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警惕权力,拥抱法治:我讲两个故事吧

2017年09月07日22:07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爱它,只因曾经拥有;恨它,是因无法天长地久占有。我的网培作业:警惕权力,拥抱法治:我讲两个故事吧

  参加全国高校教师网络培训课程,按照要求,学员还需提交一篇作业。题目圈定了三个,我就挑一个跟法治政府有关的题目。题目是让谈谈领导关于“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的重要论述,然后分析一下法治政府该如何完善?可能是因为那两天事务烦杂,所以,脑子卡壳,完成它却遭遇困难。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分析。

  什么是权力?你不问我,我心知肚明,但你若问我,我则说不清道不明。也许如有人所说,什么是正义,难免人言人殊,但什么是非正义,却容易达成共识。

  比如,2017年8月30日“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了一篇署名“文翼”,题目《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的文章。文章中,作者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事情大概是这样:

  作者回忆说,他大学毕业刚进公司的那一年,有一天和同事到外单位去办事。事情办完以后,他们开车来到停车场的出口处,一个带着红袖章的老人过来跟他们收费。

  明明他们的车才停了半小时不到,老人却硬生生要收他们三十块钱。

  他不由地嘟囔了一句,你们的收费也实在太不合理了吧。

  老人斜了他一眼,二话不说就把停车场的闸门关上了。一个人走进传达室,悠哉悠哉地喝着茶。

  那架势,意思表达地很清,在他的地盘,你们都得听我的。今天不把钱交了,你们也休想离开了。

  他正想下车找老人理论,同事却适时制止了,并且一声不响地把停车费交了。

  顺利离开之后,他向同事抱怨道,明明道理在我们这边,为什么要向他妥协?谁怕谁呢!大不了就跟他耗下去呗。就算要交钱,也要让他出示物价局的相关证明以后再交也不迟啊。

  同事笑了,文翼,你还是太年轻,认准了一个理就不惜死磕到底。明眼人也能看得出来,他这是在乱收费。可是为了这点钱都把时间耗这里了,耽误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其实并不划算。

  多年以后,作者依然记得同事当时跟他说过的这句话:永远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那是对自己的一种无益的损耗。

  这种事情相必许多人都见怪不怪,因为大家的身边从不缺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事,我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中国人爱说的一劝勉之话: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再直白一点儿,行权不要韧性。

  这个关于“权力发威”的故事,正如作者当时的应对之道,同那位行权者死磕到底,也不失为一个务实对策,保不准也能解决权力腐败问题。但生活经验和常识却告诉我们,这种处理方法,更有可能把故事的结尾变成一场悲喜剧,徒增围观群众或吃瓜群众的规模和数量。

  接下来的故事却完全不同。中国学者张亚清在他的学术著作《恶论——反伦理学研究》中,提到中国人使用权力的时候当事人另一种现象,确定无疑的是一种“比较怪异”的现象。事情是这样的:

  一位交通民警,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闯红灯,于是将其拦下,并开出五角钱的罚款单。当开出罚款单的时候,交通警察问违章者是否收下罚款单,违章者声称不要。随后,交通警察将罚款单扔到地上,准备扬长而去。这时,“违章者”掏出证件,表明自己卫生监督员的身份,而且亮出“黄牌”,理直气壮地开出一元钱的罚款单。

  这是一种让人哭笑不得的“权力使用现象”。交通民警和卫生监督,在向对方互开罚单的时候,他们都是社会管理者,都在行使一种杀罚决断的权力。相反,在闯红灯的时候,在将罚款单扔在地上的时候,他们的社会角色,则是一般公民,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很显然,我们可以看出,人们容易记得自己手中有权,却是容易忘记自己应该承担责任,尤其是作为一般公民这样一种社会角色的义务。结果,两权相遇,就把故事的结尾彻底地变成了闹剧。

  因此,英国著名政治学家、法学家霍布斯,就把权力定义为一种因果关系,是一种主动出击的“行动者”和被动的“承受对象”之间的因果关系。并推断出“全人类共同的爱好,便是对权力永恒地和无休止地追求,这种追求至死方休”。然而,在权力的这种运动中,美国心理学会奖项得主达契尔?克特纳经过长达数十年的研究,发现,在权力的这种自我扩张运动中,却存在着一个“权力悖论”问题:

  权力存在于人类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你我之间的每一次交流、每一次互动无不流淌着权力塑造的痕迹。对于权力的追寻是人类成功统治世界的本能使然。我们根据自身的优点,包括建立社会网络,关注他人需求,理解、奉献并心怀感激,从而获得集体赋予我们的权力;同时当我们大权在握时,又会因为权力膨胀带来的强大物质和精神满足而激发出人类内心贪婪、自私的一面,导致权力的滥用,最终被迫从权力顶峰跌落甚至名声扫地。这种“权力的悖论”,它影响着人类社会生活的每一处细节,解决了许多社会问题,同时,又引发了多种社会问题,并且,往往还会出现,它解决的问题可能比它本身制造的问题还要多,更棘手。于是,权力就成为一个既好又坏的东西。爱它,只因曾经拥有;恨它,是因无法天长地久。

  幸好,聪明的人类从未放弃对权力现象的科学研究。好了,让我们再重申一下社会科学的任务,通过智识的努力,从而,不断地探索出人之权力欲的产生和发展的规律,以便找出规制权力的方法;想法设计已节制个人、组织和政府对权力的追求,以便真正实行民主制度,防止战争,控制冲突,最大限度地保障个人的自由和平等。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