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有天大冤情莫去有黑监狱的北京上访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纵有天大冤情莫去有黑监狱的北京上访

2011年08月21日08:45 东方法眼 沈海龙
   
 

核心提示:北京的黑监狱是客户端就是各地的学习班,学习班已成为政府默认的合法的超越宪法随意侵犯人权的地方。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与健康,敬请上访人远离北京,莫到有黑监狱的北京上访

  昨天上午,笔者到某镇乡下有事,途经街头时,遇见一骑摩托车载客者,见我即跟随而至。我扭头一见,却是半年前见过的A君。他五十多岁,半年前他自称自己宅基地内的围墙,被后办的相邻的宅基地土地证圈入,因此导致宅基地纠纷。求之诉讼,终审败局。

  他知我懂些法律知识,常有文章见于网络,曾多次求诸于我。但我此人有一原则,非至亲至好相求,能不惹事则不惹,能不得罪则绕道而行。故而,我未肯接受他之所求。

  他悄声告诉我:“我为上次告诉你的事,去北京了!”我惊诧:“你去北京有什么用,上访,其结果是不是发回——照旧?”他说:“是的,被带回来后,我被关进了学习班。”

  “我的天,我去年不是告诉过你么,有冤也不要到北京去伸。现在这社会很黑(当然环境重度污染也是一方面),你怎么还将北京看得很神圣,抓人截访就在国家信访局门外,最高院门外,谁问你上访者的死活啊?想当年杨乃武和小白菜,还能拦慈善太后的轿伸冤,现在啊,你敢未经允许贴近哪个中央领导的身(车)边叫屈,只怕当你是恐怖分子现场枪击你也没处说理去。现今可不是封建末落社会,你不可能再找到象慈善太后这样高级,会具体关注上访者具体冤情的统治者了。”

  我问:“你才被抓时,没有被关进北京黑监狱吧?”他说:“被带回来后,被强行送进学习班时,头被按着上往墙角上用劲敲,那是痛不欲生。”我怜悯地看着他:“你还不敢叫吧?你叫的话或者还敢用语词顶撞对方,那么,他会一直打到你晕过去前都不敢哼为止。”他说:“是这样的,那里还有公理,别说了,哎!最后出来之前,头又重被往墙角上狠撞了几下。”

  我留意到我在从厕所回来途中,一个脸有横肉的中年人递近来听话,我感觉不正常。待与A群临街面北站定后,继续交谈。“他们这是进门给你下马威,出门给你醒神汤,让你出去后吓死了也不敢再进来,让你看到他们就象见了瘟神一样。你以后还敢到北京上访么?”他灰着脸说:“再也不去了。”我低声说道:“我注意到这东边那个男的,尾随着贴着墙角处,好象在跟着听我们的说话,他是什么人?还有,你左侧两米开外,那个男的不伦不类的站在那儿,好象对你与我在一起很关注,是不是在监视你啊!”

  他说:“嘿嘿,是的,说话不方便,东边那个就是附近的农户。”我对他说:“你的案子的确是冤,但你自己不懂法,就是到北京三言两句又如何说得别人相信,又有谁会耐心地听你的陈述。就是心有不服,你得研究其他方法,就我个人认为,上访不超过市级机关,在市级以下穷尽办法最好。如果上访到省政府,呵呵,一定要办完事后自已立即自费回来,千万不要图省路费被带回来。”他连声说:“哎,哎。”

  我说:“北京,当然不欢迎你去上访。你也要一定程度上理解地方政府,你到北京去说地方政府或司法的坏话,还折腾他们不得不亲自去带你,他们不花车马费呀?他们有气没处出,当然揍你出气了。象你这样被教训,他们完全可以说,是你自己将头撞到墙角上寻死觅活。你说他故意伤害,他还说你诬告陷害呢!”

  我问他:“头部被撞后有什么感觉?”他说:“到现在头后边还有两条棱呢,是撞鼓起来的。”我说:“吸取教训吧,有命回来不错了,你到网上搜搜,去京途中、回家途中,被闷了的,还不知多少呢!有的女的可怜,被强奸被凌辱的,那是有口难言。”

  早上在写这则笔记之时,恰巧在腾讯上看到《举报北京黑监狱女子被抓回陕西,称遭警察殴打》的新闻,是说“去年9月,陕西定边女子霍小丽到北京上访被榆林市驻京办关进黑监狱并遭凌辱,今年8月她到现场指证黑监狱。”结果,她举报黑监狱的行为,被定边县有关领导认定为“无理由上访”,定边县不予支持。朝阳区小武基派出所接警后捣毁这所“黑监狱”,可霍小丽反而被榆林市驻京办押回定边进了看守所。残酷的事实说明:某些地方政府是容不得人民群众对北京黑监狱的存在说三道四的,是坚决打击上访者举报黑监狱的。盖在于这至少损害了党和政府在选举它的“人民”心目中的“光辉”形象。霍小丽举报黑监狱上访为无理由非法上访,榆林市驻京办将霍小丽关进黑监狱是“有理由”合法拘禁。面对滴血淋漓的现实,上访者理应沉痛地反思:“你怎能对真理寄予这样的厚望,你为何把北京理解成乐园?”

  家才是最宝贵的,亲人才是最可珍惜的。”到北京上访的,以及准备到北京上访的冤屈者们,请省点路费吧!给自己的生命留点空间吧!你若给北京带去不和谐的迅息,北京就会带给你一世难忘的伤痛。

  切记,纵有天大冤情,莫去有黑监狱的北京上访,至少北京尚没有能力或者还没打算消灭黑监狱及其设立者之前。


┃相关链接:

浅议法官与律师关系不规范的危害

为上访正言

凡有截访事件发生的地方官员都应被问责

河南“死刑保证书”:畸形信访考核体制的产物

信访制度正进行重大变革:已取消排名通报制度

司法部、国家信访局关于深入开展律师参与信访工作的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