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的人权与儿童的人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罪犯的人权与儿童的人权

2011年10月02日11:31 东方法眼 董奇
   
 

核心提示:最近,残杀妇女儿童的恶性案件频频发生,却还有法学界的学生在叫嚷要废除死刑。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明确指出,缔约国要最大限度地保护儿童的各项权利,其中生命权是重中之重。在残杀儿童案件高发的当口,废除了死刑,用什么来震慑暴力犯罪,怎样保护儿童不受侵害?所以请那些重视罪犯人权的“仁者”们也来讲一些儿童的人权好不好?

  联合国1989年11月20日第44届大会第25号决议通过了《儿童权利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该公约旨在保护儿童权益,为世界各国儿童创建良好的成长环境。

  该公约指出:儿童有权享受特别照料和协助,应在《联合国宪章》宣布的理想的精神下,特别是在和平、尊严、宽容、自由、平等和团结的精神下,抚养他们成长。

  儿童权利中最重要的就是生命权。该公约指出,首先,缔约国确认每个儿童均有固有的生命权。其次,缔约国应最大限度地确保儿童的存活与发展。我国是《儿童权利公约》的缔约国之一,有履行遵守公约的义务。然而,近年来侵犯儿童生命权的案件屡屡发生,有些案件简直令人发指。

  有例为证,2009年,云南巧家县村民李昌奎求婚不成将18岁少女强奸杀死,将其三岁弟弟倒提起来活活摔死。

  去年,广西的杨家钦在西场镇西镇村持菜刀连续砍伤学生多名,造成2死5伤。暴徒郑民生在福建省南平市实验小学校门口砍杀小学生,导致8人死亡5人重伤。

  今年,北大毕业生连勇,被11岁男童乐乐无意撞了一下未得到道歉,竟将其活活勒死,事后还向其家人勒索15万元;无业人员杨保国和李某因被7龄男童不小心将豆浆溅到身上而将其用石头活活砸死,现场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残杀儿童数量最多的案件的罪犯郑民生在被制服后还疯狂大叫:“他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他们活!”“多杀一个赚一个!”这让周围的路人极为愤慨。事后调查,郑民生攻击的对象,都是一到四年级的低年级学生,其中包括4名遇害的一年级学生。

  儿童本应受到全社会的重点保护,可是这些年来,儿童少年的生命权屡屡遭到暴徒如此的摧残和践踏,社会矛盾的激化使某些丧心病狂的家伙将对社会的不满转加到更加弱势的儿童少年身上,或因琐事迁怒于无辜的孩子。为了保障儿童的安全,不少幼儿园、学校等不得不在围墙上安装了电网,在门口增加了保安。一时间,风声鹤唳、草木兼兵。

  正是在这样的乱世,却还总有人站出来为那些滥杀无辜的暴徒鸣冤叫屈,呼吁废除死刑,似乎只有废除了死刑,才是社会进步的象征,才能与国际接轨。可是那些强烈呼吁废除死刑的“仁者”们,对儿童的生命屡屡遭到剥夺和威胁怎么就视而不见呢?宽恕了罪大恶极的暴徒,无辜孩子的生命权谁来保障呢?

  若是废除了死刑,有别有用心的坏人效仿郑民生、李昌奎、连勇等滥杀无辜的暴徒怎么办,用什么来震慑和惩戒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用什么来抚慰受害者流血的创伤?用什么来保护纯洁而无辜的孩子们的生命权?

  那些法律界言必称美国怎样怎样的“精英”们,总以“要和国际接轨”为由,认为杀人偿命是过时的,是“以暴制暴”,但他们怎么没有看到美国还有不少州保留死刑呢?他们怎没有看到美国有终身监禁的刑种和几百年的刑期呢?他们为何在落实《儿童权利公约》上不要和国际接轨了呢?为什么就不怕发达国家说我们没有履行《儿童权利公约》的义务呢?从这里,那些言必称美国的“精英”们的虚伪性可见一斑。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说得好,我们需要法的权威,但是法的权威是以正确审判为前提和基础的。符合中国国情的“杀人偿命”的道德底线必须维护,否则会天下大乱——— 现在动辄杀人的案子应该已经是建国以来的峰值。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也为了保护儿童的生命权,切实落实《儿童权利公约》,请少关注些罪犯的人权,多关注些无辜孩子们的人权好吗?


┃相关链接:

为留守儿童撑起“法治晴空”

国务院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最高法院刑一庭负责人权威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国务院关于建立国务院关于建立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的意见救助制度的意见

儿童福利机构管理办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