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人被讹”案再次打破“眼见为实”的认知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扶人被讹”案再次打破“眼见为实”的认知

2018年09月17日21:02 东方法眼 李富成
   
 

核心提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博士,湘潭大学,南京财经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博士,湘潭大学,南京财经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

  不少人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认为眼睛不会欺骗自己。“耳听为虚”表明了人类应有的谨慎,但是,亲眼所见的也不一定为实。金华“扶人被讹”案再次警醒人们:眼见的并不总是真。

  2018年9月2日,滕先生驾驶电动车在金华市区行驶时,听到身后有响声,回头一看,发现曹先生连人带车摔倒在地。滕先生停好电动车后,上前询问曹先生的伤势,帮助曹先生将车辆推到路边。此时,路人甲出现,指责滕先生撞倒了曹先生,原本头脑混沌的曹先生,就势认为是滕先生撞到了自己。随后,曹先生报警。交警到达现场后,立即询问双方,了解情况,拍照固定了相关证据。9月6日,交警调取了事故现场路边商店的监控视频,还原了事故发生的过程,警方认定曹先生是自行摔倒。

金华扶人案

  经调查,警方确认滕先生是见义勇为者,滕先生在扶人的过程中受到误解,蒙受委屈,警方准备为滕先生申请相关的荣誉。滕先生也向法院起诉曹先生,滕先生认为自己是在向一类不讲道义的人作战,让讹人者承担违法成本。网上更是讨伐之声一片,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就在网民摩拳擦掌,起劲地为滕先生鼓与呼的时候,滕先生却与曹先生家人握手言和,令一些网友顿感失落。

金华扶人案

  与对方握手之和,固然是滕先生的大度与包容。就笔者看来,本案中的被告,包括路人甲都不能认为是坏人,只是由于真相不明,才引发诸多误解,然后,又被网络无限放大,上纲上线到道德层面:做好事却被别人讹诈!以后,谁还敢再做好事?

  从媒体的相关报导看,在滕先生扶起曹先生时,曹先生并未指责滕先生撞倒了自己,反而向滕先生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应当说,此时曹先生还是有良心的,只是路人甲的出现,剧情才出现反转,曹先生也改变了自己的口风。其实,路人甲也是见义勇为者,只是他真诚地表达了一个错误地事实,误导了曹先生。本案中,路人甲真诚地相信滕先生撞倒了曹先生,并勇敢地指责滕先生的“撞人”行为。在道德滑坡,不少人遇事绕道走的当下,应当说,路人甲的表现值得点赞。只不过路人甲眼见的并不是真的,外界环境误导他表达了一个错误的陈述。由于事发地点的监控刚好坏掉,路人甲的陈述对确认滕先生是否撞人就显得非常重要。如果不是调查的警察认真细致,在现场附近的一个商店中找到了对着马路的监控,滕先生很可能被冤枉为肇事者。

  为何路人甲没有作伪证的动机,但是,他亲眼看到的并不是真的,亲口陈述的并不是实的?人类首先是通过眼,耳,皮肤等器官对外界的刺激形成一个印象,再经过大脑判断分析后,从而对外界事物形成一个整体的印象,然后,通过语言文字等方式将其表述出来。从外界刺激,到大脑分析,再到向外界表述的过程中,只要有一个环节发生错误,那怕当事人没有伪证的动机,也可能发生错误。人类从看到某件事情,到表达某件事情,并不像照相机那样是纯客观地记载事实。当事人对外界事物的描述是经过其大脑加工后的产物,其中,有当事人的主观判断,有当事人的情感与想象的成份在其中。所以,眼见的是客观世界,但是,陈述出来的内容已经有人们的主观判断渗入其中。本案中,路人甲看到了滕先生与曹先生骑车紧追而行,又看到了曹先生摔倒在地,期间,未见其他车辆经过,路人甲真诚地相信是滕先生撞倒了曹先生。

  由于证人是案件的第三者,与案件处理结果没有利害关系,他们通常能够客观地陈述所见所闻,他们的陈述容易被外界相信,特别是一个品德良好,威望较高的人作证,更容易为民众所信仰。在刑侦史上,一些证人真诚地错误指证,酿成了不少冤假错案。

  曾经参与佘祥林案件侦查的曾忠,认为佘祥林案件发生有三点原因:一是,受到张在玉家属的干扰,张在玉妈妈当时一口认定那具女尸是她的女儿。在还未看到那具女尸时,张在玉的母亲能够详细地说出女尸身体上的部分特征,比如身上有生小孩做手术时留下的刀疤等特征。二是,受当时技术条件的限制,没办法做DNA鉴定。三是,受当时公安部门一直奉行的有罪推定的影响。加之,张家的亲属上访,并组织了200多名群众签名上书,要求对杀人犯佘祥林从速处决。看来,群众的眼睛并不总是雪亮的。在罗开友杀妻案件中,妻子李培芳的亲友证明死尸手指上的“顶针”是其送的。在罗开友与佘祥林的冤案中,两名证人没有作伪证的动机,他们自认为陈述的是客观事实。但是,他们的陈述误导了警方,酿成冤假错案。

  1932年,美国曾有一项司法统计调查:65件无辜者被误判有罪的案件中,有29件归因于证人的指证错误。1988年的调查显示:无罪误判为有罪的案件中,52%归因于证人的指证错误。

  不仅证人真诚的指证可能发生错误,被害人陈述自己亲历的被害经过也可能发生错误。1998年8月5日凌晨,犯罪嫌疑人潜入江苏东台市李某的家中,试图强奸李某,李某惊醒后竭力反抗,大声呼救,犯罪嫌疑人惊慌而逃。根据李某指控,东台市公安局将李某的邻居张某泽抓获。1998年8月8日,张某泽交代了犯罪事实。在法院审判阶段,李某出庭作证,指证张某泽,提出民事赔偿请求。半年后,真凶出现,张某泽才被平反昭雪。本案中,李某与张某泽是邻居,俩人平时没有恩怨,李某也没有作伪证的动机。但是,李某的陈述与客观真相并不吻合。究其原因,可能是凌晨时的光线暗淡,李某身心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感知器官在高度紧张状态下对界发生误判,但是,李某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冤枉好人。

  我们眼睛看到的是客观世界,陈述出来的内容已经不完全客观了。浙江“扶人被讹”案再次警醒人们“眼见并不为实”,对案件是非曲直的判断,不能过度信赖自己的眼睛。


┃相关链接:

谁来对中国“首例”进行认定?

“人们”缘何失去与邪恶作斗争的信心?

为救同伴溺水身亡 获救儿童父母补偿二万

自家孩子落水未救谁担责 无锡法院发布“法在你身边”十个典型案例

国务院办公厅:见义勇为人员将优先解决保障房

丹江“法警哥哥”江中救人 “水都”传美谈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