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药家鑫时代看宽恕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社会 > 正文

后药家鑫时代看宽恕

2012年08月05日18:24 东方法眼 邬巍巍
   
 

核心提示:《论语》中如是说,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其恕乎,可以终身行之者”。

  2011年6月7日上午,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药家鑫因为驾车肇事、故意杀人被执行死刑。沸沸扬扬轰动全国的药案算是尘埃落定,然而本案的后续新闻却接连不断。近日被害人亲属通过代理人张显的博客宣称,愿意接受药父在审理期间表示“赠与的20万元”。对此,药父庆卫表示,“既然当初张平选明确拒绝并退还了这20万元,现在我就没有义务再给他这笔钱。”2012年新年刚过,2月8日上午,药案再起波澜,代理人张显带领受害人张妙的丈夫和父亲前往药家鑫父亲药庆卫家“索要”20万赠款,双方言语不合,发生肢体冲突,被当地警方带离。由此引发了网民的对药案的再一次广泛关注,张家人既要药家鑫以命抵命,又要药家赠款相助,还想博得社会捐赠,其心显然,张家及其代理人倍受公众指责。

  一番纷扰过后,我想起了两起也是曾经轰动一时的凶杀案子。

  一起案子发生在10多年前南京,受害者是个来自西方的富裕之家。

  2000年4月1日深夜,自苏北沭阳县的4个失业青年:仲伟杨、刘广元、丁山羊、张二杨,于深夜11时许潜入了南京一栋别墅抢劫,就是他们,持刀杀害了51岁的德国人普方一家四口(时任中德合资扬州亚星——奔驰公司外方副总经理)、40岁的妻子佩特拉.普方、15岁的女儿桑德拉和13岁的儿子托斯腾。据悉,普方右臂被砍两刀,身后被戳一刀,死时右目怒睁,左目紧闭;其妻身穿睡衣,腹上被戳一刀,其子托斯坦死于母亲身旁,凶杀现场惨不忍睹。案发后,4名18岁到21岁的凶手两小时后被捕。

  据报道,在法庭上,普方一家亲友见到了那4个刚成年不久的疑凶。原本在他们的想象中,凶手是那种“看起来很强壮、很凶悍的人”,可实际上,这4个男青年跟你在马路上碰到的普通人没有区别,他们也并非有预谋要杀人。他们一开始只是想偷摩托车,但换来的钱并不多。后来他们看到一个广告,得知玄武湖畔的金陵御花园是南京最高档的别墅区。那晚,他们潜入小区,也只是想去洗劫一间不亮灯的空宅,结果那套正在装修的别墅没有东西可偷。最终他们选择了隔壁的普方家。盗窃的行动被普方一家查觉,因为言语不通,惊惧之中,他们选择了杀人灭口。不过,那4个来自苏北农村的年轻人都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

  案发后,普方先生的母亲从德国赶到南京,在了解了案情之后,老人作出一个让中国人觉得很陌生的决定——她写信给地方法院,表示不希望判4个年轻人死刑。“德国没有死刑,我们会觉得,他们的死不能改变现实……” 普方年迈的母亲如是说。但是依照中国法律,4名凶手还是被判处并执行了死刑,这起当时轰动全国的特大涉外灭门惨案很快结了案,但故事并没有结束。就在那年11月,在南京居住的一些德国人及其他外国侨民设立了纪念普方一家的协会,自此致力于改变江苏贫困地区儿童的生活状况。协会用募集到的捐款为苏北贫困家庭的孩子支付学费,希望他们能完成中国法律规定的9年制义务教育,为他们走上“自主而充实”的人生道路创造机会。

  这,就是普方基金。从2000年成立迄今为止12年,成为了在华东最有影响力,也是最令人感动的由来自在华外籍人士组成成员的慈善基金会。基金成员也由最初的在南京的德国人,发展到现在江苏的各国老外们都参与了进来。随着中国逐步实行免费义务教育,他们把资助对象由初中生延伸到高中。高中生每年资助2000元,初中生每年资助1200元。

  12年来,普方基金已资助了上千名苏北的贫苦儿童上学、受教育、改善生活,从而也不使他们因为失学、失业走上4个年轻人的不归路。这些在江苏的外籍人士寻求了一种更积极的方式,去纪念普方一家。

  有人说这就是西方文化,也是西方文化中最光辉的内核,正恰恰是我们东方文化中最稀缺的品质。有事为证,《亮剑》中的日本军官山本曾在德国接受过训练,面对李云龙的大炮,山本临死之前说过这样的感言:“李先生,咱们东方民族都不喜欢宽恕,讲的是以血还血, 以牙还牙,认为只有复仇才能保持自己的体面,我承认,我不是个大度的人,如果 阁下落到我的手里,我会用尽酷刑,使你在痛苦中死去。同样,现在我的生命掌握 在你的手里,你也不可能宽恕我,何况我还毁灭了那个小村子和几百条生命,你的 复仇情绪,我理解,你可以开炮了。”

  窃以为,这是日本人理解的东方文化,并不是真正的东方文明,我们中国文化中从来就不缺少宽厚仁爱的思想和精神,《论语》中如是说,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其恕乎,可以终身行之者”。

  其中,“直”字可理解为公正合理,公平对等,含有你怎么待我,我就怎么待你的意味。而忠恕二字,则是儒家道德的核心思想,恕可以终身行之者。可惜的是,这些年来,“忠恕”二字似乎离我们的精神渐行渐远。

  而另一起案子则是发生在4年前北京,受害者是个来自河北邯郸农村的贫民。

  一位同样来自中国农村的普通母亲诠释的什么是真正的忠恕。

  梁建红,邯郸市峰峰矿区义井镇北侯村一位不幸的母亲,她唯一的儿子马刚在成婚大喜的日子前10天,因为500元工资未能及时给付而被工友宋晓明挥刀捅死。儿子马刚在北京当保安干得不错,人也大方仗义,后来当上了一个保安经理,10多个老乡跟他干,他们有时接一些零活,给会展当保安一天一人40元,发门票50元。他接了活最后再跟大家结账,但有的黑心老板常拖欠工资。常跟着马刚干的有一个邯郸老乡宋晓明,武安人,22岁,来北京后认识了马刚,马刚很照顾他,常请他吃喝,两个人关系很好。但结算望京1号大厦一位姓魏的老板的欠款时遇到了麻烦。宋晓明急着回家过年,跟马刚催了几次工资(500元),马刚总是说要不回来。2008年1月8日,宋晓明再来催,马刚让宋晓明在一个车站等着,自己和另一个工友去找魏总,但回来说,魏总没给,让12日再去。宋晓明以为马刚糊弄他,推打马刚,两个人动了手,宋晓明抽出准备好的刀子,狠狠地向马刚捅去,捅了10几刀!马刚不治而亡。接此噩耗,梁母悲痛欲绝,因为掏不起往邯郸老家运尸体的几千元钱,梁建红一家无奈地决定在北京火化儿子。在殡仪馆,悲痛欲绝的梁建红见到了儿子的尸体,拉开装尸体的抽屉,露出赤身的儿子,满是血窟窿,梁建红疯狂地往前扑,想抱一抱自己养了27年的儿子,被人拉住了。当时她心里恨死了宋晓明!

  2008年7月14日,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河北青年宋晓明故意伤害案, 梁妈妈——这位慈祥的老人——当着法官、公诉人、被告人和辩护人的面,说出了她的想法。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但是声音还是哽咽起来,梁妈妈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带着哭音说:“我看到被告人宋晓明就像看到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但宋晓明还年轻,我不要求严惩宋晓明,希望法庭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让他能够回报社会,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听到失去独子的梁妈妈的哭诉,法庭上的所有人,包括法官、公诉人、被告人和辩护人,无不深受感动。尤其是坐在被告席上的被告人宋晓明更是泣不成声。身临法庭,当这位淳朴的农家妇女面对夺子之凶,强忍悲痛含泪向法官为其求情,发自内心地向法官说出这番话时,在场的所有诉讼参与人无不深受感动,为之动容。在最后陈述时,宋晓明先是深深地向梁妈妈鞠了一躬,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后悔,请求梁妈妈的原谅。宋晓明表示如果能回到社会,要做梁妈妈的儿子,为她尽孝。事实上,梁妈妈知道,宋晓明及其破碎的家庭无力赔偿梁妈妈一分钱,梁母是在未获得任何利益补偿的情况下为凶杀求情。

  庭审结束后,宋晓明被带出法庭时,他跪倒在地,重重地向梁妈妈磕头叩谢,再次请求梁妈妈的原谅。最后,法官在综合考虑被告人宋晓明自首、主动参与施救等量刑情节的基础上,法官接受了被害人母亲梁妈妈的求情义举,从轻判处被告人宋晓明有期徒刑12年。

  这起案件的审判长是高级法官贾连春说,在他长达20余年的审判生涯中,还从没有见过这样宽容的妈妈,贾法官动容地说:“在自己亲生儿子被杀害的情况下能如此宽容,还在为被告人求情,令人感动,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好母亲!”作为法官,在对这位柔弱的普通女性梁某某所遭遇的人生之大不幸深表同情的同时,更使我们这些法律职业人对其以德报怨、深明大义之举而心生崇敬。梁妈妈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却向世人昭示了她的淳朴与善良、坚韧与刚毅、宽厚与博爱,也让我们亲身感受了其崇高、博大的人格情操和胸襟境界。

  法官相信,梁妈妈的义举和在其身上闪现出的人性光辉、迸发出的人格力量,不仅会使我们感同身受,也必将会使更多的社会公众深有感触;法官乐见,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厚德扬善、宽容大义渐成风尚,“锱铢必较,睚眦必报”为人不耻,唯其如此,中华之美德方能传承,社会之和谐方可实现。


┃相关链接:

西安中院:药家鑫案征量刑意见是按照省高院要求做的

[请您投票]药家鑫杀人,死还是生?

药家鑫确实是“激情杀人”!

药家鑫案:杀人灭口与激情杀人

药家鑫终于死了!

药家鑫之父诉张显名誉侵权 索赔1元今日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