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抓捕强奸犯怪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方圆 > 正文

警方抓捕强奸犯怪案

2004年08月10日21:34 东方法眼 今日说法
   
 

核心提示:  湖北省的张女士睡觉时被歹徒强奸。警方设计了一个奇怪的抓捕方案:民警埋伏在张女士家中,让张女士再被强奸一次,以便现场抓获歹徒。  警方抓捕强奸犯怪案  2003年6月4日,在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杨叶镇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案件。就在那天晚上,当村民张女士熟睡之际,突然有一个蒙面男子闯进了她的家,而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可以说是令人瞠目结舌。  当晚,蒙面歹徒闯进张女士的家欲行不轨,由于惊醒了孩子,歹徒逃走了。这是张女士噩梦般生活的开始,因为她没有想到第二天晚上歹徒又来了。这次歹徒竟然带了把刀,张女士刚想

  湖北省的张女士睡觉时被歹徒强奸。警方设计了一个奇怪的抓捕方案:民警埋伏在张女士家中,让张女士再被强奸一次,以便现场抓获歹徒。
  警方抓捕强奸犯怪案
  2003年6月4日,在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杨叶镇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案件。就在那天晚上,当村民张女士熟睡之际,突然有一个蒙面男子闯进了她的家,而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可以说是令人瞠目结舌。
  当晚,蒙面歹徒闯进张女士的家欲行不轨,由于惊醒了孩子,歹徒逃走了。这是张女士噩梦般生活的开始,因为她没有想到第二天晚上歹徒又来了。这次歹徒竟然带了把刀,张女士刚想反抗,他就掏出刀抵在张女士的胸前。张女士害怕歹徒伤害孩子,只好听命于歹徒,被其强奸。
  遭受了奇耻大辱之后,张女士去当地的杨叶镇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的领导估计,大胆歹徒第三天可能还会再来,于是决定6月6日晚上实施守候抓捕。不过在抓捕方案当中,有一个细节让被害人很尴尬:警方说,要等到犯罪嫌疑人泄精之后,再让张女士发出咳嗽声,然后他们才能进去抓捕。
  但是参与当晚抓捕的派出所所长并没有说清为什么会设计这样的方案。为了能尽快抓住那名男子,张女士只好冒着再被强奸一次的痛苦配合警方。
  这天深夜,民警们果然来了,大家在11点时悄悄布控。据张女士介绍,当时派出所的所长、副所长等四位民警就在客厅的沙发处埋伏,她还是在里间跟二女儿和小儿子睡在大床上,14岁的大女儿睡在小床上。
  大约在午夜过后,不出派出所预料,色胆包天的蒙面歹徒居然如期而至了。张女士说他进屋后先将灯泡摘下,手上又操起了尖刀。这一次张女士遵循派出所的指令,没有反抗。当时4位民警静悄悄地埋伏着没发出一点声音,也没有做出任何举动,直到张女士按照事先约好的暗号发出咳嗽声,叶所长才冲了出来。可是这已经惊动了歹徒,歹徒光着身子,趁黑迅速地从后门跑掉了。
  让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蒙面歹徒不但在四位警察的身边把被害人再次强奸,而且又从四位警察的包围之中逃之夭夭,追出门去的警察一直搜索到天亮,也没有把裸体逃脱的歹徒找到。事后,警方对这次抓捕失败的解释是,刚开始他们没有听到歹徒进门的声音,而当他们听到张女士发出的声响冲出来时,歹徒已经受惊逃跑了。
  无论派出所如何解释,事实就是犯罪分子在四位警官的眼皮底下又完成了一次强奸。
  受害者张女士说,6月6日这次强奸的发生完全是警察一手造成的。而那天夜里发生的这一切被不久后回家的张女士的丈夫知道了,他大为震怒。他气愤地说,四个公安人员眼睁睁地看着歹徒作案却不采取行动,而且全副武装竟然还让歹徒溜走,这就是一种失职行为。他认为派出所说当时什么也没听到这是鬼话,是办错案的托辞。
  当时犯罪嫌疑人逃脱时,遗留在现场的有灯泡、刀子,这上面应该有歹徒的指纹。可是警方说经过技术部门鉴定,刀子上没有犯罪嫌疑人的指纹,这可能是因为刀子上的灰尘比较重。与刀子一起从现场取回的那只被歹徒从灯口取下的灯泡,派出所说不知道现在是在哪里保管,但是他们肯定地说对破案最直观的指纹也没有取到。这样,案件的突破口就只有DNA鉴定了。
  由于歹徒对张女士完成了强奸行为,从张女士的身上取到了歹徒的精液,可从中提取DNA。
  案发后,派出所在杨叶镇上排出了许多重点对象,抽取了他们的血样,与被害人身体上取到的精液残迹一起送到具备完善DNA鉴定技术的黄冈市公安局。一个月后,鉴定出来了,镇上一个叫李端庆的人的血液与犯罪现场遗留的精液残迹中的DNA一致。据此,李端庆被捕,强奸案告破,歹徒落网,派出所一身轻松。但是,镇上的村民们却不干了。
  村民们反映,李端庆家族有遗传病史,他本人体质很弱,性格内向,并且腿脚有一些跛,说他作案逃跑,实在是冤。不仅这些,就连被害人张女士的丈夫也不相信案子是李端庆犯下的。
  李端庆的律师经过对案件进行分析,发现这个案子的疑点颇多,比如犯罪现场遗留的鞋子是42码的,但是李端庆只能穿39码的鞋;据被害人陈述歹徒身材高大,而李端庆身高仅1米65不到;李端庆与被害人既是亲戚,又做了10年的邻居,音容笑貌相互熟悉,而案发时被害人曾与歹徒对话,如果作案人真是李端庆,那么被害人肯定能听出他的声音来,但是被害人却不能认定对方是谁。关键的一点是,律师发现当初的采血程序很不严谨。村里的医生采血之后,并没有进行严格封存,存在血样搞混甚至被人调包的可能。
  去年11月,此案在鄂州市鄂城区法院开庭,被告人李端庆当庭否认对自己犯强奸罪的指控,并且提出了重新进行DNA鉴定的要求。
  而重新鉴定之后,令人瞠目结舌的结果出来了——湖北省高院对李端庆血液进行鉴定的结论是:犯罪现场的可疑斑痕非李端庆所留。之后,北京市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作了第三次鉴定,彻底排除了李端庆的作案嫌疑。今年1月,李端庆走出了看守所,重获自由的他感受更多的是一种委屈和侮辱。
  在李端庆被释放后不久,鄂城区公安分局的领导专程去李端庆家登门赔礼道歉,并赔偿了李家两万元人民币。至此,李端庆的冤案已经了结了。但是一年前强奸案的侦破又回到了起点,怎么才能在冤枉一个好人之后捉住那个坏人呢?
  杨叶镇派出所对于最终侦破一年前的强奸案是持乐观态度的,他们认为许多案件都是在十几年之后才有了新的证据和新的线索,此案也不排除若干年后新证据、新线索的出现。但是,被害人张女士也要再等上十几年吗?
  “为了这样一个抓犯罪嫌疑人的目的,设置这样的一套抓捕方案,致使当事人再次受到了强奸,而且以此作为获取证据的一个手段,这涉嫌滥用职权。”中国公安大学教授余凌云说,“再说,把被害人和她的子女置于一种危险之中,没有采取任何的保护措施,特别是在持刀强奸的案件中,没有采取任何的保护措施,这涉及了不积极地保护公民人身安全的法定职责。”
  在前后一共四次鉴定中,除第一次认为现场遗留的精斑是李端庆的,后三次鉴定全都否定了第一次的鉴定结论,证明第一次所作的DNA鉴定有误。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革新说:“除了单卵双生的双胞胎以外,世界上没有哪两个人的DNA结构是完全一样的,如果检验结果出现不同的结论,很可能就是做错了。出现这种错误除了人为的故意因素以外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就是血样出了错误,另一个原因就是技术原因。但是技术出错的可能性很小。”
  如果技术出错的可能性很小,那么人为出错的可能性就会增大。第一次鉴定是由黄冈市公安局委托乡镇卫生院取血,很可能是在采血的过程中把血样拿错了。
  第一次鉴定出的DNA和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精斑一样,而事后证实这不是李端庆的DNA,那么在警方采集血液的15个重点嫌疑对象中,肯定有人的DNA和犯罪嫌疑人的一样,那么警方在排除了李端庆的嫌疑之后,很明显的一条线索就是:在余下的14个嫌疑对象中,肯定有一人的DNA与犯罪嫌疑人在现场留下的DNA吻合。
  警方没有去这么做,派出所所长很轻松地把此案的侦破寄托到了十几年之后。整个案件从一开始蹊跷的抓捕方案,到一个失败的抓捕行动,到一次错误的鉴定,目前,案件的侦破工作停滞。
  (供稿/央视《今日说法》)


方圆杂志

《方圆法治》杂志授权东方法眼刊登,《方圆法治》杂志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的国家级法制期刊。直击反腐大案,启迪法治思维,尽在《方圆法治》。


┃相关链接:

欣闻刑侦办案实行公开

刑事司法一体化视野下侦查之功能研究

侦查能力与侦查法治之关系辨析

查办违法违纪案件应讲究方法策略

从贵州六盘水案件看公安经侦工作应加强监督和制约

警惕有些“侦查谋略”滑向违法边缘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