近于贵族,甚至说带有贵族的品味。

  同时我们再看日本的一位法学家叫大木雅夫,他曾留学德国,是茨威格特的学生。大木雅夫教授说,法律人事实上具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最接近贵族。

  最近我又看了《什么叫贵族》一书,我们这个社会是否定贵族的。我们在今天,在现代社会,谁还会去重提贵族这样一个概念呢?但是我们法律人没有否定,作为这样一种知识的贵族、精神的贵族,我们没有否定。我们有时候会读到一些段子、读到微信上的一些精彩推送,说贵族不等于有钱,贵族是精神上的、知识上的、能力上的。

  我想说,如果说用现代的社会学理论来分析的话,贵族这个词实际上已经被偷换了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就是精英主义理论。其实我不赞成用“精英”这个词来形容法律人,但是这个理论背后想要强调的东西,我是想要赞成的,那就是什么呢?精英主义背后想要强调的就是,法律人最重要的就是用两个东西来战胜一切困难、来实现他的正义的目标。这两个东西就一个是我们的专业知识,专业知识就是我们手中的宝剑;而另一个就是我们心中的美德。“知识”加“美德”这就是欧洲人长期以来强调的所谓贵族精神。因此我们每一位复旦的法律人,在未来的生活、工作中,无论是在逆境、还是在顺境都要记得,握紧你手中的宝剑和你心上的美德,这两样东西随着你走出江湾,走向江湖。

  我们经常说,毕业我们就要走江湖了,记得带上这两份非常重要的宝物,你们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同时也能够更加壮大我们法律人的共同体队伍,实现我们新的法治梦想。

  最后,我再一次祝贺我们2015届的毕业生同学,一路平安、梦想成真!


┃相关链接:

[毕业致辞]田成有:生命因奋斗而美丽

[毕业致辞]任凭时光悠悠,我对你们充满希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2011届本科生毕业晚会寄语

[毕业致辞]马皑老师在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毕业致辞]黄进校长:将法大的印记珍藏心底──在2014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毕业致辞]龙大轩:请珍惜你自己──在西南政法大学2014届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毕业致辞]拒绝做人生的巴博萨船长──于飞在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