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肾者”的谎言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捐肾者”的谎言

2008年09月11日16:56 江苏法制报 言雨 晓红
   
 

  一个身患尿毒症的少年,延缓生命的希望寄托在他父亲身上。然而,狠心的父亲却坚决不同意做肾脏移植手术。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他随风逝去?随着电视节目的播出,一名“好心”捐肾者的出现成了这个家庭创造生命奇迹的救星。充满感激的母子二人,邀请“恩公”到其家中同住,盼望着四个月后生命能健康继续下去。但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是,“好心”的捐肾者席卷救命钱悄悄地离开……

  “空降”好心人

  今年初,江苏卫视借助电波为观众播出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小刚,今年18岁,出生于连云港市。18岁本应是阳光播撒、风光灿烂的季节,可对小刚来说,迎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阴霾天。四年前,父母因性格不合而离婚,小刚随母亲许原一起生活,心灵的伤痕似乎刚刚褪去结痂,可打击又接踵而至。去年,还是一名高三学生的小刚,正在为高考作最后冲刺。但是,一段时间以来,他总觉得身体极度不适,复习功课时也难以集中精神。为此,妈妈许原带着小刚来到医院检查。诊断结果却如晴天霹雳:尿毒症。

  医生告诉她,小刚的身体排毒功能出现了障碍,患了尿毒症,按照保守疗法,只能减缓病情的加速恶化,但无法彻底根治。噩耗传来,几乎让许原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从此,小刚隔三差五就需要到医院做透析,医院成了小刚和母亲的半个家。不仅如此,治病的费用也越来越大,本来准备为儿子上大学的存款已所剩无几,治病的费用难以维继,而小刚的健康状况并没有多大好转。

  看着来回奔波于医院与家之间的母子二人,主治医生充满了同情,却无济于事。依据医疗条件,医生只能告诉她,小刚健康长久生活下去的唯一机会和可能就是实行肾脏移植,为保证移植的成功率与保险性,最好是亲属之间进行移植。这番话给许原带来了一丝希望,许原急忙请医生做了检查,但多项指标并不匹配,检查结论是不适合异体移植。此时此刻,唯一的救治希望在小刚的父亲身上。然而,狠心的父亲却放弃了儿子救治的可能,坚决不同意捐肾。陷入绝境中的母子二人感到无比的绝望与悲伤。看着家徒壁立,想着儿子巨额的医药费用,许原身心憔悴,几乎丧失了生的勇气,但当看到儿子日渐衰弱的模样,照顾他成为许原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悲惨的遭遇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借助电波,这段伤心的故事被传播出去,社会各界纷纷向他们伸出援手。许多好心人为小刚送来了救命钱:某农场送来了一张2万元的交行卡,某公司送来了一张2万元的中行卡,好心人老张送来2000元钱……这一切缓解了小刚透析治疗费用的燃眉之急。然而,更让母子二人高兴的是节目播出后第二天,一位“陌生人”的来电,给小刚带来了希望。电话中,“陌生人”对小刚作了一番安慰,并自我介绍说是黑龙江人,名叫董飞,今年28岁,愿意捐肾给小刚。许原告诉他,家中也没有多少钱,只有三四万元社会捐助款,不能给予他太多的补偿,而且捐肾对身体有影响,希望董飞慎重考虑后再作决定。

  梦想似乎越来越近

  1月20日,董飞从黑龙江省来到了连云港市,许原先是安顿董飞暂在一家小旅馆内歇脚。几天的接触让许原感觉到,好心的陌生人远道而来,人生地不熟,独自在外,生活上多有不便,心里着实过意不去。怀着歉疚与满心的感激,几天后许原邀请董飞到自己家中居住,她说,不论移植能否成功,对董飞的这片好心总是感激不尽!

  由于房间狭小,董飞与小刚居住在一个房间。小刚的房间里有一台笔记本电脑,自去年患病之后,小刚身体极度虚弱,不能继续到学校上课,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外出耍闹,为了帮助儿子排遣寂寞和心中的郁闷,为了让儿子不因为病情而封闭自我,许原为儿子买来一台电脑,这样,小刚在治疗间隙可以上上网,了解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

  董飞的“好心”使母子二人放弃了任何戒备,对他,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董飞想学电脑,小刚教他技能;董飞想找工作、想学驾照,许原先后借给他近3000元;并免费提供吃住,免费使用家中电话,还把家中的钥匙也配给了他……甚至是家中银行卡的捐助者、卡上数额和密码,母子二人都逐渐对董飞不再作何隐瞒。有一次,许原让董飞陪同自己到银行取钱,由于不会使用自动取款机,许原告诉董飞银行卡的密码,让他帮助取款,并对董飞讲:“不拿你当外人。”还拿出电话本核对密码。回到家的董飞却一一将密码偷偷记在一张纸片上,放到自己的钱包里。

  一切都在悄然发生着转变,许原与小刚母子二人并未发觉。那是3月份的一天,董飞自己来到南京市第一人民医院找到曾为其检查过的医生咨询相关手术问题,医生为他讲述了一些生理常识和人体器官捐献的相关规定。告诉他,异体器官捐献,如果是亲属关系,必须有派出所证明,还要报省卫生厅审批,法律严禁人体器官买卖;人体内有二个肾,一个属于备用型,捐出一个,危险系数相对增加。听了解答以后,董飞感到有些害怕,担心影响自己将来的健康,便不想再捐肾给小刚了,但想到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看到待己如子的许原及待己如兄的小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董飞心想还是悄悄尽快离开!

  4月12日,许原带着儿子像往常一样到医院透析,临走时关照董飞,下午二三点钟才能回来,午饭让董飞自己解决。待母子二人离开以后,迫不及待一心想离去的董飞找来旧提包,将小刚的电脑和抽屉中的二张银行卡装到包里,偷偷离开了这个临时的“家”。

  希望破灭,生命何续?

  母子俩做完透析回到家后,发现董飞不在家里,心想董飞也许是去找老乡了。但两天过去了,董飞还是没有回来。打电话联系,结果董飞的老乡告诉她,最近并没有见到董飞,也没联系。察觉有些不对劲的许原拉开抽屉,这才发现电话本夹层中的银行卡不见了,小刚房间里的笔记本电脑也不翼而飞。拨打董飞的手机,无人接听。此时此刻,许原心急如焚,因为卡里可都是儿子的救命钱啊!她匆匆来到附近的银行,查询后得知卡上已被人取出18000元。银行调阅监控录像,董飞的身影赫然出现在画面上。一切均不言自明……

  事发四天之后,许原来到公安机关报案。此刻,董飞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暂时毫无线索。公安机关将相关信息公布到网上,实行网上抓捕。

  原来,实施盗窃的当天,董飞用交行卡从银行取出18000元,在途经另一银行准备用中行卡再次取款时,由于卡被吞,未能得逞。取到钱的董飞先是乘车到了南京,从一个自动取款机上再次取走了800元钱,买了一个电脑包,后乘车来到杭州,几天后又投奔到河南安阳表姐家,打算在那里安营扎寨。他用盗来的钱开了一家小吃部,买来衣服和手机,作了长期生活的准备。

  5月14日晚11时许,正在网吧上网的董飞,被公安机关发现,并一举将其抓获。在审讯过程中,董飞对自己盗窃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此时身上仅剩下6900元钱。

  面对警察的提问,董飞一次次羞愧地低下了头,“我认罪,许阿姨一直对我很好,我对不起她,我要想办法把钱还给她们。”可伤害已经发生,钱物被盗,小刚的透析费又没了着落,面对一天天愈加严重的病情,许原心里悲急交加,儿子的生命还能延续多久?看着别人家活蹦乱跳的孩子,许原心里更多的是伤痛和悔意……

  8月初,一审法院以盗窃罪判处董飞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并责令董飞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退赔被害人被盗款人民币11900元。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链接:

专撬油箱盗柴油 四名油耗子获刑

身穿偷来的衣服逛街被识破

猎手与“猎手”的较量

关于盗窃虚拟财产行为的刑法规制研究

小偷疯狂盗割64台空调钢管当废品卖

当心“蜘蛛人”空降作案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