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秉元:先有鱼吃 再学钓鱼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熊秉元:先有鱼吃 再学钓鱼

2011年07月17日09:00 东方法眼 熊秉元
   
 

核心提示:国民每人发一张储值卡,含有晶片。政府根据前一年的经济成长率和税收,设定一个公式;根据公式计算,在每张卡上储值一定金额(譬如,100人民币)。持卡人在当年内,可以到一般商店(日用百货、超商等)消费,直到储值扣完为止。

  只要在中国大陆待上几天,到外面走走,很容易得到两点鲜明的印象:经济蓬勃发展,而所得差距的鸿沟怵目惊心。

  关于经济突飞猛进、锐不可当,已经有太多的数字和描述:无论在城市或乡村,总是看得到工地和大型起吊杆;早上6点不到,工地已经开始活动。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很多地区和很多人,都水涨船高地富裕起来。然而,无可否认的,因为幅员太过辽阔,有些乡村和偏远地区,似乎还静止不动。

  贫富差距增加,带来许多问题。因此,企图缩小城乡和贫富差距的措施,也陆续出笼。譬如,由政府提供资金,农村居民购买冰箱、电视、缝衣机等家电时,可以得到补贴。此外,开辟道路以改善交通,提供义务教育等等,都是从基本上打基础;希望能扩充经济活动的大饼,缩短城乡差距。

  除此之外,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发挥两种重要的功能呢?首先,让经济发展落后的地区,有资源挹注,和先进区域的差距不至于持续拉大。其次,每一个民众,都能直接地分享经济发展的果实。

  基于这两种考虑,制发“国民消费储值卡”,其实是一个可行的措施。具体的作法如下:国民每人发一张储值卡,含有晶片。政府根据前一年的经济成长率和税收,设定一个公式;根据公式计算,在每张卡上储值一定金额(譬如,100人民币)。持卡人在当年内,可以到一般商店(日用百货、超商等)消费,直到储值扣完为止。

  仔细想想,这种作法有许多好处:储值金额有弹性,经济成长好╱税收充裕,储值多,民众(特别是偏远地区)直接享受到果实。当政府财政吃紧时,可以减少储值的金额。持卡人直接用于消费,有助于当地经济,可以产生良性循环,引发乘数效果。发卡对象,可以有弹性,依年龄、地区、城乡,可以有差别待遇;少数民族和偏远地区,可以特别优渥。

  以目前科技的水平,晶片还可以发挥很多的功能;除了中央政府之外,省和地方政府,也可以在储值卡上加码,直接济弱扶倾,进行所得重分配。而且,储值卡可以和身分证结合,一卡多用。当然,制发储值卡的作法,要面对很多具体的问题。譬如,偏远地区的店铺,未必有扣款记帐的措施;有些民众,可能还住在天涯海角,道路交通到达不了的地方。游牧民族、居无定所,联系不易。

  根据资料库拟政策

  不过,即使有诸多困难,瑕不掩瑜。对于中国大陆而言,储值卡的作法,还有一些潜在的功能:每个国民一张储值卡,每年卡里有一些资源可用,等于是把个人和国家连结在一起──国家就像一个公司,而国民是股东;公司(国家)赚钱,按时配发股利给股东(国民)!民众对国家更有向心力,更有祸福与共的情怀。公共政策的拟定和推动,会得到民众更多的关心和支持。

  区区100人民币,对都会人口而言,不值得一哂;对于偏远地区而言,每年农产值可能只有3、500元。因此,每人100元,是一笔不小的财富;除了改善生活之外,可以成为商业活动的资本,购买额外的种子或鸡仔羊仔等。此外,储值卡的消费纪录,将是极其可贵的资料库。社会科学研究者,可以探讨诸多相关的议题。由这些最基层、最全面的资料里,更可以据以拟定各种公共政策。

  华人文化里,一向有“天高皇帝远、帝力于我何有哉、一盘散沙”的传统。拜现代科技之赐,储值卡的措施,事实上可以在这个古老的文化里,克服几千年来的桎梏──在授民以渔之前,政府先让亿万草民吃到鱼!

  (作者系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中国科技大学讲座教授)


┃相关链接: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公交车当婚车式创新

中华全国总工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的通知

中华全国总工会关于《关于加强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的通知》的补充通知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