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威胁强奸案的证据问题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毒蛇威胁强奸案的证据问题

2018年11月24日11:29 东方法眼 李富成
   
 

核心提示:“天下事无奇不有”, 2018年11月21日17时,樊某在抚州市崇仁县将素不相识的小花带至抚州凤凰城某酒店205号房间同宿。当晚10时许,樊某被自己带来

  “天下事无奇不有”, 2018年11月21日17时,樊某在抚州市崇仁县将素不相识的小花带至抚州凤凰城某酒店205号房间同宿。当晚10时许,樊某被自己带来的毒蛇咬伤,但樊某并未报警,也未向医疗机构求助,而是自行睡觉。次日凌晨0时18分,小花离开宾馆回到家中,在父母陪同下向警方报案。经法医鉴定,樊某无明显致命外伤,初步判断为蛇咬后中毒死亡。

毒蛇强奸

  用毒蛇威胁强奸可谓少见,更为神奇的是,威胁的男子却被自己携带的毒蛇咬死,可谓天下奇案。

  从证据角度看,此案至少在以下方面值得探讨:一是,毒蛇的主人究竟是谁,毒蛇是谁带到宾馆的。对于毒蛇的所有者,警方通过调查走访或调取监控录像,应当容易查明。二是,樊某与小花素不相识?在什么情况下,樊某才能将素不相识的女子带到宾馆同住?对于此点,不能仅听小花的证言,还需调取二人的通话记录,短信,微信,走访二人的朋友圈,才能查明二人究竟是否素不相识?此环节属于间接证据,对于确认二人有无自愿发生性关系的基础有辅助证明的作用。三是,按照小花的证言,樊某是用毒蛇威胁她的,由于害怕毒蛇,她被迫与樊某发生性关系。按照小花的说法,樊某对小花实行的是精神强制,小花身体上未留有樊某暴力伤害的痕迹物证,但是,应当留有发生性的证据。尽管精神威胁也可以构成强奸犯罪,不过,证明起来却比较困难。四是,樊某的死亡原因究竟是什么?公安机关初查樊某是被自己携带的毒蛇咬伤致死。由于案发时,公安机关未对樊某做尸体解剖,还需要进一步取证才能确认樊某死亡的真实原因。五是,小花与樊某是否发生性关系?目前,小花自称樊某用毒蛇威胁她,俩人发生了性关系。仅有小花的证言,还不足以证明二人发生性关系。从证明或侦查的角度看,公安机关还应当对二人入住的房间勘验检查,收集二人发生性关系后遗留的痕迹物证及抛弃物,同时,还应对小花,樊某身体及内衣等物品勘验检查,从中提取发生性关系的证据。只有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才能确认樊某与小花是否发生性关系。

  强奸犯罪的核心是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或威胁的方法与他人发生性关系,无论是暴力行为或精神上的威胁强制,只要被害人是处于不能反抗,不敢反抗或不知反抗的状态,犯罪嫌疑人皆可构成强奸罪。由于樊某已经死亡,樊某是否用毒蛇威胁小花,只有小花的一面之词。加之,宾馆房间属于封闭的场所,房间里究竟发生什么?只有小花,樊某,毒蛇清楚。可惜的是,毒蛇不会讲话,樊某已经死亡,小花是案件当事人。退一步讲,即便小花的证言是真实可信的,按照“孤证不能定案”的基本法理,只有小花的一面之词还不能认定樊某构成强奸犯罪。

  小花对樊某与她发生的性关系是否违背其意志,当然是十分清楚,但是,犯罪是需要证明的。鉴于此案的特殊性,公安机关证明起来恐怕十分困难。当然,此案也存在其他的可能性,一切皆以公安机关的侦查为准。

  南京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  13505197099


┃相关链接:

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 (2017)辽05刑终59号刑事裁定书

为满足淫欲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获刑五年 (2017)川3427刑初43号刑事判决书

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获徒刑三年 (2017)陕0702刑初230号刑事判决书

王胜平抢劫、强奸、盗窃案──如何审查判断被告人的翻供理由

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手段强奸未成年妇女 (2018)湘3130刑初16号刑事判决书

采取持刀威胁强行扒裤子等手段欲发生性关系 (2018)苏0830刑初188号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