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都要强制出庭吗 我国的“证人安全屋”在哪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证人都要强制出庭吗 我国的“证人安全屋”在哪

2012年03月22日16:29 上海法治报 徐慧
   
 

核心提示:刑诉法修正案为证人出庭难开出药方 专家认为证人保护条款还需通过司法解释予以完善

  刑诉法修正案为证人出庭难开出药方 专家认为证人保护条款还需通过司法解释予以完善

安全屋 脸部被马赛克处理的证人在法院的另一房间通过视频直播方式出庭作证

一中院庭审现场,脸部被马赛克处理的证人在法院的另一房间通过视频直播方式出庭作证。

  长期以来,我国法院证人出庭率低下,一审不到10%,二审甚至不到5%,也成为我国刑事司法实践中迫切希望破解的顽疾。

  今年3月14日,在全国人代会上,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 (草案)》 (简称刑诉法修正案)获得正式通过,在证人保护、证人相关补偿方面,较原刑诉法有了突破性的规定,从法律上保障了证人出庭所涉及的安全等一系列问题。

  其实,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证人出庭屏蔽方面,早在2009年就有了破冰之举。面对通过后的刑诉法修正案,作为长期尝试证人保护的法官,他们感触犹深。

  记者采访发现,虽然刑诉法修正案已尘埃落定,但专家认为有关证人保护的条款还过于原则,需要通过司法解释予以完善。

  本市尝试

  市一中院证人保护“吃第一只蟹”

  2009年3月23日下午,一起贩卖、运输毒品案件在市一中院开庭审理。当时,在证人室,本案的证人、某缉毒队警察站在一台摄影机前,神情镇定。法官解释:“警察在法庭上作证时,他只是一个证人,他也需要保护。 ”

  庭审中,当审判长宣布传唤关键证人到庭作证时,在法庭的电子屏幕上,出现脸部打着马赛克的证人画面。公诉人和辩护律师对证人分别进行了细致的询问。

  这是市一中院在国内首次采用证人屏蔽作证系统保护证人。而研发这一系统,该院曾酝酿了3年之久。

  市一中院刑庭副庭长余剑指出,当时刑诉法没有明确规定证人视频作证和屏蔽作证制度,只是原则性地规定了证人出庭作证及人民法院具有保护证人安全的职责。

  如今,刑诉法修正案第六十二条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采取一项或者多项保护措施,其中有一条规定和市一中院目前的做法一致,就是“采取不暴露外貌、真实声音等出庭作证措施”。

  其实,市一中院尝试证人屏蔽制度不是心血来潮。放眼国内,证人遭到打击报复的事件屡屡发生。最典型的例子是,宁波一证人因为一起故意伤害案件作证,怕遭人报复,不得不开始了东躲西藏、四处逃亡的日子,这位证人甚至没有出庭。

  据余剑介绍,一般来说,证人保护的对象主要包括两类人,一种是所谓的“弱势证人”,是指需要得到特别关照措施保护的人,包括强奸等性侵犯案件的被害人,以及未成年证人等;第二种则是完全出于人身安全考虑而需要进行屏蔽方式作证的证人,这类证人主要包括有组织犯罪、涉黑涉恶犯罪案件的证人、具有特情人员或其他保密身份的证人、出于从事打黑、缉毒等危险性较大的侦查工作需要而不宜暴露其身份或面貌、声音的侦查人员等。

  在证人屏蔽出庭制度运行了近4年后,余剑告诉记者,虽然从整体上看证人的出庭率并没有太大变化,但上述两类证人的出庭率有了明显提高,说明这一制度对打消证人顾虑、提高出庭率有着较好的效果。

  问题思考

  1 每一个证人都要被强制出庭吗?

  证人普遍不出庭使得庭审仅仅是对证人书面证言进行质证,不能形成与证人面对面的交叉质证,不利于法官查明案件事实。

  那么,证人出庭难,到底难在哪些方面呢?

  据市一中院透露,在刑事案件中,有明确证人的案件超过80%,最后能出庭作证的却不足5%。

  “不愿来、不能来、不敢来是证人不愿出庭的最大原因。”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叶青所长说到这一问题时,提出了证人出庭率低的 “三不”因素。

  “不愿来”体现的是文化问题。余剑对此也持相同观点,他说: “国人受到传统文化影响,都有一种避讼心理。哪怕只是当证人,也是能不出庭就不出庭。”叶青也提到:国人多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再加上熟人社会,证人自然就不愿意出庭。这也体现出国民的法制意识不足,需要社会加大宣传,让广大民众都意识到证人出庭作证也是一种公民义务。

  “不能来”则可能是证人自身原因,比如:身体不好、正在外地等;也可能是客观因素导致证人出庭受阻,例如:单位不给假,请事假又会造成各种经济损失等问题。这种情况就需要对证人作出经济上的补偿,或者以法院出具证明的方式协助证人请假。

  “不敢来”是证人最大的心理障碍,担心自己被打击报复,甚至可能殃及家属。以往的制度都没有对保障证人的人身安全作出规定。之前,在三大诉讼法中,对证人保护措施并没有做出具体规定,只能依靠刑法在事后调整。

  此外,我国之前也没有对强制证人出庭作出相关规定。反而规定了证人在不出庭的情况下,其书面的证人证言也可以被采纳作为证据,虽然效力并不高。所以,人们已习惯于以不出庭的方式作证。

  本次刑诉法修正案为破解“证人出庭难”,增加了专门的条款,设置了证人应当出庭的规定。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

  为了保证证人强制出庭制度的实施,刑诉法修正案还规定:“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的,予以训诫,情节严重的,经院长批准,处以十日以下的拘留。被处罚人对拘留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

  这就确立了证人强制出庭的制度,也让民众第一次意识到公民出庭作证也是一种义务。不过,仍有很多人想问:每一个证人都将被强制出庭吗?

  对此,市一中院余剑副庭长解释:刑诉法修正案作出这样的规定可以说是确立了我国的关键证人出庭制度。我国现在的刑事案件中,被告人认罪案件的比例非常高,这类案件一般就不需要证人出庭;而非被告人认罪案件中,如果被告人对书面的证人证言没有异议,证人也不需要出庭;即使有异议,对案件作用并不关键,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进行确认的,证人也可以不出庭作证。

  “刑诉法修正案中提到的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的情况,可以理解为对案件的认定起到关键作用,书面的证人证言遭到质疑而又无法通过其他方式进行确认。而同时满足这两个要件的证人在实践中其实并不多,所以,并不是所有证人都需要出庭,而被强制出庭的证人就更少了。”余剑说。

  2 证人不现身,叫“我”怎么相信?

  刑诉法修正案中对证人保护措施的规定一经公布就引起了老百姓的广泛热议,如果采取多种保护措施,既看不到证人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信息,那谁来保证此证人就是案件中需要作证的证人呢?

  这就涉及到法院公信力的问题。如果法院的公信力得到了民众的高度认可,那么这一问题就不是问题。不过,万一真的发生了人们所担心的问题,被告人怎么相信对方提供的证人身份呢?况且,刑诉法修正案中规定的其中一项保护措施就是:禁止特定的人员接触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及其近亲属。如果辩护人被列为被禁止人员,又该如何保障其知情权呢?

  叶青对此解释:虽然为了保护证人安全的需要,被告人看不到证人的真面目,也不知道其身份信息,但是,在法庭上,如果采取视频屏蔽措施,证人不暴露外貌,仅仅出现在法庭的大屏幕上,而辩护人通过面前的小屏幕还是可以看到证人的真实面目,也能了解证人的身份信息。这就保障了被告人的权益,而辩护人对此应具有保密义务,这也是其职业纪律所要求的。

  余剑告诉记者:在一中院进行证人视频屏蔽出庭的措施探索时,在法庭上,辩护人是无法看到证人的真实面目的。为了保障辩护人的知情权,可以在庭前由法院组织控方与辩护人一同核对证人身份。他相信,在未来出台的刑诉法修正案司法解释中,必然会设计出相关程序或措施对辩护人的知情权进行保障。当然,如果辩护人对出庭证人身份存疑,也可以设计这样的程序:辩护人能够当庭提出异议,所提出的异议将由上级法院进行审查。

  至于大家所担心的法院是否会禁止辩护人与相关证人接触的问题,余剑表示,特殊情况下,法院作出此类禁止的行为一定会给出一个正当、合理的理由。如果辩护人还是有所担心,可以提出异议程序或通过上诉机制来解决。

  华东政法大学的王恩海副教授则认为,这一问题涉及到 “谁能看到,谁看不到”的问题,法官是必然能够看到的,因为法官要确认证人的身份。法官的职业要求保证了其公正性。那么万一司法机关发生徇私舞弊类的行为,影响到审判的公正呢?王恩海表示,这种情况就可能涉及触犯刑法相关罪名,由刑法规制。至于辩护人是否可以看到证人的真实面貌,王恩海认为:一般而言,应理解为,辩护人仅能看到己方提供的证人,看不到控方提供的证人,反之也是如此。

  看来,在辩护人是否能看到控方证人的问题上,法学界也存有不同的理解,希望将来出台的刑诉法司法解释能够解决这一问题。

  3 证人要“一夜蒸发”,“安全屋”在哪?

  说到证人保护制度,人们不禁想起电影、电视剧里那些神乎其技的证人保护组和各种证人保护措施。 “安全屋”、 “一夜蒸发”等证人保护措施是否被规定进了刑诉法修正案?我国的证人保护手段到底有哪些?

  刑诉法修正案中对证人保护的措施进行了例举,包括四项具体保护内容和一条兜底条款:不公开真实姓名、住址和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采取不暴露外貌、真实声音等出庭作证措施;禁止特定的人员接触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及其近亲属;对人身和住宅采取专门性保护措施;其他必要的保护措施。

  在叶青看来,这样的规定尽管尚属首次,却已经与国外的一些证人保护制度接轨。 “除了对证人进行易容后异地安置这一项以外,其他的保护措施在刑诉法修正案中都有所体现。”

  叶青所说的易容后异地安置措施,其实就是美国影视作品中常见的 “证人保护计划”:受保护的证人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秘密更改身份隐居,从此从人间 “一夜蒸发”,其生命安全等不会受到威胁。

  “证人保护计划”的主要方法是为证人设计一个匿名的身份,帮助其在一个不会被认出的新的城市生活,甚至可能会为其整容改变外貌。另外,在计划执行过程中,马歇尔办公室还会对高危情况提供24小时保护。保护计划的一个重要规则是证人不能与没有被保护的关系人或者家人联系,也不能回到当年居住的地方。至今,遵守这个规则的证人没有一个被杀。

  叶青认为, “美国之所以能设立这样的制度,与他们国家的社会文化有很大关系。他们对于迁移居住地接受度很高,对告别原有生活和社会关系的排斥度较低。但是,在我国,易容后异地安置这一措施需要证人牺牲原有的一切社会关系,可能会让证人无法赡养自己的父母,同时,现有的户籍制度也不利于措施的实行,与我国现在的国情不符,故而不适于规定到本次的修正案中。

  4 内地会有“证人保护组”吗?

  香港的廉政公署于1998年成立了证人保护机构,负责处理和执行廉署的证人保护计划。那么,我们内地是否需要成立 “证人保护小组”呢?

  目前,从刑诉法修正案的规定来看,我国的证人保护机关有三个:法院、检察院以及公安机关。叶青认为,这就意味着在刑事诉讼的各个阶段,证人都能够得到完备的保护。在案件移交的时候,同时移交被保护的证人也是能做到确保证人安全的。

  余剑的观点则更为实际:如果能设立证人保护小组的话自然很好,不过要设立这样的一个小组,所要花费的人力、经费还需落实到具体的组织或单位,否则就是空谈。“安全屋”的问题显然也一样。

  5 暴力、贪污案件所涉证人该不该保护?

  刑诉法修正案对适用证人保护制度的案件范围进行了规定:将范围限定在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四类案件。不过,在这四类案件之后,还有一个 “等”字,这是否意味着还有其他案件可能在特殊情况下被纳入这一条款呢?

  叶青表示,这个 “等”如果确实是为之后的司法解释留下余地,那么在没有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规范的情况下,任何人和单位不能擅自对此做出解释。所以目前而言,证人保护制度的适用范围仅限于这四类案件。

  上海恒建律师事务所主任潘书鸿律师认为, “刑诉法修正案中对于适用证人保护制度的案件范围还是有些狭窄。一些暴力性犯罪并没有被列入其中,然而,暴力性犯罪案件的证人却恰恰极有可能成为被打击报复的对象。”

  在这一点上,叶青也提出,贪污贿赂类案件还是需要被放入适用证人保护制度的案件范围中,特别是重大贪污贿赂类案件,在查案的最初,由于惧怕权力人士的打击报复,证人多不愿作证,对于查案极为不利。

  余剑也建议,对于一些暴力性案件,类似性侵犯案件中的 “弱势证人”,即被害人在出庭作证时也可以适用证人保护制度。

  另外,刑诉法修正案中对证人的经济补偿制度也作了明确的规定:证人因履行作证义务而支出的交通、住宿、就餐等费用,应当给予补助。证人作证的补助列入司法机关业务经费,由同级政府财政予以保障。

  同时,刑诉法修正案规定:有工作单位的证人作证,所在单位不得克扣或者变相克扣其工资、奖金及其他福利待遇。这就解决了证人因出庭作证而可能产生的经济问题。

  不过,有工作单位的证人经济有了保障,那么没有工作单位的证人呢?或者有单位却是按营业性行为计算收入的证人?

  对此,潘书鸿律师感,经济补偿条款在实践中可能难以施行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具体的补偿数额规定尚未出台;同时,对于条款中规定的证人所在单位不得克扣证人的工资等规定,虽然保障了一大批人的利益,但是对于那些以工作量确定报酬的服务行业,例如出租车司机、导游等,尽管单位不会克扣他们的工资,却也无法保障他们正常的营业性收入。

  “其实,刑诉法修正案中对于证人保护的条款,还是偏向于原则性的,实际操作性不强,如果要在实践中运行起来,还需要做很多的努力。”潘书鸿律师对刑诉法修正案中的相关规定尚持保留意见的态度。 “但不能否认的是,此次刑诉法修正案为具体的司法实践创造了很好的基础。”


┃相关链接:

刑诉法重要办案期限

修改后刑诉法对自侦工作的影响及对策

基层检察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现实困境与改进建议

保护重要证人的安全屋

关于修改后刑事诉讼法执行情况的若干思考

专访陈光中:刑诉法再修已步入准备阶段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