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李绍章:为权利而活着的人

2013年07月04日15:37 东方法眼王学堂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李绍章的法定名字远远不及土生阿耿的艺名响亮。阿耿是我的山东老乡,有山东人的真爽与热肠,也有山东人的风趣与幽默。这位出生于沂蒙山区沂源县的农村娃从小学读到北大的博士,他是在与贫穷和命运作斗争!

李绍章

(右一为李绍章,左一为本文作者)

  微博上传来噩耗,绍章老弟走了。

  第一感觉是心在隐隐作痛。因为知道绍章罹患鼻咽癌已久,知道最终会是这个无言的结局;但前几天还在用信息交流,他告知已经“写字很吃力,正在与疾病作斗争”云云,总幻想人间会有奇迹。

  须知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人间哪有那么多奇迹!

  而绍章更不相信救世主,也不相信人间有奇迹,因为他是一个为权利而生的人,他最终也为权利而死。

  李绍章的一生是为权利而奋斗的一生!

  李绍章的法定名字远远不及土生阿耿的艺名响亮。阿耿是我的山东老乡,有山东人的真爽与热肠,也有山东人的风趣与幽默。这位出生于沂蒙山区沂源县的农村娃从小学读到北大的博士,他是在与贫穷和命运作斗争!

  阿耿是个有法商的人。为火车票站票与座票一个价,他告铁道部,以对方胜诉收场,他没赢不过铁道部也好像没赢,似乎后来火车票可以降价,而且铁道部也于今年撤销了,铁老大等于把本钱都赔上了!

  诉中移动,本是个名利双收的官司,可惜,阿耿又以失败告终。好在阿耿看得开,他在文章中写到,“我告了告了告了,我火了火了火了”,看到这里,我笑了笑了笑了!

  博士阿耿的文章中法学水平是我所不能评价的,但网友阿耿的真实性情是我所钦佩的。还记得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阿耿“地震专家不如赖蛤蟆”的言论一出,全国人民都知道了阿耿,我们这些阿耿的网友也骄傲起来,因为那是我们的朋友阿耿的名言!

  李绍章的一生是为权利而活的一生!

  知道土生阿耿,是在2000年前后的中法网社区(1488.COM),那是一个类似后来博客的BBS。把自己的文章贴上去,然后集成与网友分享。当时我接触网络不久,因为在法院研究室工作多年写了些或法律或杂文或散文之类的东西,为了便于保存,也是为了分享,贴上去不少,大约有200多篇。

  同时活跃在内的,同时有个叫土生阿耿、还有后来英年早逝的曹呈宏(看来是天妒高才),看他们网上很活跃,文章也精彩,很有教益。

  当时我也年轻,上网也属菜鸟级,发文章也有点私念,因为网站承诺可以推荐网友为中国行为法学会会员。后来,因为网站不兑现承诺,我等也就一骂了之,离开了事,偏偏阿耿认真了,还为此叫板了许久,也不知道输赢如何!

  从接触法律开始,权利的概念就一直在他的血液中流淌!

  再次与阿耿相遇,是在(赵)志刚兄创建的正义网法律博客,这成了法律人的精神家园。我自2005年5月26日偶然加盟,发现绍章弟早在2004年的12月31日已经入住,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这个博客有较好的互动留言模式,我和阿耿文字往来,惺惺相惜,或吹捧或打击,不一而足!我们俩一直坚持至今。可惜,斯人已去,吾与谁分享?!

  李绍章的一生是为权利而书的一生!

  绍章自大学开始就笔耕不辍,据说靠稿费不但供自己读完本科硕士和博士,而且很能反哺家庭供弟弟读书,这是他在用自己的行动书写一个穷苦孩子的人生励志书!

  尽管文章很多,但绍章出书较晚。

  绍章的第一本书应该是《中国票据法原理》(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年8月版)。可能是绍章的低调,也可能是内容的受众较小,兼之宣传推广力度不大,知者不多。我也是在搜索其第二本书时偶然在当当网上发现的。买下后,因为对票据研究不够,也因为需要阅读的书太多,没有能够通读,这是我对不起绍章弟了!

  绍章老弟再出新书,无论是作为法律中同道,还是作为好友,我都应该支持。可惜,网上还没买到,绍章老弟的短信息已经到达,要求提供地址,以便寄送赠书。我回电拒绝。这些年,收入水平有些提高,买书对我来说不再是一笔大负担,因此只要听说朋友们出了新书,我总是第一时间购买,视之为对朋友的一种支持也好!

  拗不过绍章的再三执著,书还是获赠了!

  这次绍章的书不是一本,而是三本,绍章真是大户人家,出手就阔绰!当夜无眠,一夜观尽“三戒”(《法界之戒》、《学界之戒》《世界之戒》)。身为土生阿耿的铁杆粉丝,读这些文章不是第一次,但捧在手中来读与在网上读还是有不同感觉。

  这次不是我一个人读,是太太陪我红袖添香夜读书。这个女人不但读,而且不止一次对我说,“老公,人家的书比你写得好!”真是知夫莫若妻啊!

  书读过一遍,后又精读一遍!

  李绍章的一生是为权利而传播的一生!

  网上许多人知道李绍章,但有缘相识的不多,因为人忙碌因为事多,因为缺少缘分!

  2007年的最后一天,我出差上海,冒然与他相约,他非常爽快地约定见面。在著名的旅游景区上海豫园,其他同行者或观赏或游览购物,我和绍章弟、(张)进德弟三人在一家茶楼畅谈法律,实现了网上到现实的见光!这是我第一次到上海,也是我们三人第一次相见!人说网上流行见光死,我们却是相见欢!

  而今友情尚在,斯人已去!

  我们知道,阿耿一气推出三本大作,是对自己的人生总结,是对自己治学、法治、世界观的传播,也是阿耿交给这个世界的一份答卷!

  绍章的一生是为权利而呼的一生!

  一别六年!

  后来,后来就是听到了坏消息。

  深圳的陈群大姐因事与阿耿联系,阿耿直言罹患鼻咽癌,吓得大姐花容顿失!

  大姐告知我不幸消息,我也很吃惊,这个阿耿,总是不安分守己,吓人一跳!

  电话那边声音很平静,心态尚好。

  人生,看开了,也就这么回事!

  再后来,网上突然发现有一天阿耿与徐昕教师吵起架来。这事至今我也没有搞清楚谁对谁错,再说生活也绝对不是非对既错的简单模式。我这次拉了点偏架,在QQ上告诉徐老师阿耿患病的消息,告诉他阿耿可能心情不爽,希望徐老师克制云云。徐老师不知从何途径已经获悉此事,并表示是因误会而生,愿意停止战火。

  此事很快就平息,也不知道与我的劝架有无关系。

  年年春节、仲秋甚至后来的端午等法定假期总收到阿耿的自拟短信,我则往往是电话回复,知正在与疾病抗争。短短数语,牵挂在心,须知男人的情感往往是不善表达的。

  我知道,生前的绍章是乐观的,若上天有灵相信他也不希望他的朋友们悲伤。

  生而自由,死为权利,这就是绍章的一生。

  最后让我用几句顺口溜来表达对阿耿的怀念。

  绍章无所有,唯有文章传。

  绍章很平凡,朋友很投缘。

  绍章走得早,三法(感谢法道歉法、包养法)留人间。

  绍章早逝去,阿耿恒久远。

作者王学堂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luris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