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褪去法袍之后──一名青年法官的内心独白

2014年09月23日21:04 徐州审判程叶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法官员额名单表”几个大红字跃然于院网站主页之上。似乎并无悬念,我属于被“革”掉的一员。

  “法官员额名单表”几个大红字跃然于院网站主页之上。似乎并无悬念,我属于被“革”掉的一员。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褪去法袍,从审判台上寂然离开。

  一时之间不知何去何从。内心五味杂陈。失望,几年的努力似乎迎来了职业上的倒退。绝望,法官助理的路再走一遍,我感到缺乏勇气。理解,改革会带来阵痛,尚还年轻的我们,似乎最能适应变革,最需要牺牲。种种情绪交织而来,不能释怀、无处排解。在急促的呼吸中我猛然醒来,原来是梦一场!

法官 司法改革

  沿着梦境留下的余悸,思绪开始飘荡。

  凭心而论,我渴望改革。在法院工作五年多,看到了很多的人浮于事、消极倦怠。法袍之下的我缺乏应有的尊荣感、归属感。

  褪去法袍,我便从一名没有助理的法官成为一名法官助理,职业理想面临空前挑战。近四年独立办案的悲喜成长将给未知年限的法官助理生活带来无限的叹惋和回想。也许这更会带来成长。

  法官员额,时隔12年之后的旧事重提,希望是时机成熟,万事俱备,而非新瓶旧酒,痼疾依旧。我不得不恶意揣测,改革方案的制定者是谁,若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是否愿意革自己的命;方案的执行者又是谁,如方案对其不利,会否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如果褪去法袍,我期许看到,在员额之列的法官,如改革最初所设想的那样,专业而敬业,崇法而不媚人。我也期许看到,法官群体真正的去行政化,有法官内部的去行政化,还有外部的免于行政压力。我还期许看到,法官不再为审判之外的诸如请示、汇报、暂缓审理等案外因素烦扰。褪去法袍之后,我希望看到我们的退出是值得的,是有价值的!

  最后,给如我一样尚在路上的青年法官一句共勉。即使褪去法袍,法治理想的火种依然会在内心深处燃烧,不舍不弃,长明不熄!

  (作者程叶系80后助理审判员。摄影胡红军)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