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怒江州民营企业涉诉案件的思考──以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和涉矿合同纠纷为例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关于怒江州民营企业涉诉案件的思考──以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和涉矿合同纠纷为例

2011年06月02日22:08 东方法眼 李筱槲 陈中朝
   
 

核心提示:民营企业,简称民企,公司或企业类别的名称,是指所有的非公有制企业。

  民营企业,简称民企,公司或企业类别的名称,是指所有的非公有制企业。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是没有“民营企业”的概念,“民营企业”只是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产生的。我国民营企业界定从广义上看,民营只与国有独资企业相对,而与任何非国有独资企业是相容的,包括国有持股和控股企业。从狭义的角度来看,“民营企业”仅指私营企业和以私营企业为主体的联营企业。按企业资本的组织形式划分,所有的非公有制企业均被统称为民营企业。在《公司法》中,是按照企业的资本组织形式来划分企业类型的,主要有:国有独资、国有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合伙企业和个人独资企业等。按照上面对民营企业内涵的界定,除国有独资、国有控股外,其他类型的企业中只要没有国有资本,均属民营企业。

  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稳定持续增长离不开数量众多的民营企业,特别是在稳定经济、吸纳就业,出口创汇和提供社会服务等方面,民营企业的作用是不可获缺的。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特别是随着2007年以来“怒江二次跨越”发展战略的实施,在深刻分析和认识州情的基础上,中共怒江州委明确了“生态立州、科技兴州、矿电强州、文旅活州”的发展思想和构建设国家级有争金属基地、国家级水电基地、国家级多元民族文化和生物多样性基地,打造怒江大峡谷世界知名旅游品牌即“三基地一品牌”的目标,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相对经济发达的沿海、内地而言,经济发展较为滞后,生产力水平较低,自给能力相对偏弱的怒江州的民营企业也在不断的发展和壮大,对怒江的经济发展、民族繁荣、社会和谐、劳动就业等方面也发挥了积极作用。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入和所有制多元化,至2011年5月,我州的国有企业仅有八十一户,比重已经很低,民营企业却达到一千二百九十户,可见民营企业已成我为我州企业的主要成份。然而,由于我州民营企业经济总量小、层次低,自我积累水平低,产业支撑作用弱、产业单一、经济发展方式粗放,自身实力弱,抗风险能力差等缺陷,民营企业的发展也受到了某些阻碍,不利于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和资源的合理配置,限制了企业规模的扩大和竞争力的增强,特别是受市场发育程度低的影响,某些企业缺乏信用观念,履约率低,民营企业的发展举步维艰,各种诉讼之争不断地涌向人民法院。怒江州地处“两强一堡”战略的前沿阵地,为了更好地服务和保障我州民营企业的创新和发展,为“三基地一品牌”目标的实现提供有效的服务,笔者结合从事民商事审判工作的实践,通过查阅相关资料、走访等形式,对怒江州民营企业近两年以来的涉诉情况进行了调查,现略抒窥见,目的在于为怒江州的民营企业的发展和壮大,尽可能将诉讼风险降低到最小幅度提供参考。

  一、怒江州民营企业涉诉案件的基本情况和主要特点

  (一)民营企业涉诉案件发生比重大

  2009年和2010年,怒江中院共受理商事案件73件,自然人作为主体争议的案件25件,而涉及民营企业的却有48件,占受案比例65.8%,年递增率为27.5%。由此可见,民营企业涉诉的比重大。

  (二)民营企业涉诉争议的性质多为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和涉矿合同纠纷

  随着怒江矿产、水电、交通、能源等到基础设施建设步伐的加快,大量外地投资者纷纷涌向怒江这块处女地。开发发展的同时,发生在这些领域纠纷除有少量的债务、抵押贷款、承包、确权纠纷外,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和涉矿合同纠纷是我州民营企业涉诉案件的主要表现形式。2009年和2010年怒江中院共受理民营企业涉诉纠纷48件中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为17件,占涉民企纠纷总件数的35.4%,其次为涉矿合同16件,占涉民企纠纷总件数的33.3%,其中涉矿合同纠纷主要是租赁、承包、买卖、联营、转让、借款等形式。

  (三)争议标的大  调解难

  从近两年我州法院受理的涉民企案件诉讼标的达1.5亿元的情况来看,诉争标的小则几十万,大则上百万、千万,如泸水县某商号与曲靖某公司矿山转让纠纷,诉争标高达2300多万元,还有保山市某公司和广西贺州市某公司联营协议纠纷,诉争标的也高达2000万元,且双方争执激烈,利益冲突大,法院调解难度大,调解结案的很少,率仅占5℅,95℅是判决,且判决后的上诉率高。

  (四)人数多影响大

  我州涉民企案件多数当事人人数众多,如四川某公司诉兰坪某几个公司纠纷案中被告多达四个,还如以原告董某某、杨某某,和某某、陈某某及李某某诉云南、四川、贵州三公司的建筑工程合同纠纷执行案中涉及几千号民工的利益,同时因企业改制的原因,职工作为股东起诉公司的纠纷人数众多,社会影响大,该类案件处理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群体性上访、缠诉,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

  (五)法律关系复杂处理难

  矿电开发中带动了建筑企业发展,也成为我州经济主要来源之一。因怒江州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开办矿山企业在怒江州已有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一个涉矿案件起诉到法院,该矿山企业很可能已经经过了多次的转让、承包、合伙,加之政府对矿产行业的宏观调控,牵涉的法律关系十分复杂,适用的法律繁多,这给案件处理带来了很大难度。

  (六)新类型案件逐步显现处理难度加大

  过去我州两级法院受理的是一些传统的买卖、联营、加工承揽、借款、合伙、租赁等类型案件,但是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展和深入,诸如企业改制、股权确认、公司解散、股东(含隐名股东)出资权属争议、股权转让、申请撤销仲裁、执行分配方案异议等新类型案件也随之出现。这类案件关系复杂,各种证据繁多,有些法律规定不够明确,利益之争极为明显,因而造成法律适用上的障碍和处理上的困境,稍有不慎,极会造成社会的不和谐。

  (七)项目开发与环境保护的矛盾仍然突出

  生物、矿产、水能和旅游资源是怒江州的四大资源,但怒江州工业基础薄弱,经济发展相对滞后,至今还是云南乃至全国三十个少数民族自治州最贫困、最落后地区,是一个集边疆、山区、民族、宗教、贫困“五位一体”民族自治州,依托优势资源,从上世纪末期至今,我州有色金属采选、冶炼、小水电等企业发展迅猛,但是,我们在审理民营企业纠纷时发现,在工业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重开发轻环境保护的理念,无论从决策者还是民营企业,均未从根本上扭转,盲目引进、盲目投资,甚至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行业、规模以及一些环保手续不完备,缺乏合法手续支撑的项目、企业得以建设,当政府对这些企业逐一规范时,矛盾就凸显。有些投资者盲目开发有关项目和投资建厂,在大规模进行矿产开发和小水电建设的同时,这些企业没有注意到地质生态环境的科学开发和保护利用,使开发地区的植被遭到毁灭性破坏,矿区、小水电流域已成为流域内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区域,特别是选冶企业的“三废”排放,对周边环境造成了污染,环境污染纠纷时有发生,极大地阻碍了怒江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可持续发展,近几年来,虽然取缔了污染严重的“十五小”企业,完善了部分选冶企业的排污治理设施,但项目开发与环境保护的矛盾仍然突出。


┃相关链接:

怒江法官:在白云缭绕的大山上开庭

傈僳法官邓兴:坚守在雪山与溜索之间

建设工程勘察设计管理条例

工程咨询行业管理办法

江苏省工程建设管理条例

通信建设工程质量监督管理规定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