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额法官岗位配置的几点思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员额法官岗位配置的几点思考

2019年07月07日15:26 东方法眼 fazhi1234
   
 

核心提示:员额法官只配置在诉讼审判岗位,相当于好钢用在刀刃上(珍惜尊重,禁止浪费),可以充分发挥审判员额法官的实际效用,实现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

  员额制后,一般法院员额法官数量均相对稀缺。有限的员额怎么用,自然值得琢磨。介绍一下某院的具体情况:员额法官共31人,执行局占3员额;立案庭长、审管办主任各占1员额。另外,诉讼员额法官总计28人,其中院领导4人,办案比例10%和40%;内设机构改革后庭长4人,办案比例70%;副庭长6人,办案比例80%;以上总计14人(约合标准员额8.9人),占诉讼员额法官总数的50%。机构改革前的院庭长继续享受院庭长待遇。如果将“办案比例”理解为是一种待遇,那么,剩余14人全部是庭长或副庭长,均应当享受办一定比例数量的案件。通过以上分析,不难发现,员额制在审判资源向一线回归的方向上很不扎实。这么多员额法官,都只需要办一定比例数量的案件,都不是“足额”员额法官,是其基本特征和根本原因。理论上,应当认为员额法官是当下极为宝贵的司法资源,应当充分办案,实现人案充分搭配和人尽其才的基本状态才较为合理。但是,我们有限的员额仍然分散在很多“不能充分办案”的岗位上。为此,笔者从以下几个角度,谈几点意见:

  一、立案庭不设员额法官

  很多法院立案庭长均是员额法官。这种员额使用应当禁止。立案庭长总体上是不怎么办案的法官。某院立案庭长2018年全年结案3件。有的立案庭长结案从数量上看较多,但从类型上看大多是财保字的案件,或者执保字的案件。这些案件类型不能改变其不充分办案的基本特征。立案庭的主要工作当然存在业务需求,比如是否符合立案条件,管辖权异议的裁定,或者诉前保全等等,完全不通业务的人也难以胜任立案庭长职位。但是,因为这些业务属性,占去完整的一个员额法官——在员额不足,极为稀缺的情况下,显然不够科学,很不合理。因此,建议立案庭不设员额法官。但是,立案庭长应当由未入额的原法官或者具备司法资格却未入额的人员担任。换言之,岗位任职条件只限定司法资格就足够。从历史顺过来,无论是否有司法资格,只要是原法官,均具备担任立案庭长的业务资格。面向未来,只要有司法资格,无论是否入额均有担任立案庭长的业务资格。如此,则立案庭长既满足业务需求,又不占用法官额数,两全齐美。具体有这么几种情况:

  1、现立案庭长,如果是员额法官并拟继续做庭长,应退出员额;如果拟保留员额法官身份,应退出立案庭。(此要求重点化解员额稀缺性与诉讼实践的矛盾)

  2、未入额的原法官,有资格做立案庭庭长;

  3、有司法资格的现有人员,无需入额,可以做立案庭长;

  4、未来的员额法官,无论有无司法资格,如果拟调任立案庭庭长应退出员额。

  而且,原则上,通常一般法院立案庭一位符合上述条件的立案庭长即可。立案庭其他工作人员,均可以由一般行政人员或者聘任制书记员等人员担任,不需要司法资格,也不限定为是否为原法官有无审判资格等等。因为,除了上述列举的几点专业需求,立案庭的其他工作均是事务性的行政类的工作,已经没有业务专业上的强烈需求,无需专业限定。

  当然,此处所言“立案庭”是指传统意义上负责立案的庭室。当下有的法院诉前调解和速裁或者财产保全、送达等等很多职能都划进立案庭,也得具体分析。不过,原则上,鉴于立案庭的大部份工作属于非审判类,是“不能充分办案”的庭室,原则上,不宜设定员额法官。圈定“司法资格”已经较为合理。

  二、审管办不设员额法官

  原审管办,或者机构改革后合并研究室后的审管办,一定程度上存在业务依赖,但不是非常明显。其对业务属性的些许依赖,可以圈定司法资格,而且绝对没有必要成为全员要求。具体而言,类似于立案庭,可以限定审管办主任一人必须由未入额的原法官或者具备司法资格的人员担任。其他人员达到一般行政人员或聘任制书记员的任职条件即可。对业务完全不通,也不能很好的理解审管办的诸多工作。但是,除了总抓手,审管办的具体事务,比如报表,查数,出数据,出通报、网上审批等等,都不需要专业限定,一般的行政文职人员完全胜任。因此,审管办放上员额法官,又得兼行政类的杂务,还要办案,又只能办一定比例的案件,这个员额用的也很不经济。建议比照立案庭长的原则进行清理。

  三、执行局不设员额法官

  执行员可以是未入额的原法官,可以由具备司法资格的现有人员担任,整个执行局不应该占用任何员额。

  执行工作的业务属性虽然很强,但是,毕竟不同于审判业务。从业务属性上看,圈定司法资格任职条件完全可以。从实践看,很少有法院能够满足所有执行员全是员额法官。非员额法官承办执行案件恐怕是不争的事实。鉴于此,建议执行局所有执行员全部需要具备司法资格或由未入额的原法官担任,但是,不占用法官员额。已占用的建议按照立案庭长的原则调整或退出。

  对员额法官配置的以上几点要求,最终状态是员额法官只配置在诉讼审判岗位,相当于好钢用在刀刃上(珍惜尊重,禁止浪费),充分发挥审判员额法官的实际效用,实现人力资源的优化配置。当然在此基础上,如果能够实现行政和审判分离,将院庭长职位所占用的员额也充分调整,实现所有员额法官平等承办所在法院所有案件,没有办案比例上的三六九等,则甚为理想。如此,则法院必能长足进步,必将发生根本变化,必能紧密吻合时代步伐!


┃相关链接:

法官在司法体制改革中的位置

2017年江苏省检察官入额考试案例分析题简读

究竟什么是员额制?

法官完不成年度办案任务“下岗”:如此激进,未必先进

行政和审判不分的法院──评此次《人民法院组织法》修订的最大遗憾

法官法检察官法新闻发布会:取消助理审判员 法官任职条件年限调整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