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干部涉嫌诽谤案中的几点商榷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纪检干部涉嫌诽谤案中的几点商榷

2015年07月10日10:50 东方法眼 王强 张虎
   
 

核心提示:在法治社会,对诽谤此类因言获罪的情况,刑法之鞭应当秉持谨慎,公权力的介入则更应当依法而行。

——以新闻公开内容为依据  

  7月9日的一则新闻引起了笔者的注意——《纪委干部举报副市长被诉“诽谤”》(以下简称“举报被诉一文”),晚间又发布一则后续消息《连云港市通报纪检干部举报副市长情况:系诽谤》(以下简称“通报一文”),认真的阅读了这两则消息,其间的许多问题想从法律角度和大家一起探讨。

  当然,案件真实情况我们无从得知,我们只能从新闻公布的内容进行管窥式的分析,所以本文的标题加上了限制——以新闻公开内容为依据。所以,如果所引述的内容与真实情况不符,事先声明,笔者不承担责任。

  切入主题。

  一、真与假——调查的主体问题

  “诽谤”,辞海的解释为“无中生有,说人坏话,毁人名誉”。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关于诽谤罪的罪状的规定很简单,就是“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所谓“捏造事实”,法律解释和常理解释含义差不多,就是无中生有,用不存在的事实或经篡改的事实去散布、造谣、诽谤,毁人名誉。所以,本案的关键是纪检干部何某在网络上散布的言论是真还是假、是事实还是捏造?是否有所依据?这个前提问题必须查清楚。只要不是故意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网络举报、检举、揭发、批评中有部分不实成分的,不能以诽谤论处。

  “通报一文”称:“经调查,帖文内容严重失实,且帖中涉及到的有关人员属虚构,系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涉嫌犯罪。”

  虽然该文没有点名“经调查”的主体,但根据上下文联系可以合乎逻辑的得出,调查此事的主体就是诽谤案的办案机关——连云港公安局海州分局。笔者认为,这大为不妥。

  何某所反映的是干部纪律问题乃至职务犯罪问题,从调查管辖单位来看,应由纪检部门或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同时,鉴于被反映人职务的特殊性,从调查管辖层级来看,应由省级纪检部门或检察机关介入调查为当。而本案中,何某言论是否真实却由诽谤罪的侦查机关进行调查,且不论是否存在先入为主的问题,光是管辖就有大大的疑问,一个区公安分局办案人员如何去确认网络材料中所反映的“地方大员”的纪律作风和职务犯罪问题?所以,调查的程序正当性、合法性值得推敲,调查结果的公正性、客观性难以保证,“经调查,帖文内容严重失实”有多少说服力很让人怀疑。

  假如,经省级有权部门调查后,确认何某所散布信息严重失实。后,再确认何某的诽谤问题,这就顺理成章,也令人信服。

  二、公诉与自诉——程序的选择问题

  刑法二百六十四条,诽谤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所谓“告诉的才处理”,就是“不告不理”,换句话说,一般情况下,此罪是自诉案件,要当事人自己写起诉状到法院起诉,与被告人“对簿公堂”。当然,也有例外情况,就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可以走公诉程序,启动公检法刑诉流程。也即,诽谤罪以亲告、自诉为原则,以公权力介入、公诉为例外。

  那么,何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诽谤副市长、监察局长是否在此之列呢?答案很明确。公安部2009年4月3日,公通字[2009]16号,《公安部关于严格依法办理侮辱诽谤案件的通知》第二条规定了侮辱、诽谤公诉案件的管辖范围及基本要件。

  结论显而易见:何某诽谤案既没有导致群体性事件,被诽谤对象又非涉外人员或造成什么恶劣的国际影响,也谈不上给国家利益造成严重危害,所以本案并不符合适用公诉程序的条件。

  具体应如何处理?上述公安部通知也有规定。对本应自诉的案件却动用了强大的国家力量,自诉人的举证和控告工作全由警察和公诉人来代劳,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对司法资源的不当占用呢?

  另外,程序的选择还严重关系到:

  三、羁押与自由——强制措施是否适当问题

  公诉程序与自诉程序相比,它有一个侦查及批准逮捕程序,也就是说自诉是直接到法院,由当事人双方进行势均力敌的“对簿公堂”,而公诉程序就可能要将嫌疑人(被告人)拘留、逮捕起来,要在看守所里面吃吃牢饭,等着被押解开庭受审,是国家对犯罪人的追究。本案就是如此,根据新闻报道,何某及其他共计7人被刑拘,而其中何某等4人被逮捕,且已被羁押9个月。4人中,何某等3人系涉嫌诽谤,何某的妹妹系涉嫌窝藏。

  问题是,对何某等以涉嫌诽谤犯罪进行逮捕并长时间羁押,是否合适?

  早在2010年,最高法院就发布《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的通知,“对于刑事被告人,如果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非羁押性强制措施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且不影响刑事诉讼正常进行的,一般可不采取羁押措施”。

  2012年新刑诉法实施后,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原则纳入其中,司法实践也向“以非羁押强制措施为常规,以羁押逮捕为例外”进行过渡。同时,对于逮捕的条件具体法条规定放严,而对取保候审的条件法条规定放宽,除对恶性犯罪、累犯等社会危害性较高的犯罪行为人外,只要嫌疑人不具社会危险性,理论上都可纳入取保候审的范畴。

  更何况,诽谤罪为封顶三年徒刑的轻罪(轻到一般情况下连公诉案件都不是),且实践中也多以缓刑甚至定罪免除为处理结果。用逮捕这样最严厉的强制措施予以审前羁押,刑法的歉抑、谨慎、怜悯等难觅其迹,实在令人费解。

  其实更令人费解的是对何某妹妹以窝藏进行定性并逮捕,虽然资助或窝藏犯罪分子可能涉嫌犯罪,但我国自古就存在“亲亲得相首匿”的社会伦理,且窝藏罪本身就需要一个情节严重的程度。在不考虑证据的情况下,“窝藏”一个轻微自诉案件嫌疑人的亲哥哥,又何以严重到要以刑罚评价及追究呢?要知道,所谓窝藏就是在侦查机关侦查时不予配合,帮助藏匿或资助等行为,可是作为自诉案件,这原本没有侦查机关介入的可能啊,又怎么能延伸出窝藏犯罪呢?

  四、其他问题

  1、“举报被诉一文”称:2014年9月29日,何家亲属与何某失去联系。3天后连云港公安局海州分局民警向家属出具了拘留通知书。这3天是何种强制措施,拘留后24小时内通知家属的规定遵守了吗?

  2、“通报一文”称:根据《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该案属公诉案件。而根据该解释恰恰只能得出相反的结论,即本案不属于公诉案件。该解释规定:

  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一)引发群体性事件的;(二)引发公共秩序混乱的;(三)引发民族、宗教冲突的;(四)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五)损害国家形象,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的;(六)造成恶劣国际影响的;(七)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情形。

  因为根据第(四)项:“诽谤多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因我国刑法中的多人、多次指3人、3次以上(如多次盗窃指3次以上),故何某即使诽谤陆某、王某2人成立,且也假设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其也未达到该解释所列之情形。

  3、“通报一文”称:“相关当事人因无法确定发帖系何人所为,先后向公安机关报案”。为何二人都向同一公安机关报案,难道是巧合吗?

  4、公安部通知要求,对此类案件认为具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情形,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报经上一级公安机关同意后立案侦查;立案后需要采取强制措施的,应当在采取强制措施前报经上一级公安机关同意。本案中,办案机关——连云港公安局海州分局,在立案及采取拘传、拘留等强制措施时必须报经上级公安机关即连云港市公安局同意,本案是否履行相应程序?值得关注。

  5、在未经法院审判及认定犯罪的情况下,媒体直接使用“连云港市通报纪检干部举报副市长情况:系诽谤”的标题是否合适,是否有未审先定之嫌,用涉嫌诽谤是否更恰当?

  五、结语

  公民的权利不可侵犯,不论如何,该案给全民上了一堂法治教育课——在互联网发布不实信息,造谣侵犯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可能受到刑法的追究甚至可能被列为公诉案件而被逮捕羁押。

  不过在法治社会,对诽谤此类因言获罪的情况,刑法之鞭应当秉持谨慎,公权力的介入则更应当依法而行。

  我们建议江苏省纪委监察厅、江苏省检察院根据何某网络举报线索,按照党纪条规、法律规定等依法依纪查实举报人举报事实的真实性,被举报人到底有没有违纪违法事实。如果举报属实,被举报官员应该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理。如果被举报人是清清白白的,那么,举报人就是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如果因为举报人的诽谤,造成法律规定的可追究情形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新闻来源:

  《纪委干部举报副市长被诉“诽谤”》:

  http://scitech.people.com.cn/GB/n/2015/0709/c1057-27279300.html

  《连云港市通报纪检干部举报副市长情况:系诽谤》

  http://js.people.com.cn/n/2015/0709/c360300-25525393.html

  (作者单位:江苏法舟律师事务所)


┃相关链接:

网上谣传正副老总性丑闻 驾驶员父子被判诽谤罪

侮辱诽谤官员不能入罪是一种世界趋势

安徽五河:两教师给县领导发短信被拘留引发争议

公诉人让网络举报人证明自己没有诽谤?

由“王帅事件”谈诽谤罪

贴通告侮辱同事 法院判决贴公告道歉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