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利益链下的微观生态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柴油利益链下的微观生态

2007年12月23日19:34 e法网-法制周报 李俊杰 陈宁一
   
 

  因为柴油供应一度趋紧,12月17日,长沙市一加油站打出了“柴油无货”的告示

  核心提示: 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带来的“柴油荒”问题,让过去隐藏的中国成品油危机开始显露。

  无尽的等待

  老桑是河北衡水人,今年40岁。此前,他在衡水开出租车。“那玩意是汽油车,压根不存在加不到油的问题。”老桑说,这台货车才买两个多月,30多万元买的,载重量为40吨左右。这次他拉的是一批钢材,从天津到益阳,约1800公里。

  

  缺油的现象已经持续了个把月。“以往,跑一趟车只要两晚一天的时间就够了。”老桑很是怀念以前的日子。但是现在,柴油供应紧张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一趟下来,要多跑一天。”老桑说。

  跟老桑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小赵。

  2007年12月11日,常德市太子庙服务区,汉寿县22岁的小赵的货车仍停在那里。他是中午12时到的,直到下午5时,还没见油罐车的影子。

  “这样漫无目的地等下去,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小赵说,自今年10月份以来,他最长一次等待加柴油的时间有12个多小时。

  随着近两个月来的油价上涨和油源紧缺,老桑的生活也被打乱。

  “货物不能按时到达,老板很着急”,除此之外,此前一趟的油费大概2000多元,涨价后差不多要多出近千元。柴油价格从不久前的4.76元/升涨到5.22元/升,只用了一个来月时间。

  老桑说,油价涨了,成本提高,但运价并没有相应增加。为了“细水长流”,不失去合作伙伴,老桑只能忍受。

  “还不知道柴油什么时候到。”时间到了中午12时。老桑望了望灰暗的天,摇摇头说。

  此前,老桑在途中已经加了2次油。不过每次都是限量。他觉得有些庆幸,最多的一次,他加了400元的油。而在柴油更趋紧张的11月份,有一次,他只加了50元,尽管他好话说尽。还有一次,他等了8个小时,才加了200元的柴油。

  下午1时左右,油罐车终于来了。为了加200元柴油,老桑等了7个小时。

  被迫的“私下交易”

  对老桑来说,多等一个小时,就意味着多一份损失。

  眼睁睁地看着时间浪费在等待加油上,老桑心急如焚。“只要时间安排紧凑,一个月下来,就可以争取多跑几趟”。

  “现在,什么也干不了。”老桑坐在车上,显得极不耐烦。

  “每每看到油罐车,心里就会莫名兴奋,跟中了大奖似的。”老桑说。

  不过,这只能代表希望,尽管有油,但是依然逃不了限量加油的惯例。

  “走一段,加一段,一旦仪表盘亮起了红灯,就只能找家就近的加油站等着加油。”老桑说,这好比买彩票,碰运气,好的时候,车子排到了前面,油罐车能早些来,就能减轻排队带来的烦恼。

  最难熬的是晚上。“人不能睡得太死,晚上还要下车不定时地检查货物的安全。”老桑说。

  对这一点30岁的张师傅深有体会。张师傅是益阳开往长沙的快巴司机。

  他所在车队属于益阳某运输公司。“有一次一个同事将车停在加油站,人回家了,等到第二天上午加油的时候,他才发现安装在车子尾箱旁的电瓶被人偷走了。”一个电瓶要2000多元,为了避免自己的车子也遭此厄运,每次加油的时候,张师傅干脆睡在车上。

  常德汉寿县的一位村民也很相信“运气”一说。“12月10日,晚上7时多,高速公路上某加油站已经把灯熄了。一个司机说要加油,工作人员说不加了。后来又来了3台车,前一台装鱼的‘双排座’给了加油站工作人员两条草鱼,工作人员就给加了柴油。接着是一台货车,给了320元,只加了300元的柴油。随后而来的一台大巴车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司机一再央求,只给加了60元的柴油。”他说,这是他亲眼所见。

  层出不穷的“油患”

  平时有些清闲的加油站保安,这段时间忙得不亦乐乎。

  12月11日下午4时,一张贴在常德市太子庙南加油站的检讨书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检讨书里提到,2007年11月26日下午,35岁的益阳长春镇万姓村民,因他的朋友在长益高速花门楼服务区加油时与保安发生争执,纠集一帮小青年到服务区闹事,后被抓进公安局……

  “这类现象在近两个月时有发生,多半是为了加柴油插队惹起的祸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保安人员说。

  他说,这段时间柴油供应紧张,只能采取限量加油的方式来缓解压力,“一般货车一次只加200元,卧铺车一次加300元”。他说,车子最多的时候,排了两排,约1公里长。

  问题是,不一定排队就能加到油。

  “我们在这里多等一天就等于损失约800元。”老桑说。有时候,实在等不及了,只要能加上油,贵一点,他也愿意。

  不少人把目光盯上了这块“肥肉”。趁机大捞一把。老桑就碰到过几回。

  他说,好几次,他都看见有人拿桶子装着柴油在高速路上推着卖。安全隐患先不说,最贵的时候,他曾加过7.2元/升的油。当时他也曾犹豫,因为价格实在太高,但他又转念一想:下一个加油站能否如愿加到柴油,还是个未知数呢。

  老桑所遇到的这种现象,小赵也碰到过。

  车子停开一天,小赵的损失大约在300元左右。但他并不想高价买私人手里的油。尽管如此,10月中旬柴油供应最紧张的时候,为了加到油,他不得不也想点办法——加200元的柴油,多付给加油站20元钱。“那时候,给‘小费’加油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

  “为了加油,我已耽误了好几个班。”快巴司机张师傅说,有时,即便轮班到了他,因为车子没油,就只能让别人顶他的班。这样一来,他近两个月收入少了几千元。

  张师傅说,有一次在长益高速花门楼服务区加油,一个30多岁的男子,称自己要在中午下班前赶到益阳,差点要打人了。

  “因加油插队,互相刮坏车身引发冲突经常发生。”一加油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在长沙市区开出租车的司机小周,今年23岁,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不应该买柴油车。柴油紧张的时候,比起汽油出租车,他每天要少赚上百元。

  他是晚班司机,通常,他把加油任务交给了白班司机。“加油要耽误不少时间,几十元收入就没有了”。

  加油站站长的困惑

  实际上,早在此前,国家有关部门曾对加油过程中所存在的违规情况进行了严肃查处。

  11月9日下午,湖南省物价检查所宣布,对6个擅自突破国家规定最高零售价格销售0号柴油的加油站,分别给予责令改正、没收非法所得和罚款等行政处罚。

  而接下来的11月28日,国家发改委又通报了6起社会加油站价格违法案件。

  相对于多渠道的查处力度加强,一些民营加油站的生存环境也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

  “0号柴油”的标签异常醒目,地上的油渍依然清晰可见。但是,在许强(化名)的加油站里,唯一一个贴着柴油标签的油桶已经空了快2个月了。

  许强的加油站是这个4万人的小镇上唯一的加油站。在它旁边,是一条宽敞笔直的国道,来往车辆络绎不绝,生意一直不错。

  但现在,许强和加油站一起陷入了困境。“我承包这个加油站已经6年。”原来是国企职工的他离开岗位,全力经营起自己的生意。

  “我们这种站属于社会加油站,平时拿油都是在中国石化或中国石油这两家公司拿。自从‘油荒’开始后,给我们的柴油指标突然没有了。”在“油荒”的高峰时期,许强去找石油公司的业务员要柴油,大多空手而归。“以前业务员都是主动问我要不要油。现在求都求不来。”

  从12月份开始,“油荒”有所缓解。但许强依然让油桶空着,“就算能拿到油了,站里也不能卖。”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公司给我的柴油价格是6023元/吨,我自己找车从岳阳长炼直接拿油,需要加上200元运费和大约30元的司机途中的饭钱。成本达到6253元/吨。现在一吨差不多是1160升,如果算上损耗的话回来的油经常要损失十几公斤。成本费用就达到每吨5.39元/升。按照国家规定柴油价格是5.22元/升,我不但赚不到钱,每卖一升就亏0.17元。再算上站里用电、人工等等开销,严重亏本。倒不如停了不卖。”

  停卖柴油后,许强的压力依然巨大。虽然避免了经济上的亏损,但周围人的闲话和抱怨声却渐渐多了起来。“整个镇子就我一个加油站。我这里不卖柴油,整个镇都受很大的影响,政府的人经常找我要柴油。需要用柴油的人对站里就有意见了。”

  压力最大的时候,曾经有吊车司机集体请求他弄油,司机愿意出7000多元/吨的价格购买柴油,折算后超过6元/升。但依然被许强拒绝了。“虽然我想点办法能拿到一些柴油,但国家政策不允许卖那么高的价格。所以不能做。”

  国家石油储备中心成立

  12月初以来,“油荒”有了明显缓解的迹象。12月18日下午,长沙市内中国石化某加油站的一名加油工人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情况好多了,几乎每天都有柴油送过来。”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近日宣布,经国务院批准,国家石油储备中心18日正式挂牌成立。按照初步规划,这些基地建成后将储备多达6800万吨原油。

  是柴油荒还是提价荒?

  ⊙特约评论员叶檀

  油荒没有随着成品油价格的上涨宣告终结,反而愈演愈烈,本轮的油荒以柴油荒为核心之荒。

  行政利剑失灵。从下半年以来商务部一次、发改委三度发出通知,要求各相关单位保障成品油供应,没有缓解油荒困境,除了11月1日提价后的短短几天内有所缓解之外,市场依旧处于恐慌状态。

  柴油紧张蔓延到物流、农业等各个领域,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生活中的公害,争夺加油权在某些地方的加油站甚至已经上演全武行。

  这是借助于市场价格手段的一场阳谋,目前的石油体制不改革,中国石油领域的低效高耗就无法避免。来自于体制性的风险,必须靠体制性的补救才能得以解决。

  加得到高价油总比加不到油好,已经成为许多消费者的一个共识,这就为下一步继续涨价,或者给石油垄断巨头补贴提供了充足的依据。但这些理由是不成立的虚假市场理由。

  我们来看一组进出口数据。根据海关最新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在过去11个月中,我国汽油进口量较上年同期增长两倍以上,前11个月,柴油进口量为800,000吨,较上年同期增长55.2%.并且,有信息显示,中石化在明年1月还将加大柴油进口量。

  这样看来,掌握油源的两大巨头还是在急中国经济所急,为保障中国的经济安全尽责。石油公司是在两个层面上向国家经济安全负责,一是保障供应,二是增加利润,两者无法兼得,就只能皮里阳秋唱双簧,表面上增加供应,实际上增加利润,包括增加成品油出口、要求成品油涨价,大幅度提高批发价格,今年年中批发价格就有过一轮暴涨,以及伸手向公共财政要补贴,这些行为相当于变相提价,也就是变相剥夺纳税人财富。

  开着车寻寻觅觅只能加到一、两百元钱油的卡车司机与农用车司机自然苦不堪言;本就不掌握油源任人鱼肉的民营油企一样痛苦不堪,他们用高涨的批发价拿到成品油,而在零售时必须按照规定的价格出售,在没有垄断利润支撑的前提下,出售无异于慢性自杀,高价出售无异于公开与政府唱对台戏;而对普通消费者而言同样如此,柴油紧张必定是成品油紧张的导火索,柴油恐慌如此激烈,离各路人马呼吁成品油再次涨价的时机也就不远。柴油荒说到底不过是提价荒。


┃相关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油气、破坏油气设备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农忙季节:千万不能油荒

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合作开采陆上石油资源条例

重庆涪陵规定加油站经营满30年政府将无偿收回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办理盗窃油气、破坏油气设备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