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计生:无异于杀人暴行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暴力计生:无异于杀人暴行

2012年06月14日20:21 东方法眼 董奇
   
 

核心提示:日前,一则网帖称陕西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政府非法拘禁怀孕7个月的女子,强制引产其腹中胎儿。陕西省人口计生委决定派工作组赴安康调查了解事件发生的过程。

  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政府派出20多人非法拘禁怀孕7个月的女子,强制引产其肚中胎儿,期间该孕妇还遭到殴打。此事被媒体披露后,陕西省人口计生委迅速召开会议,派调查组前往安康市调查,并发出切实做好当前人口计生依法行政工作的紧急通知,再次郑重重申,坚决杜绝大月份引产。

计划生育强制引产

  陕西省人民政府政府官方网站称,现省人口计生委初步调查,表明安康怀孕7月孕妇遭引产情况基本属实,并称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国家和省人口计生委的有关政策规定,损害了计生工作形象,在社会上造成了极为不良的影响。省人口计生委已向当地政府提出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追究有关人员责任的要求。

  笔者看来,陕西省人民政府的表态既轻描淡写又隔靴瘙痒。岂止是违反政策?这简直就是违背宪法、侵犯人权的罪行,简直就是犯了违背人伦的反人类罪!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十月怀胎实际上到七个月时胎儿实际上已完全成形,许多器官都发育成熟,完全是一个独立的,完完整整的生命了,除了尚未从胎胞中分娩而出其他方面和出生的婴儿没有任何区别。有些早产儿甚至远远不到七个月就出生,都在暖箱中养活长大。所以,笔者看来,打掉七个月的胎儿和杀死一个出生的婴儿在人类学、生物学、社会学和伦理学的意义上并无多大区别。更何况是强制的!

  其实,在这种暴力计生的模式驱动下的“强制引产”在我国已绝非个案,在许多地方频频发生。因为所谓“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被计生办“强制引产”的事件已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据2010年9月5日《鲁中晨报》报道,山东临淄区朱台镇谢女士只因丈夫当时未满22岁,腹中已逾6月的胎儿就应该被淄博市计生办工作人员强行引产。记者从计生委了解到,像提前两个多月怀孕的情况,只需缴纳一定的罚款是可以生下来的。这就很清楚了,某些地方的计生办借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为名,实质上干着捞取罚款的罪恶勾当。

  如此践踏违背宪法,侵犯人权的恶行竟然能在党和政府强调“依法治国”、“和谐社会”的背景下屡屡发生,实乃有良知的人们心中的伤痛和社会的耻辱。

  实际上,这种野蛮的、灭绝人性的暴力执法在我国是有历史渊源的。在文化大革命及各次荒唐的运动和内乱中,打着“革命”和“专政”旗号的执政者,一直在执行着血淋漓的所谓“政策”。 例如,在那荒唐的年代,张志新只因说几句真话被判死刑,执行前,为了怕她喊口号,几位膀大腰圆的法警将这样一个弱女子摁倒在地,用利器割断其喉管,再押赴刑场枪决。又如,和张志新烈士一样只是说了几句真话的北大才女林昭,也被判处死刑,在其病得已经无法行走的情况下,由法警架到刑场枪决,之后还派人上门向其母亲收取五分钱的“子弹费”,导致其母亲当场发疯,最后自杀身亡。更为惨不忍睹的是在文革期间,北京大兴县刮起了杀“地富反坏分子”的风,一些被洗过脑的暴徒,将当地几百名所谓“地富反坏分子”活埋,其中年龄最大的九十多岁,年龄最小的才两个月。看看吧,连两个月的婴儿也不放过!

  文革这恶魔当道的梦魇般日子已经过去30多年了,但正如温家宝总理所告诫的,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文革有死灰复燃的危险。确实如此,像“血拆”、“暴力堕胎”之类的野蛮执法,难道不是文革余孽的死灰复燃和沉渣泛起吗?唯一有区别的是,文革时被鼓吹“革命”的领袖洗脑洗得热血沸腾的人们,干下伤天害理的血腥暴行时,确实是为了心中所谓“革命”的“崇高”目标;而今天那些面对着跪地哀求的妇孺、老人仍不肯停下血拆的步伐,面对着孕妇苦苦告饶仍要强行打掉其腹中的宝宝的“执法者”,其目标是为了一己私利,有的是为了“一票否决”的升官条件,有的是为了丰厚的物质利益,有的则只不过为了一个可怜的混饭吃的“饭碗”,就凶残地向弱势群体举起屠刀,沦落为一个不择不扣的“杀人犯”,悲哉!哀哉!恨哉!暴力计生:无异于杀人暴行!


┃相关链接:

陕西安康副市长看望遭强制引产孕妇并道歉

三律师建言最高检公安部对强制引产者追究法律责任

强制引产的法律责任

陕西安康怀孕7月孕妇遭强制引产事件:计生局长撤职

“卖国贼”是一个了不起的称呼 岂能随便授予一个农民?

陕西孕妇遭强制引产事件和解 当事人获七万补助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