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裁判文书网能不能加上“互评功能”?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中国裁判文书网能不能加上“互评功能”?

2018年10月04日09:33 东方法眼 fazhi1234
   
 

核心提示: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增加互评功能,在每一份上网的裁判文书之后,允许当事人对法官和代理律师做出评价;允许案件承办法官、代理律师和行政诉讼中的被告、刑事诉讼中的检方出庭人员互相评价。这样一种机制完全遵循裁判文书公开的基本意图,贯彻了裁判文书公开的基本意志,将进一步深层次促进全方位的司法公正

  中国裁判文书网是司法公开的四大平台之一(另三个是:中国审判流程公开网、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和中国庭审公开网)。根据该网站自身的统计,截止到2018年9月公开文书已达5200余万份,访问量达180多亿次。据称,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裁判文书网。司法公开的目的自然是促公正、树公信。为此,笔者认为,在促公正方面,该网可以细化管理措施,进一步“公开”,以深层次的促进司法公正。

  诉争以胜诉为终极追求。以民事诉讼为例,无论原告还是被告都追求于已有利的诉讼结果。这种注重结果的追求,往往会扭曲诉讼的过程。如果原本的事实和正确的现行法适用是一个于已不利的后果,怎么办?为了求得于已有利的“后果”,当事人和代理律师皆有可能在“过程”中异乎寻常的操作。比如,找人找关系,送礼送钱送美色。一旦法官经不住诱惑或抵挡不了这些干扰,过程就影响了结果。不该胜诉的胜诉了,不该败诉的败诉了。

  那么,现有的裁判文书公开举措能否有效制约这种“过程”的扭曲?笔者认为,力度很弱。因为,被扭曲了的过程,在“结果”上也要貌视公平正义。这让裁判文书公开对司法公正的促进“力不从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笔者认为,可以借鉴“淘宝经验”:我们在淘宝购物,帐款支付后,会有一个互评环节。这里商家可以评价买家,买家也可以评价商家。这种评价可以为其它潜在的交易者参考。因此,有“影响力”。从而,商家和消费者都会维护自身的形象,避免不合规矩不诚信的交易行为。这种机制在本质上是靠声誉的影响力,达到对行为规制的目的。然而,它不是单纯的说教,有具体的措施,包含了具体的制度和运作机制。

  受淘宝互评功能的启发,笔者认为,中国裁判文书网完全可以在裁判文书公开后,增加当事人、代理律师和法官的互评功能。怎么评呢?

  我们知道,诉讼虽然是一个争执的过程,并且以结果利己为终极追求。但是,并非可以滥用手段。诚实信用已经被民事诉讼法确立为该法的基本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换言之,可以争,可以辩,但依然要诚信,这是一种较高的道德要求。在缺少规制的情况,很难自发形成。一旦放弃这种“自律”,为了影响案件结果,当事人可以虚假陈述,代理律师可以提供虚假证据材料,法官可以歪曲事实和法律适用。整个的不正之风,立时风生水起,颇有气候。

  怎么办?我们如何要求律师不去满足当事人的非法要求,只做诚信代理;如何引导当事人实事求是,不在法庭上胡说八道;如何制约法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经常游走在公正与否的边缘?

  解决这些问题,除了制度的刚性之外,还可以借用淘宝经验,用软性的声誉产生制约效果。

  比如,某借款合同纠纷。明明是被告赖帐不还。但是,代理律师的代理意见是双方没有借据,不能证明借款事实的存在。

  这一意见,自然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但是,很多情况下,律师本人也知道所言与事实不符,自己是在为当事人争取有利的诉讼结果,尽人事而已。

  像这种情况,对方当事人自然可以对其代理操守做出评价。那么,是一个说正事儿的律师,还是耍赖的律师,评价日久,声誉自有。这种声誉会促使代理律师尽量不做违背事实,混淆法律适用,胡搅乱缠式的诉讼代理。从而,提升司法公正的指数。

  代理律师和当事人均可以对法官做出评价。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都有批评和建议的权利,这是宪法的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近年来,出于对司法权威的敏感维护,对法官或裁判文书的批评产生了很大的争议。笔者认为,批评自然会影响权威。就像买家对商家的批评自然要影响商家的声誉一样,道理很简单。但是,正是因为批评有这种影响,才让商家更优秀。同样,批评不只是影响司法权威,也会让司法更优秀,从而更有权威。裁判文书公开后,代理律师和当事人均可评价承办法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是一些法学家、法学流派所不能认可的观点。但是,符合我国现行《宪法》,有利于促进司法公正和司法权威。笔者认为,这种评价完全符合司法公开的基本内涵,是裁判文书网公开裁判文书的自然延伸。

  裁判文书为什么要向社会公开?就是为了司法公正。有一些案件事实或因素,不见得司法文书能完全公开。这些事实或因素,可能当事人很清楚。但是,文书没有披露,没有采纳,我们从文书中也不容易发现。那么,好了,评价功能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得以解决会怎么样呢?会促使法官全面回应当事人诉讼过程中的所有诉求和理由。因为,他有十个理由你只说八个,就判他败诉,他会在评价里指出另外的两个,让你公开的裁判文书“难看”。这不就促进司法公正了吗?

  所以,评价功能有利于司法的“深度公开”,也就有利于促进司法的深度公正。它让公正不流于形式,是更加透明,更为全面的公正。

  笔者认为,法官也可以评价代理律师。因为,代理律师是法律职业人士,是法律共同体中的成员,有较高的自律要求。但是,这种评价应当比当事人的评价更为适当、严谨,并且局限于诚信代理的基本层面。

  法官对当事人的评价就不必要了。因为,整个裁判文书都是在评价。如果法官除了裁判文书还有重要的案件事情要澄清或交代,这就不是一个称职的法官。所以,要有一种机制或制度,促使法官在裁判文书中将需要和必要的事情一次性交代完。一旦文书生成,只有当事人评价的份儿,没有法官补充的自由。这也是对司法的一种触动和促进。

  但是,行政诉讼应当另外考虑。行政诉讼的被告只能是国家机关。虽然,诉讼中双方当事人的法律地位平等。但是,国家机关这个“当事人”显然有特殊性,应当有更高的自律要求。笔者发现,行政诉讼中的被告也经常提一些“下三烂”的代理意见或辩解理由。虽然也是基于胜诉的目的,但是,基于国家机关的特殊身份,笔者认为,非常不恰当。

  行政诉讼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无非是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无论是事实还是法律适用,作为国家机关的被告均应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因此,对行政诉讼被告的诉讼行为理应有更高的要求。它根本不可以单纯基于胜诉的目的,滥用诉讼手段,乱堆诉讼事由。因此,如果行政诉讼被告提供的答辩意见,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明显与事实不符,均应当给予“出庭人员”负面评价。这种评价不但对方当事人可以做出,法官也可以做出。这种评价如果能与被告出庭人员的内部考核产生一定的联系,则制约效果会更好。这些举措自然是深层次的推动和促进司法公正。

  综上,笔者认为,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增加互评功能,在每一份上网的裁判文书之后,允许当事人对法官和代理律师做出评价;允许案件承办法官、代理律师和行政诉讼中的被告、刑事诉讼中的检方出庭人员互相评价。这样一种机制完全遵循裁判文书公开的基本意图,贯彻了裁判文书公开的基本意志,将进一步深层次促进全方位的司法公正。


┃相关链接:

判决书,何时才能彰显你的尊严?

试论判决书网上公开制度

数辆机动车相撞发生交通事故无法确定的应承担连带责任 (2011)泰姜民初字第0808号民事判决书

八招提升法院裁判文书写作水平

美国地方法院关于本拉登的尸体解剖照片是否应当公开的裁判

民事判决书(被告对原告所主张的事实和诉讼请求无异议的小额诉讼程序表格式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