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落入法网之中的是否都为罪恶之鱼?——有感于天津六枪老太获刑案

2017年01月07日14:04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法律是冷酷的,老太犯的是无知的错。很多人觉得老太很冤,摆了个小摊,一天要吹1000多个气球,吹的头晕眼花脑涨,竟然犯了法。对比那些杀人逾货,贪赃枉法的,即便是她犯了法,也不至于判的那么重吧?这真是抓住小的,放走大,绞死最小的。有啥正义可言,我们要这样的法干啥?很多同行也为老太太鸣不平,认为目前中国枪支管理规定不合理,标准太低,太易入罪。

  近日,媒体热烈报道的一则新闻,在社会中引起了人们的热议。它就是天津市51岁大妈赵春华因摆射击摊获刑三年半,事情缘于她摆摊使用的六支(共有九支)枪形物被鉴定为枪支,被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现在赵大妈不服判决,依法向上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其实,与她一起在2016年10月12日被抓的,还有做同样生意的13位商贩。无论二审法院作何认定,一个无可更改的现实的就是,她注定新年要在看守所中度过。

  法律是冷酷的,老太犯的是无知的错。很多人觉得老太很冤,摆了个小摊,一天要吹1000多个气球,吹的头晕眼花脑涨,竟然犯了法。对比那些杀人逾货,贪赃枉法的,即便是她犯了法,也不至于判的那么重吧?这真是抓住小的,放走大,绞死最小的。有啥正义可言,我们要这样的法干啥?很多同行也为老太太鸣不平,认为目前中国枪支管理规定不合理,标准太低,太易入罪。

  这些争议主张有无道理,笔者暂无兴趣探讨。我在意的是此案中的另一个细节:包括老太太的摊位在内的所有类似摊贩,每个月都要交500元的管理费,那些收费人员早些时间都在干吗?如果市场的管理人员起初或早些就提醒老太太这种生意不能干,是不是更好些,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般田地。如果收取管理费的人是公职人员,那么这些人算不算玩忽职守?如果老太被判三年半,那么这些人又该如何定罪量刑呢?

  借此,引申发挥,我在想:犯罪作为孤立的个人与社会间的战争。它总是会被公众相当然地贴上绝对“恶”的标签。也许这种常识性的判断大致不会错到哪儿,因为人类的“二分法”思维模式可能源于潜意识警报系统迅速处理信息的需要。它要求人人脑尽量简化地处理情况,并将外界各种现象一一归入明确的类别。(美国小拉什?多兹尔:《仇恨的本质》,王江译,新华出版社2004年)否则的话,人类将会被淹没在不断变化和细枝末节之中。但是,我们也应当万分小心此种“二分法”可能妨害乃至杀死我们的正义。坏消息就是好新闻。反之,亦然。透过新闻眼,看看我们政法战线的“清网”行动的累累硕果,我们吃惊地发现:昨天实施犯罪的犯罪人,今天就是生活在我们周围的守法公民,有甚者竟成为倍受追捧的“时代”宠儿,更让人无语的是有的甚至变身为“正义的守护神”——警察!于是,有人便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审视周遭的人:此刻生活在我们周围的守法之人,下一刻就是实施犯罪的人。于是,佛山2岁女童小悦悦被二次碾过之后,大家看到就是18个从小悦悦身边走过的冷漠路人。

  正义与邪恶、文明与野蛮从来就像孪生兄妹,就像光与影的关系。有人说:通往新世界的旅程中,同样存在这样两类人,一类是备受关注的“文明的宠儿”,一类是现实暴力世界的“野蛮的祭品”。并且引用名人英格索尔的话,“文明的历史是人类缓慢而痛苦的解放的历史。”人们之所以觉得在文明进程中缓慢而痛苦,则是因为构建社会的还有无处不在的“野蛮的祭品”。(《宠儿与弃儿》,载21世纪网)此话不差,“野蛮的祭品”确实无处不在,它无时不刺痛着人们的悲伤。

  个体不是孤立地对立于社会背景,个人是社会背景的一部分;个体来自于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个体的独特性可以改变社会群体,并被社会群体所改变。这是美国心理学家格奥高蒂的话。从古到今,我们对人性本质的长期探索有如盲人摸象,连续摸了几千年,尚未对“大象”的整体获得了解。其实,即使众多盲者将各自摸到的大象部分特征拼凑在一起,仍然不能确知大象的全貌。甚至目光敏锐者能看到大象的外貌,也很难了解它的本性。由此,我认为,在推进社会管理的事业中,我们应当少一份偏执,少一点官僚,少一点物质利益的考量,多带着思考与信念,运用的不止是威慑,还有温情。从而守住平安、望到亲情!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