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卖国贼”是一个了不起的称呼 岂能随便授予一个农民?

2012年06月28日17:30 东方法眼司马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陕西镇坪大龄孕妇强制流产事件陷入僵局,被引产的7个半月胎儿父亲邓吉元无奈接受了德国记者采访,而后当地政府派人在邓吉元家门口打出‘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的横幅

  有媒体报道,“因为不要赔偿,坚决要求法办责任人,陕西镇坪大龄孕妇强制流产事件陷入僵局,被引产的7个半月胎儿父亲邓吉元无奈接受了德国记者采访,而后当地政府派人在邓吉元家门口打出‘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的横幅,现在邓家每人都被跟踪,有家不能回。”

强制引产卖国贼

  邓吉彩发微博求饶:“欲哭无泪、天理何在、生我养我的曾家镇,我还要怎么说爱你,我一直不明白我怎么就卖国了,我不明白你们喊我们是“卖国贼”是什么意思?苍天我怎么就卖掉中华人民共和国了?没有求你们怜悯我可怜的嫂子,没求你们给我们哪怕一丁点同情。让开路,让我们回家!!!”

  一位叫做诗胆史眼的网友说:“先不要说卖国,我问你们,你们能卖自家的菜吗?你们能卖自家的猪吗?你们能卖自家的地吗?说句粗话,你们家女人能卖自家的器官吗?连你们自己身上的东西都不能卖,都有人管,你们能卖什么?你们能卖国,不是天大的笑话!国家的土地、国家的企业、国家的机器、国家的机密、国家的权力,你能瞅就不错!”

  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们不能不就“卖国贼”这个词的含义以及放在谁身上最合适这个问题进行一些粗浅地探讨了。

  按说你要当卖国贼,首先要有卖国的资格才行。前些年有人在卖月球,也不知最后有没有人真正地花钱买了,但那月亮还静静地挂在天上,没被人装箱子里藏起来。前些日子有人在卖我们的钓鱼岛,据说也有人买了,但那卖的人有权卖吗?那买的人能达到买的目的吗?如果说那买卖有效的话,那才真出了卖国贼。

  在中国近代史上,被称为卖国贼的人很多,比如李鸿章、比如汪精卫。但李鸿章的行为究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是死心塌地卖国?现在史学家们还是有争议的。而对汪精卫,大家似乎可以异口同声骂他为卖国贼了,因为他在日本人的扶植下成立了伪政府,他有权卖国。

  而当今之中国如此强大,谁敢卖国?谁还卖国?就是有人卖国还有谁敢卖?当然,如果不是一次性地将整个中国给卖了,而是将中国的国有资产、国家机密、国家主权或国家权力悄悄地分期分批地出卖,也是有人敢卖,也有人敢买的。我们之所以称他们为卖国贼,是因为他们的卖国行为往往是打着为了国家利益的幌子以见不得人的方式进行的。

  然而,做当代“卖国贼”也是要有先决条件的,那就是你要掌握国家的资产、机密或权力,如果没有这些资源,你凭什么当卖国贼?而对于曾家镇的农民邓吉元来说,他显然不具备当卖国贼的资格。

  有人认为,在当代中国最有资格当卖国贼的就是据传数以百万计的裸官,他们的妻子儿女早已移民国外,他们对自己的国家早已失去了信心,他们往往身在曹营心在汉,在处理涉及中国利益和他们妻儿所在国或存款所在国利益时,首先考虑的肯定不是中国的利益。他们拿着我们纳税人提供的俸禄,做着出卖我们纳税人利益甚至国家利益的事,他们才是当代中国最典型的卖国贼,而容忍这些裸官继续在当朝为官者,也难逃卖国贼的嫌疑。如此说来,当今的卖国贼还真不少,但他们决不是无权无钱无势,甚至没有自己土地的农民,而是在天天教育百姓要热爱国家、热爱党,其实他们自己丝毫也不热爱的官员队伍中。

  一个邓吉元,当地政府不就是把他七个月的胎儿给引产了吗?这样的事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无论媒体如何炒作,外国人怎样看笑话,咱们明白了这样做不合适,以后改了就是。我们有些地方政府在计划生育措施上的一些做法是太残忍了,但这并不能完全否定我们宣传计划生育积极的一面。对于这件事,当地政府该不该赔偿,责任人是否违反了相关法律,该不该追究责任,咱们严格依法办理就是。本来很普通的事情之所以被“炒”成“国际”事件,就是因为某些地方的政府官员太弱智了。要说在这件事情上有“卖国贼”的话,他们才是真正的卖国贼,因为正是他们如此弱智的行为,把我们党和政府的形像,把我们法律的尊严当擦屁股纸给贱卖了。

作者司马当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