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干群纠纷亟需依法解决──评“广东村民围困干部”事件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基层干群纠纷亟需依法解决──评“广东村民围困干部”事件

2012年06月29日14:06 东方法眼 芦一峰
   
 

核心提示:当前,我国正处于改革的攻坚阶段、发展的关键时期,亦是“矛盾凸显期”、纠纷频发是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依法化解基层干群纠纷是创新社会管理、保障和谐稳定的必然要求和题中之义。

  据《广州日报》6月27日报道,近日顺德龙江镇左滩村村委会召开村股东会议过程中,发生了200余名村民围困镇、村干部事件。龙江镇政府迅速启动应急预案,会同公安机关一同进行法律解释、劝说工作。最终,公安机关把被困九个多小时的两名村干部解救出来。

  这又是一起典型的基层干群纠纷引起的群体性事件,虽然经过当地政府即使有效的处理工作,事件已妥善解决,但此类基层干群纠纷仍值得我们理性反思。

  纠纷是社会矛盾的外在表现形式,即一种外显的、个别的社会成员之间的利益对抗状态,如果纠纷进一步激化,就会形成群体性冲突事件,因而其逻辑框架为:“矛盾——纠纷——群体性事件”。现阶段干群纠纷的本质就是社会转型期人民内部某些利益矛盾的反映。这其中有三层含义:首先,干群纠纷的本质是人民内部矛盾;其次,这种矛盾是根本价值观一致基础上的利益矛盾,而非价值矛盾;再次,当前背景下这种矛盾突出表现为政府或其他公权力团体(村委会这类自治组织也行使一定的公权力)与公民私权利的冲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进入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社会结构等多重转型的时期,政府在其中居于主导者和推动者的地位。这一时期伴随着利益主体多元化、诉求多样化,社会矛盾错综复杂,由于政府职能转变尚不到位、权责尚未完全实现“法定”,而其权力“触角”又无处不在,因此交织政府权力与私人利益的各类纠纷、冲突进入高发期。此外,村委会作为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现阶段却兼具“经济实体”和“公权力实体”的角色,也是农村基层干群纠纷频发的重要诱因。村民自治机制(尤其是涉及到集体所有权和村民个人利益的问题时)亟需完善,村委会与基层人民政府的关系必须依法明确,民事活动中的经济行为与受委托行使公权力的行为应明确区分。概言之,公权力不应过度干预村民自治权及相应经济活动。

  当前,我国正处于改革的攻坚阶段、发展的关键时期,亦是“矛盾凸显期”,纠纷频发是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依法化解基层干群纠纷是创新社会管理、保障和谐稳定的必然要求和题中之义。我们应当树立依法预防和解决纠纷的理念,善于运用法律手段解决改革和发展过程中的矛盾和问题,这样才能真正推进改革深化、保障改革成果。根据前文对现阶段基层干群纠纷本质的分析可知,欲化解纠纷,必须先从预防矛盾着手;只有从法律上规范政府和公共组织的公权力行使,才能有效预防当前的各类社会矛盾激化外显为个体的纠纷。针对已经发生的纠纷,必须理性分析判断,尽量依靠法律的手段解决;同时应采用合法合理、及时高效措施处理纠纷引发的群体性事件。

  这则报道中的广东顺德近年来曾多次吸引公众眼球,正因为这里是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改革的前沿,是“先行先试”的典范;但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一些利益矛盾的“显示器”和“放大镜”。这提示我们,一方面,改革必须推进,不能因噎废食;另一方面,改革过程中的矛盾与问题应当通过科学理性的制度设计来解决。进一步讲,当前已不再是“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随着改革向纵深发展,越来越需要以“顶层制度设计”为支撑——要深化改革,必当规则先行、制度先行、法律先行。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


┃相关链接:

社会矛盾形成的原因及对策

创新矛盾纠纷化解工作重点在基层

基层社会矛盾纠纷大化解机制构想

如何发挥基层法院在社会矛盾化解中的职能作用

基层人民法院在社会矛盾化解中的角色

化解社会矛盾应从源头上进行治理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