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法官,说多了都是泪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基层法官,说多了都是泪

2015年05月19日07:25 东方法眼 马中东
   
 

核心提示:是的,我很瘦弱,但我很坚韧,我相信自己还能撑起兰考法院撑这片天空;是的,我很卑微,但我很顽强,我愿意与广大法官一起走出困境

  2012年12月,我到兰考县法院履职。在此之前,我在开封中院任庭长,正科级,每月工资3200元。到兰考县当了院长,升为副处级,工资却降到了每月2800元。

  参加工作25年了,我现在的工资是每月3040元。目前全院在职人员为107人,工资最高的为3246元,最低的为1509元,平均工资为2289元。其中,月工资3000元以上的只有5人,2500元至3000元20人,2000元至2500元59人,2000元以下23人。而且,全年仅发12个月工资,发13个月奖励工资的政策一直没有落实。这样的工资待遇,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开支,不仅寒酸,也让人辛酸。

兰考县人民法院院长 马中东

兰考县人民法院院长 马中东

  一个年轻人,辛辛苦苦上了四年大学,有的还读了研究生,通过了司法资格考试,然后又考上了法官序列的公务员,本来是很荣耀的事。可是,他微薄的收入,却连一个三口之家最基本的生活都负担不起。兰考县城的房价现在每平方米已经突破了三千元,刚参加工作的公务员两个月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一平方米的房子,更何况还要照顾老人、养活孩子。

  今年初,在法院附近刚开发了一个楼盘,因离单位比较近,我就让一名副院长出面协调,看能不能争取个团购优惠的价格。听说院里出面协调团购,很多人踊跃报名,居然突破了60套。开盘后,该楼盘销售较好,我们才被告知不让团购。此后,60多名同志再没有一个人去看房。

  在我来兰考之前,兰考法院还招聘了12名合同制工作人员。他们的工资更低,每月只有960元。这群孩子也是大学毕业,都很能干,工作积极努力,承担着全院绝大部分的审判辅助工作,而搛的钱,显然不够他们糊口。

  闫胜义是我到兰考后发现的一名先进典型。他1987年毕业于河南省司法学校,和另外4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兰考县法院,是我院第一批科班出身的法官。从毕业到现在已经28年了,闫胜义扎根基层,始终工作在法庭。他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引起了领导关注。去年,县委破例为他解决了副科级待遇,而与他同时分配到兰考法院的同班同学,现任执行局副局长程保安、固阳法庭庭长郭合田至今仍是科员。

  干了大半辈子的资深法官尚且如此,其他资历尚浅的年轻同志更无需多言。我院现任中层正职、审判业务骨干大都工作多年,但没有一个正科级。有几个主要审判业务庭的庭长和基层法庭的庭长、副庭长,都还是科员级。

  作为院长,我做梦都想为同志们改善待遇,而且也想尽办法、不遗余力地一直在争取,但收效甚微。

  按照"三定"方案,我院的领导职数为一正三副,纪检组长为班子成员,院长为副处级,其他班子成员为正科级。在编内设机构22个,政治处和执行局为正科级,其余20个内设机构均为股级。因此,法院理所当然地被视为正科级单位,要为业务庭庭长和资深法官落实正、副科级待遇,就是超配非领导职数。"三定"方案是1984年制订的,虽然早已不适应形势的变化,但除此之外,没有新的依据。

  没有必须落实的政策和文件,要求为法官落实职级待遇就缺乏"尚方宝剑",我只能请求有关部门和领导对法院"多多关照"。在当前清理超职配备和人事冻结的大背景下,去年通过艰难争取,已经看到的曙光,如今也黯淡了下来。传说中的法官职务序列工资"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而且完全按行政职级确定法官等级,不少法官还要降,有的甚至要三四级,就连县级以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政策,落实起来也遥遥无期。我心彷徨,不知路在何方。

  政治待遇差,工资待遇低,工作责任重,晋升通道窄,信访压力大,加之五花八门、应接不暇的各种考核考评、检查验收、追责问责,导致资深法官心灰意冷,年轻法官人心浮动。2003年以来,我院共招录12人,却流失了14人,人才流失极为严重。自2010年至今近5年来,我院每年都积极申请招录人员,却因所谓的"超编",未被准许。

  我院现有在编人员平均年龄为43.4岁,现有法官年龄在40岁以上的为69%。50岁以上的法官12人,按县里的政策要"退二线"。35岁以下的年轻法官仅有9人,后备力量明显储备不足。人员结构不合理,法官严重断层,司法辅助人员、书记员几乎没有,让我忧心如焚,日夜不安。

  兰考县法院的中央政法编制为102人,实有107人。按工资类别,行政全供104人,事业全供3人。在行政供给人员中,具有公务员身份的只有86人。我认为只有公务员才能占用中央政法编制,所以我院的中央政法专项编制实际缺编16人,应该准许招录。但编制和组织人事部门对此并不认可,每次报招录计划,我都积极争取,往县里、市里、省里跑,每次都失望而归。那些不具有公务员身份的行政供给人员,有的已经考过了司法资格,却不允许我们任命为法官;没有司法资格,但符合法警任职条件的,也不允许我们任命为法警。这种局面,让我既困惑又无奈。

  万般无奈,我们只好引进了一些大学生志愿者和公益岗位人员,暂任书记员和审判辅助人员。而这些人员只有两年服务期,不能长期培养,流动性大,再加上薪酬低,基本生活都很难保障,情绪波动明显,有时必然影响工作。

  为解决辅助人员严重不足问题,我们也在探索运用市场化手段购买社会服务的办法,经费却很难保障。

  兰考是国家级贫困县,县财政比较困难,除了在编人员的工资外,能够拨付给法院的办公办案经费了了无几。法院的经费开支主要依靠中央政法转移支付,以及诉讼费、罚没收入上缴同级财政专户后的部分返还。我院的办公楼是2010年8月建成搬入使用的,因经费困难,内部装修至今没有到位,办公家具至今没有改善,就连电梯,至今也没有能够安装。今年4月份,我到国家法官学院参加培训,看到最新的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工具书,想给法官们买,但书店只给打9折,就没舍得。回来后安排人多方查询,最后打5折网购买下,省了好几千块钱,让我满心欢喜。

  兰考县位于豫鲁两省交界之地,辖区面积1116平方公里,人口83万。兰考法院每年受理案件4000件左右。由于受经济条件和地域文化因素的影响,案件当事人文化素质普遍偏低,对法律知之甚少,信访量较大,送达难、执行难问题突出。部分当事人往往以案件结果是否对自己有利来评判法官。只要判决对自己不利,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他们就认为是司法不公,就认为对方买通了法官,就会对法官无端指责,甚至谩骂、威胁,长期无理缠访、闹访,弄得法官心神疲惫、苦不堪言,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和心理压力。

  不仅如此,繁重的业外负担,也让我们倍受折磨。人在基层,县委、人大、政府、政协、政法委,上级法院,方方面面,各个部门,都是领导,谁的安排都不能说不重要,谁的话都不敢不听从。今年,我们的一名副院长被抽调,常住北京招商引资,为期一年;我们的一名法官被抽调到省法院接访,为期一年;我们的四名同志被抽调住村扶贫,为期两年;我们的10个审判业务部门,分包县里10个重点项目指挥部,为项目拆迁、征收提供法律指导和服务。各种教育整顿活动,每年都搞好几个,整天开不完的会、写不完的材料。创建文明城市,我们要上下齐动员,人人肩上的指标;创建卫生城市,我们要负责一条大街的清洁整修和秩序维护。每年有几个特殊时间段,我们都要派人、派车到北京和省城常住接访,少则十天半月,多则半年。凡是有兰考籍的涉诉人员赴省进京上访,不论是对省法院、还是对中院有意见,不论是有理、还是没理,也不论年代多么久远的历史遗留问题,全都让我们无条件立即派人接回稳控、处理……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也不需要谁来安慰。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始终战战兢兢,唯恐一言不慎得罪了谁,让我们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个人的进退得失算不了什么,如果损害了兰考法院的整体利益,我罪莫大焉。

  凭心而论,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及上级法院,对兰考县法院的工作都是非常关心支持的,给予了我们很多的特殊关照,帮助我们解决了不少问题。有些问题的存在,责任不在某个人或者某个部门,而是我们的制度存在问题。如果说非要怪罪某个人的话,也只能怪我能力有限、协调不力。

  法官们有委屈、有怨言、有牢骚,要骂,也只能骂我们这些当院长的。我们能为他们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呢?队伍中有人违反纪律,我只能狠下心来、硬起手腕进行处理,别无选择,哪怕心在流血,哪怕转过脸去,便泪流满面。

  当了两年多院长,人瘦了一圈,我感觉老了很多。有朋友曾劝我说:"辞了吧,就是当个自由撰稿人,也比你当院长挣钱多。"夜深人静之际,看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妻子也会在我耳边唠叨:"别干了,整天累死累活地,操那么多心干啥?"心力交猝之际,内外交困之时,我何尝没有想过要辞职、要逃离?可是,我没有。为了心中的那份责任和法治梦想,我选择了坚守,选择了担当,毅然决然。

  是的,我很瘦弱,但我很坚韧,我相信自己还能撑起兰考法院撑这片天空;是的,我很卑微,但我很顽强,我愿意与广大法官一起走出困境,共度难关。虽然位卑力微,有些事情让我无能为力,但我毕竟带领着一个司法团队,能够影响一方,有一份"责任田"可以种好,也必须种好。

  作为全省法院的新型合议审判制度改革试点,我们的审判权力运行机制改革率先破冰,初见成效,先后有20多个兄弟法院前来学习交流;作为全国的人民陪审制度改革试点,我们紧锣密鼓,精心筹备,改革的序幕已经拉开。作为县委书记的联系点,我们扎实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树立标杆,引领全县,示范全县,进而影响全国。我们全院上下齐心协力,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去年有幸成为兰考县历史上、也河南省160多个基层法院中每一个"全国文明单位"。我们立足实际,突出特色,建设园林式单位,营造文化氛围,修德筑魂,去年被评为"全国法院文化建设示范单位"。前不久,我院的闫胜义同志受到党中央、国务院表彰,成为兰考县历史上第一个"全国先进工作者"。

  我们在期待、在挣扎,同时也在奋斗、在拼搏。我相信法治的春天即将来临,基层法官的明天会更好。

  (作者系河南省兰考县人民法院院长)


┃相关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全面深化司法改革情况的报告

试论主审法官责任制

究竟什么是员额制?

红脸与笑脸

司法改革“深水区”:员额法官有没行政职务大不同

法院内设机构改革能不能“一箭双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