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医疗黑幕的都是英雄吗?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揭露医疗黑幕的都是英雄吗?

2011年10月03日12:55 东方法眼 宋中清
   
 

核心提示:有些人因为乐于并多年不断揭露医药卫生界的黑幕,博得了人们的眼球和媒体的曝光率,他们却是地地道道的医患互残幕后黑手,他们终将遭到国家和人民的唾弃。这两种人有着不同的未来,全因为他们不同的身份和不同的用心。

  一、揭露医疗黑幕 真正的英雄鼓舞和鞭策着我们

  在我国的医患双方陷于水深火热的矛盾纠纷当中,经过多年努力却仍然难以走出亲情道德法律困境的时候,医疗界的勇士不畏强权,不顾自己的安危得失,向我们揭露受害患方和广大民众难以掌握的医疗药品器械黑幕,艰难而有力地推动了和推动着医药卫生事业的改进和改善,让国家和人民看到了医药卫生转回正轨的希望,让人们弄清了广大医护人员被妖魔化的真正原因。这些英雄在不当利益的守护者施加层层阻碍和打压的情况下,不因位卑而放弃忧国,不因位卑而畏惧强权,不因位卑而泯灭基本的道德坚守,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和坚持终于使看似迷雾丛丛的问题水落石出,使违法者得到其应有的处罚,捍卫了朗朗乾坤下的法律正义。

  国家和媒体给予了他们荣誉,国家因为他们的努力而毅然扭转了30年片面市场化旧医改的方向,重新确定了公益化、民生化的新医改国策。法律也因为他们的努力而没有失去最后一片坚守,《侵权责任法》完全放弃了《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所设计的秘密势力“一手遮天”的医疗事故处理制度,把追究违法责任作为法律的最重要考量因素。

  不仅仅受害患方要感谢这些英雄,国家要感谢这些英雄,医药卫生界要感谢这些英雄,而且我们法律工作者更要感谢这些英雄。在他们的英雄事迹面前,我们要检讨自己的工作和职业是否坚守了必须坚守的底线。

揭露医疗黑幕的都是英雄吗
揭露医疗黑幕的都是英雄吗

  这些英雄是医护人员,是基层工作者,是国家相关部门完成分内工作用真实数据说话的人员。

  二、揭露医疗黑幕 冒充的英雄让我们五味杂陈

  在医患关系不断恶化,人们处于医患暴力惊涛骇浪之中的时候,还有一些人冒充英雄,一会儿揭揭医生的“短”,一会儿说说药商的“恶”,一会儿又指指受害患方的“凶”。总而言之,他们要我们患者别去医院看病,要我们医护人员别学医。

  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就是国家法律早已规定的医药卫生执法高官。他们的肩上负有国家、人民、法律的期盼,他们本来既是医院的开办者,又是监督查处医药违法行为保护国民就医安全的工作者。他们不仅握有查处医药违法行为净化医疗队伍的权力和武器,而且就坐在国家实施法律贯彻党政国策的机器上。

  1、医患本是兄弟姐妹

  现在人们会有受害患方坚持维权,最终的“受害者”是广大医生还是广大患者的争论和担忧。其实,医患双方是互相依存的。患者需要医生治疗,医生需要患者就医付费。没有患者就医,就不会有医生存在的依据;没有医生看病,患者就不可能是就医者。正如兄和姐没有了弟和妹,就不再是兄和姐一样。

  2、中国人把他们叫做父母官

  中国的老百姓对廉洁高效的官员习惯于称作父母官,期许着他们爱国护法爱民,给着他们最高的敬意。然而,如果父母不去履行自己的责任,不去解决子女自身无力和无份解决的问题,那么子女就彻底解决不了问题,就会自相埋怨和积怨,兄弟姐妹必然成为仇人,因为“子不言父过”,子女不可能也无能力向父母追责。

医药卫生界的执法高官,正是这种父母官。

  3、外露家丑的父母是伪英雄

  如果说作为与患者具有兄弟姐妹关系的医护人员,限于自身的岗位职责和人情道德,无力解决所在队伍里的腐败和违法犯罪问题的话,作为掌握执法权力和职责的医药卫生机关人员无论岗位职责还是人情道德和法理,都需要他们的执法行动,而不是向外界“呼吁”和“揭露”。

  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有一条叫“家丑不外露”。那些不畏权势不计个人得失的医护人员英雄,呼吁和揭露医药黑幕,是因为他们自身的职位和工作无力解决“家丑”问题。他们的呼吁和揭露,也是向国家执法机关反映而得不到应有的执法后,才向“父母”的上级(国家和人民)反映。

  而医药卫生执法高官不去常规执法,不启动法定由其启动和主导的执法程序,反而向民众揭露家丑,污蔑医患双方。他们揭的“家丑”正是因为他们自己的不作为导致的。他们不仅自己不做天职内的工作,反而撕裂医患间的关系和感情,这些执法人员不仅无法无国无天,而且无德无良无耻。

  4、伪英雄把高级医疗专家架在人情道德的烈火上

  医药卫生执法势力没有落实《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执业医师法》、《卫生行政处罚程序》、《药品管理法》等法律法规规章中重要的执法规定,更没有贯彻和实施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鉴定人负责制的规定、《侵权责任法》追究医药违法责任的规定。他们反国家法律而力推和力挺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制度,不让鉴定专家署名和出庭,割裂医疗专家和受害患方的联系,一方面去除专家为维护受害患方合法权益、为维护正义而揭露损害真实原因的职责和任务,另一方面污名所有相关的当事者:污名受害患方,把他们当作潜在凶手;污名鉴定专家,把他们设计成不敢担责的懦夫;污名当事医方,强加给医方入盟的组织违背职责道德不保护会员利益的伪君子扮相。

  尤其是污名鉴定专家方面,把与肇事医生同为当地医学会会员的鉴定专家隔离隐藏于患方之外,让他们秘密“合议”法律上的医疗损害责任,而不让他们“鉴定人”承担任何关于错误鉴定、作弊鉴定的责任,包括不承担名誉受贬损的社会责任、违法鉴定的行政责任、故意伪证妨害司法的犯罪责任。所有这些责任被超越国家法律免除之后,鉴定专家只剩下一项考验:与肇事医方的同行护短人情考验。

  法律责任意味着行为人享有某种权力。免除了违法鉴定的法律责任,等于剥夺了鉴定人抵御要求其违法鉴定势力的权力和能力。这项医药卫生执法部门设计和力推的制度,把医疗界本来德高望重的医疗专家架在了违法犯罪和同行人情的烈火上炙烤。

  5、伪英雄拒不贯彻新医改国策垄断着医疗司法的判断权

  新医改国策要求管办分离,要求执法机关专心执法。个别地区成立了医院管理局,用于把卫生局的办医院职能剥离出来,卫生局只保留执法职能。

  而医患矛盾发生后,医药卫生执法者仍然没有站在执法者的角度上,却貌似站在医院的开办者掌管者的角度护短医方,抨击患方,实则损害医患双方的利益。因为医药卫生执法者依然没有常规的执法,他们让医患双方撕扯撕裂,倒霉的只有医患双方,获利的只有医药卫生执法者,他们总能获得只拿薪酬不开展执法工作的“利益”。

  这种医药卫生不执法的做法蔓延到司法领域,要求法院违背法律和自己规定的证据规则,不审查不判断医学会鉴定小组给出的秘密陪审团式的结论,而照抄这种违背法律基本规则的“结论”成“判决书”,不处理不回应原告讨法律说法的诉求。

  可见,这些执法高官虽然一时因揭露医药卫生界的黑幕,博得了人们的眼球和媒体的曝光率,却由于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医患互残幕后黑手,他们终将遭到国家和人民的唾弃。


┃相关链接:

医疗纠纷案件的基本态势及有关建议

医师不能以将开具收费收据而拒绝向患者交付纸质处方

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

看农村医患矛盾

2015,医疗法治的春天挡不住

患者腹痛入院救治 医院未尽职责被判赔5万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