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丽萍有言论自由,金马奖无封杀权力──言论自由、平等逻辑和同性恋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吕丽萍有言论自由,金马奖无封杀权力──言论自由、平等逻辑和同性恋

2011年07月15日16:37 东方法眼 罗锦祥
   
 

核心提示:假如吕丽萍夫妇其实也是同性恋,但他们以同性恋为耻,发表反对同性恋的言论,投身各种活动中表达他们反对同性恋的立场,你对此有何看法?

  吕丽萍“反同言论”引爆网络舌战
  那些为我们痛恨的思想,同样自由。——霍姆斯(Oliver  Holmes)

  一 歧视的风波

  2011年6月26日,“冯伟牧师”发微博称:“纽约州议会昨晚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提案。这是美国第六个通过类似法案的州,也是最大的一个州。求神怜悯这片日益堕落的土地!即使有一天若这里法律规定反对同性恋会被判刑,我也仍然要传讲:同性恋是罪。神爱罪人,但神恨恶罪!信靠耶稣,胜过罪恶,出死入生。”影视明星吕丽萍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加上一句话:“弟兄姊妹转起来!”随后,“冯伟牧师”再发微博:“罗马书 1: 26-27 ‘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已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吕丽萍转发了这条微博并又加上一句话:“给力。”(简称“吕丽萍的言论”)

  无独有偶,同为影视明星的吕丽萍丈夫孙海英数年前也曾在媒体发表看法,如“同性恋就是犯罪!什么叫同性恋啊,什么叫双性恋啊?这都不是道德堕落、败坏可以形容的,简直是犯罪!这都是违背人性的,都是犯罪!这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决不能认同。”等等(简称“孙海英的言论”)。夫妇俩的反同性恋言论引起轩然大波。作为去年台湾电影金马奖的影后,按照惯例吕丽萍今年理应担任颁奖嘉宾,却一度传出消息,金马奖的主席和执委会表示:“金马不能控制得主的发言,但不支持不认同任何歧视言论。关于邀请吕小姐来台颁奖一事,金马会暂缓进行。”(简称“金马奖封杀令”,因时事易变,本文不理会是否变动情况,假定该事实为真并在此基础上分析)

  中央电视台在报道中也对吕丽萍夫妇进行了批评,主播在节目评论道:“我想,作为一个社会名人,有影响力的名人,自己应该反思或者反省一下。我们尊重名人本人的信仰,甚至我们也允许他们对事物有自己独特的看法,但是,这并不等于去认同一个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可以如此公开地对一个在中国社会还有些特殊的群体去表达你的歧视。不用回避,在我们身边有一部分人的取向和大多数人是不同的,但是,他们也在为这个社会辛勤地付出着。同性恋者和我们一样,都拥有在这个社会当中生存和发展的权利,并且这样的权利不应该受到哪怕是观念上的侵犯。我们想对同性恋人群说一声,套用一句我们非常熟悉的话,‘我可以不认同你生活的方式,但我愿意捍卫你不同于我的生活的权利。’”(简称“中央电视台的言论”)

  我有一个问题:假如吕丽萍夫妇其实也是同性恋,但他们以同性恋为耻,发表反对同性恋的言论,投身各种活动中表达他们反对同性恋的立场,你对此有何看法?

  二 言论的分类

  1、纯粹言论和行动言论

  (1)行为的分类

  “行为”是人的外在表现,它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言论”行为,其目的在于交流和传播想法,其过程和结果会形成口头或书面的言语,但这些言语不会直接产生物理位移的后果,例如说话、写字等;另一种是“行动”行为,其过程和结果表现为人或被作用的对象直接发生物理位移,例如走路、打人等。行动行为不含有言论,但言论行为总是伴有发言行动,毕竟说话也得动嘴,写字也得动手等。

  (2)言论行为的分类

  把产生言论必然伴有的发言行动也即把说话的动嘴、写字的动手等行动分离之后,必然伴有的发言行动不予考虑,可以将所产生的言论分为两种:一种是“纯粹”言论,另一种是“行动”言论。纯粹言论的内容没有直接指向任何行动,行动言论的内容直接指向各种行动。对于部分是纯粹言论,部分是行动言论的情况,可以在整体上认为是行动言论,对行动言论的分析同样也会分析到其言论的纯粹部分。

  例如有人对你说:“你真坏。”这句话是纯粹言论,其内容没有直接指向任何行动。而劫匪举枪对准银行职员并说:“把钱给我。”这句话直接指向胁迫转移金钱的行动,属于行动言论。纯粹言论和行动言论仅是“事实”上的分类,不是“法律”上的评价。这种分类的作用在于为了“法律”评价上的方便,先对“事实”予以区分。

  在行动言论中,又可以根据直接指向的行动是否具有强制性,分为非强制性行动言论与强制性行动言论两种。对于非强制性行动言论,任何人都没有执行该言论的义务;而强制性行动言论实质上就是命令,特定义务人有执行该命令的义务。例如上级在工作上发出一个命令要求下级做某事,下级认为该命令违法可以通过其他途径纠正,但是在命令被撤销或变更前,下级负有执行该命令的义务。

  2、孙海英和中央电视台的言论属于纯粹言论

  孙海英和中央电视台的言论内容一样,都没有直接指向任何行动。除了报道相关风波的事实外,中央电视台的言论的内容是纯粹的评价。

  3、吕丽萍的言论和金马奖封杀令属于行动言论

  和孙海英的言论不同,吕丽萍在微博转发了“冯伟牧师” 的反同性恋言论同时加上一句:“弟兄姊妹转起来!”就直接指向了让其他人转发其微博言论的行动,因此整体上来说属于行动言论。

  金马奖封杀令前半部分是纯粹的言论,后半部分“关于邀请吕小姐来台颁奖一事,金马会暂缓进行。”直接指向了拒绝邀请吕丽萍出席活动及作为嘉宾颁奖的行动,因此整体上来说属于行动言论。

  吕丽萍的言论和金马奖封杀令虽然都是行动言论,但是在行动是否具有强制性上却截然不同。

  吕丽萍的言论虽然有让人将微博评论“转起来”的行动指向,但是这种转发行动不具有强制性——吕丽萍也没有权力强制别人,其他人见到后可以转发,也可以不转发。由于把微博言论“转起来”的行动不是强制性的行动,吕丽萍的言论是非强制性行动言论。

  而金马奖封杀令是强制性行动言论。金马奖作为一个合法团体和公共机构,有权力依法依约举办电影节和强制工作人员行事,如果相关工作人员违抗命令按照惯例邀请吕丽萍来台颁奖,极有可能发生被惩处甚至解雇的法律后果;如果严格按照金马奖封杀令行事,金马奖电影节举办时若该命令还没有撤销,即使吕丽萍想过来想颁奖也会被拒之门外,自讨没趣。

  但是,权力并非漫无边界,它也必须接受法律的评价。相关法律分析的关键就在于金马奖封杀令的强制性行动是否合法,也即金马奖是否有权力强制实施歧视反同性恋人士行动。


┃相关链接:

再谈吕丽萍的言论自由和金马奖封杀令——真理不握,言论助明;真理在握,言论无谓

微博言论自由及其边界

新献血法规解除女同性恋献血禁令 男男性行为者仍禁止

互联网时代的言论自由问题略论

沙利文案中的“实际恶意原则”

流言蜚语的法网过滤:《美国法律百》“纽约时报公司诉沙利文”词条译注与发挥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