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帝国的阴影和法庭裁判的暗面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综合 > 正文

法律帝国的阴影和法庭裁判的暗面

2019年05月29日10:19 东方法眼 庞克道
   
 

核心提示:坦然接受和面对法律帝国的阴影,也许才能更好地使其大,壮其威,成其义!

      法律是除了金钱以外,对经济和社会进行政治调控的最重要的手段。因此,法律被适用方能发挥其机能。适用者乃将抽象的法规实现于具体的事实当中。具体而言,即将法律适用于所争执之特定事实里,以解释确定具体的权利义务,其判断受到国家实力的保障时,该判断的全体过程便可以称之为裁判。行使裁判权的机关就是法院,具有裁判权限者就为法官。一般而言,司法制度指的是以裁判为中心的全部制度,它亦包括律师、检察官、法证官等制度在内。
      在《法律帝国》这本书中,著名哲学家、法学家罗纳德·德沃金对司法权力的定位有句经典的名言:“法院是法律帝国的首都,法官是法律帝国的王侯。”当然,关于法院的职能定位,还有一句大家耳熟悉的格言:法院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些语句背后,都代表着人们对法院的崇高价值期许。建立在公平正义基础之上法官与法院的确理应享有此般崇高的地位与威望。
      但是,正如法国剧作家博马舍在《费加罗的婚礼》中所言:“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在最关注法庭程序的法社会学理论看来,结构化的法庭程序在将社会冲突进行“驯化”,实现定分止争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存在着如下的弊端:
      首先对冲突内容的转换,并且将其局限于与法律相关的要点,导致了一种选择性的现实处理,然而,任何社会冲突都深植根于社会背景之中,这种化繁为简的处理,掩盖了冲突的复杂起因和各种个人的或社会的矛盾。律师以法律专家身份的介入,替当事人代为处理法律事务,这既可能对当事人的理解力提出苛求,也会疏离当事人,压制当事人情感的投入。因此,法庭程序的恐吓效果也就成为法律实践中的一个问题所在。
      其次是法律裁判的特点在于它的过去式定位。正如法学家张文显所说,法律为未来作规定,法官为过去做判决。法庭通常负责查明已发生的事实,然后从法律上给予“事后诸葛亮式”的法律评价。不能说法官的认知和决定不会对当事人之间未来的关系发生影响,但塑造他们之间将来可能的关系则决不是它的职责重心所在。
      最后人们总是喜欢把法庭比喻为战场,称诉讼为战争。检察官以能把所谓的“罪犯”绳之以法,送进监牢或送往地狱为能事,而律师则竭尽所能,必欲把当事人利益之最大化为唯一目标。归根结底,是因为法律在其二元结构里不得不作出非此即彼,肯定一切或否定一切的裁决。结果极大可能会有失公允地对待当事人的利益,而且也不利于查明法庭程序中的疑点。这种疑点包括应当努力克服的查明事实的不确定或法律规定的不确定。
      正是基于上述研究,一些学者不悦地将法庭程序称之为“缄默的机构”或“沟通被扭曲的舞台”。当然,历经几百年的发展,法律已经变得谦卑,它已经允许法庭程序以外的其他冲突处理程序的发展,并且还愿意人们去做出更多的选择和探索。
      坦然接受和面对法律帝国的阴影,也许才能更好地使其大,壮其威,成其义!行文至此,我才发现,原来这是多么正确的一句废话!


┃相关链接:

文学与法律

信不信,你看到的这个法律文件一大波都有错字!

没有秘密之书──你能理解法律

你看到的,也许就是假法条!

评陈兴良的《形式解释论与实质解释论的辩驳》

最新更新法律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