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有人以“有病”为由洗白王振华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警惕有人以“有病”为由洗白王振华

2019年07月08日20:22 东方法眼 李富成 博士
   
 

核心提示:评论者顺利地让原本是犯罪行为的“恋童癖”直接降级为“脖。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依法治国的基本要求,但是,落实起来并非易事,执法者有时也会屈从权势、财富、民意的压力。正义会迟到,但是,不能缺席。

  近日,《新京报》刊发一则评论“恋童癖是一种病,但不能当犯罪的理由”,作者张田勘。①评论开门见山地称“无论是猥亵还是强奸,王振华的行为本质上属于恋童癖。”评论者直接将王振华的行为与犯罪行为、法律行为相切割,可谓直奔主题,赤裸狂奔,作为一家以针贬时弊见长的报纸如此发评论颇为罕见。评论认为“恋童癖可以说是人类一个固有的毒瘤,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有。因而要害在于,如何防范和根除这一罪恶行为和现象。”评论又不肯定地认为“恋童癖是一种病,这种病的根源或来自基因。”

王振华

  从评论的内容看,其论述颇为混乱:一是,既然恋童癖是哪个民族都有,是人类固有的毒瘤,想要根治它恐怕并非易事。二是,如果恋童癖是病能够成立的话,那么,它就像空气与水一样,人类无法彻底与其断绝往来,人类只能控制生病与犯罪,并不能彻底将其消灭。三是,在篇幅不长的行文中,评论者一会认为恋童癖是病,一会儿又认为是罪恶,按理说病是不能称为罪恶的。否则,每个人都有罪恶,因为我们每个人难难免会生病。那么,恋童癖究竟是病,还是罪恶,或是犯罪,评论者并末给出标准答案。评论者似乎想通过不断转换词语来表述王振华伤害女童的行为是古今中外皆有,只不过它叫恋童癖,没有必要大惊小怪,没有必要抓住不放,人们应当在如何根治这种疾病方面下功夫,评论者甚至建议要给此类研究增加科研经费。然而,这不过是给民众画了一块大饼而已,目的可能是转移民众对王振华案件的注意力。

  评论认为“靠单一的手段是无法根除这一痼疾的,必须采用综合手段,甚至要利用现代科学的尖端技术,才有可能根除这颗毒瘤。”目前,王振华已被公安机关调查,正在走法律程序。按照评论者的观点,不知是否能够推论出王振华的行为单靠法律惩戒是没有效果的,对王振华的行为必须采取现代科技手段,这可能是评论者的初心。

王振华

  经过简单的文字铺垫后,评论者得出“即便严刑峻法可以让恋童癖者收敛,但依然难以根除这种行为的发生。原因是恋童癖是一种病,这种病的根源或来自基因。”的结论。如此,评论者顺利地让原本是犯罪行为的“恋童癖”直接降级为“病”。在评论者看来,伤害女童的行为(评论者称为恋童癖)是通过基因遗传的,那么,就不应当让生病者单独承担责任,其祖先应当承担重要责任,甚至政府也要承担对此种病综合治理不到位的责任。为寻求证据支持,评论者称有研究表明,恋童癖者大脑中的“白质”少于常人。但是,“研究表明”是何方高人的研究成果,评论者又语焉不详。至于文中提到的“白质,性染色体X和Y上某些基因片断,突变、移位、缺失”等知识,恐怕不少民众对其是一头雾水。

  在让普通民众一头雾水后,评论者终于亮出自己想要的结论:“对于恋童癖是一种病态,在医学上并没有多大的争议,但原因并不明确。如果能弄清原因,从医疗角度就可以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甚至可以根治。”按照评论者的逻辑,如果能够找到王振华基因上恋童癖的原因,就可以对其治疗,让其彻底根治。相反,评论者认为“即便严刑峻法也难以根除这种行为的发生。”至此,能否得出评论者是主张对王振华应当优先实施基因治疗?在基因治疗面前,法律调查应当让路。

  王振华的恶行已遭至全民声讨,可能为了回避道德上的责难,评论中提到“医药去势,化学阉割”等听起来吓人的名词,从实质上看,这些吓人名词不过是另一块画饼而已,没有一样能够在王振华身上即时实现。最后,评论者提出“恋童癖虽然是一种病,但是不能将其视作无法克制的一种癖好,更不能将其当作犯罪的理由。虽然医疗手段或许能够根治这种病,但是我们依然不能忽视内在的道德自律与外在的法律惩戒的作用。只有采取综合手段,或许才能防止侵害儿童事件的发生。”

  如此玩弄文字,评论者恐怕是想为自己拉起一面道德上的挡箭牌,以封堵民众的口舌,其目的可能是想在民意中树立起王振华是病人的观点。如果能够让王振华有病的观点得到民众的认同,进而成为民意,评论恐怕就达到了一些人的预期目标。

  按照我国刑法第18条的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如果能够将王振华归类为病人,即便不能全部免除其刑事责任,也可以大幅度减轻其刑事责任,至少能够为他的犯罪行为在道德上开脱,减少其因人格矮化而带来的利益损失。

  法律只对行为说事,王振华的行为已涉嫌犯罪,从基因、生病方面说事,无异于故意跑偏,搅浑一池清水。从法律层面看,王振华的行为涉嫌强奸罪、猥亵儿童罪、轻伤罪。从媒体的报导看,王振华异性朋友多,存在感染性病的可能性。果真如此,在明知的情况,王振华就涉嫌传播性病罪,建议公安机关对王振华的身体全方位检查,以查明其是否身染性病。另外,王振华长期在商海打拼,是否涉嫌行贿等犯罪行为,网传王振华曾经协助纪检监察部门调查,但是,并未有结论。在此次危机事件中,新城集团是否采取不当的危机攻关手段,是否涉嫌犯罪?何人指使删除此前媒体上对王振华的负面报导。以上问题,至今不明。

  如此看来,王振华案件中有众多力量参与博弈,只有公安机关介入,恐怕难以查清全部犯罪事实。纪检监察部门,金融监管部门也应及时介入王振华案件,彻查新城集团及王振华有无其他犯罪行为。

  王振华作为知名企业家,为社会做出过贡献,党和政府也给过他相应的荣誉称号,但是,功罪难以简单相抵。在司法机关调查结论最终出台之前,王振华还是嫌疑人,对王振华涉嫌何种犯罪,人们可以有不同观点,媒体可以表达出自己的倾向,但是,媒体必须有自己的道德底线,不得为经济利益而刻意地洗白当事人的罪行或加重其不应当承担的责任,更不得利用手中掌控的话语权恶意地引导舆论。

  ①“恋童癖”是一种病,但不能当犯罪的理由|新京报专栏,www.bjnews.com.cn/opinion/2019/07/07/600343.html


┃相关链接:

虽然未满18岁 自己养活自己视为完全行为能力人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适用过失相抵规则

考研达人沦为高校大盗竟是“病理性偷窃”惹的祸

精神病患者致人损害赔偿案件审理调研报告

女子婚前正常婚后精神分裂 可要求男方给予经济补偿

原告主张存款利息应否支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