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法官先接访:一个伪命题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新任法官先接访:一个伪命题

2005年08月27日10:2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第一次从人民法院报读到关于新任法官先需从事信访岗位的新闻,我很不以为然。但近几年,这类报道越来越多,大有形成制度、蔓延成灾之势,让人不得不说几句话。
  我不知道这个制度的始作俑者是谁。但上网简单一查,就有广东佛山、上海一中院(http://rmfyb.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808http://www.shezfy.com/HotView/Detail.asp?id=351)等全国较为知名的法院在实行这项制度。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辽宁省高院已通过内部规定的形式在全省法院系统推行了这一制度(http://news.nen.com.cn/77994956827918336/20050824/1745981.shtml),这就让人实在想不通,这项制度真得这么有效吗?有值得大力推广的必要吗?
  作为我们法院系统的人都知道,我国法院的信访职能由来已久。但对其设置,机构改革前一般设在告诉申诉庭,后来,根据最高法院设立立案庭,并为充分发挥该庭对案件的程序性把关作用,将信访职能归由立案庭管理。由于法院人员配备等原因,一般负责信访工作的都是年龄较大的老法官。因此,像笔者所在法院,一般干警就爱说“还差几年就去干信访了”,意为离退休年龄日近。从笔者掌握的情况看,相当部分法院就是这种情况。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上述法院才适时推出了新任(初任)法官接访制度,以此改变人员结构,为信访工作输送新鲜血液。这就成了我们法院系统所谓的制度创新!
  我想再问的是:这项制度有效吗?
  前几天单位组织收听收看了山东省政法系统英模事迹报告会,里面有个女法官、山东龙口法院陈波,她讲了一个自己亲历的事或许能说明这个问题。陈波1990年从华东政法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龙口法院,该院又分配她负责信访工作。一天,一位女同志因为不服法院生效的离婚判决来访。初出校门的陈波同志很是耐心,从法律适用等方面对她进行了解释,无耐这位妇女不听这套,从桌子上拿起一杯子水就泼到她身上。看看,这就是新任人员(当然,她还不是法官)接访的结果。也有人认为,新任法官一般都有几年法院工作经历,可能效果会好一些。对此,笔者不持有异议,但对一个法官来说,几年的经历是绝对不够用的。笔者从事法院工作十年矣,但现在却是不明白的东西越来越多,也许笔者天性愚笨,但与许多资深法官谈起来,也有这种感受。仅仅几年经历能行吗?
  我们为什么用老法官接访?一个法院的人员结构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年龄和阅历是年青人与他们不可比拟的优势。我们的年青法官有时间、有耐心倾听一位信访人倒三不着两的叙述吗?我们看病为什么愿意找老中医,他们的工作热情、他们的理论知识能比得上现在的博士生、洋归派吗?笔者初任法官时,接手了一起离婚案件。审理中,女方当事人问“大兄弟,你结婚了吗?”“你知道婚姻的学问吗?”两名话,吓得我落荒而逃,只得申请庭长易人审理。现在这事过去五六年了,后来再审离婚案件,我总想起这事。没有婚姻这种经历,你有什么资格、凭什么才能去审理、去裁判这种案件呢?推而广之,我们的新任法官们接访效果能好得了吗?
  有一句话想说很久了。为什么我们的法院总喜欢这种创新,造这样的新闻?法律是保守人的职业,只须严格执行法律规定就行了,可别以为老的东西都是有害的,非得推翻重来不可,事实明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行文即毕,想起了闻一多的诗《一句话》,摘录于下:
  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
  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这话叫我今天怎样说?
  你不信铁树开花也可,
  那么有一句话你听着:
  等火山忍不住了缄默;
  不要发抖,伸舌头,顿脚,
  等到晴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相关链接:

江苏海门法院信访工作经验材料

涉法涉诉信访问答

纵有天大冤情莫去有黑监狱的北京上访

湖南乡镇截访唐慧或已花百万 盼其胜诉以脱责

中央政法委关于建立律师参与化解和代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制度的意见(试行)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来访接谈规则(试行)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