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应以尊重生命与尊严为前提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制度应以尊重生命与尊严为前提

2011年11月07日22:30 东方法眼 曾严
   
 

核心提示:制度本来的目的是通过引导人们的行为以增加社会福祉和安宁,而恶的制度却不仅使得这个初衷丧失殆尽,更加让人们的行为被迫走入“恶”的怪圈。

  近来连续两个吸引人眼球的事件被媒体传得沸沸扬扬,一个是广东佛山小悦悦的不幸离世,另一个是四川泸州五岁幼童的悲凉结局。如今更值得一提的,恰恰是后者。事件发生当天,有新闻媒体爆出,目击者称,货车曾经倒车,反复碾压5岁幼童。然而几天后,负责调查事故的交警大队公开向媒体宣布:货车并未碾压幼童,因为经过调查,尸体上并无被车轮碾压的痕迹,排除了货车碾压甚至故意重复碾压的事实。看到如此的新闻,我们不禁要问的是,前后的报道如此矛盾,我们作为旁观者,究竟应当如何去选择自己的立场,又或者新闻媒体本就没有意愿为我们这些旁观者提供一个可以看清事实的角度,一个可以发表看法的透视镜。事实的真相尚未盖棺定论,引发我思考的是与此相关的、前几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曾经报道过的案件。在报道中,通过监控摄像头,我们清楚地看到,霓虹灯下,肇事司机戛然刹车,倒车对已被撞倒的被害人实施二次碾压,最终致其死亡。

  如今将这些案件串联在一起,我们几乎都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个一直以来为一部分驾驶者所信奉的、却为被害者所恐惧的结论:撞伤不如撞死。《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实施,无论其中的成败若何,单就这一点而论,就是一个败笔。当一部法律的指导精神已经去教育人们漠视生命的价值,并告诉人们这种“漠视”所带来的好处便是“息事宁人,避免纠缠,避免无止境的责任”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说,这样的一部法律依旧维持着法律存在的本源意义?

  在我们力图建设法治国家的今天,试图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规范社会现象,纠正社会风气,这样的初衷固然明确。然而,如此未经深思的立法,在造就了一桩桩血案之后,依旧没有带来反思,确非常态。法律不应当盲目自大地干涉不应当干涉的社会生活,若法律已然诞生,在一边宣扬维护法律尊严的同时,立法者、法律人们更应当时刻反省此刻手中的法律,是否真正地在执行着“维护社会正义”的终极目的。法律存在的前提就是对法律中的人进行“恶”的假定,那么,法律本身就不应当利用自身的这种地位来造就一种“制度之恶”。要知道,“制度为恶”比“人之恶”更加地影响深远,更加地贻害无穷。

  所以,别让我们走入一个“制度为恶”的时代,不要用制度本身的高度来使得人们的生命和尊严变得渺小。我们应当认识的,恰是反其道而行:在人们的生命和尊严面前,所有的制度,所有的行为手段,都应当无条件地臣服,都应当为了增加人们的安宁和福祉而获得存在的空间。


┃相关链接:

小悦悦案:如果你在现场,敢说一定会伸援手吗?

小悦悦案始末

谢晖:美德的暴政与权利的美德

彭宇案的后遗症与“好撒玛利亚人法”

设立见死不救罪:我为“后小悦悦事件”建个言

“荡妇”思维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